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对偶像写手的崇拜绝对是心理作用 8结局

大家好久不见!一个多星期没有登陆看到了大家的留言非常非常地感动,每一条都认真地看过了,感谢大家接受了我的任性,也感谢大家对我的故事的支持。能够带来一点温暖感、为我们爱的角色奉献剧本以外的一面,这对写作的人来说可能是最大的幸福了。我会尽量隔一段时间就上来,直到把坑都填完为止,也希望大家能够保持关注,这也是我把这些故事都收尾的动力。

今天抽时间出来填上网红这个巨坑的最后一铲子土,这个系列一开始是为了放飞自我才写的非常欢乐的故事,但意外获得了大家不少评论,才会变成现在这个篇幅,终于写到了大结局,真的非常不容易wwww谢谢大家对网红小绘里的关注,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结局。

这一章的名字,大概是偶像版的求婚大作战吧(笑)


可能会有不少人思考过这个问题:到底追星是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崇拜她、羡慕她、爱慕她,因为她移不开目光,也因为她欢欣鼓舞。想走她走过的路,看她看过的风景,认识她的朋友,穿她代言的衣服,单曲循环她唱的歌。

但很少人会思考这个问题:到底爱明星……和爱人有什么不同呢?

因为大部分人,还没有这样子的运气,而由此衍生的种种烦恼,普通人自然也不会遇到。然而东条希不是普通人,所以她已经被这个问题烦扰了很久了。

久得她都快忘记她是怎么从自己公司的后楼梯摆脱一堆比狗仔队还狗仔的粉丝——和被粉丝们追赶着的绚濑绘里——逃回自己家里的了。

天幸作为单身死宅二十多年的自己勤勤恳恳工作从来没有使用过年假,她已经窝在出租屋一个多星期了,任凭来电打爆她的手机,也不愿意出门上班面对现实。

她闭上眼睛就可以想象得到大家津津乐道讨论“混血美女惊现本部拍摄X用品暧昧宣传照引来狗仔队携同性职员后楼梯逃跑”的样子了。

解释清楚事实倒也不算最痛苦的事,模特是小鸟提议的,自己也是出于节省经费又有这样的人脉资源才邀请了身材惹火的模特朋友,犯不着一副被捉奸在床的样子。

最痛苦的是……“朋友”两个字,真的说得出口吗?如果自己是这样承认的,那之前发生的事情又算是什么呢?

绘里……又会是什么想法呢?她会因为自己而在粉丝中出柜并承认恋情?还是掩埋淡化?

希看着手机屏幕里数十条未读的短信和来电显示,密密麻麻的“绘里”就差变成金毛的小人出来敲打自己了。

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叹,看着倒数就要见底的假期,深深地把脑袋塞到枕头底下去。

 

楼梯门打开的一瞬间,绘里是想把希护在身后的。

但希推开了她。

后来小鸟带着他们从楼梯直接到了车库,一路跑下来,也没有看见希的身影,她应该在某一层的时候转了出去,从别的楼梯脱身了。

绘里从坐上助手前来营救的车(她的座驾被粉丝蹲守,直到第二天才从车库取回)就开始一直给希打电话,但一开始对方处在关机状态,好不容易恢复了开机,又马上转到了语音留言。

后来小鸟向她与海未报平安,公司骚动平息了下去,希也没有来上班。紧接着没两天南条把成品交给了小鸟——她也真是佩服这个超级摄影师,就在这种情况下,还出得了片。

绘里伸出手来抚摩那张小鸟转交来的照片,眼神恍惚得仿佛回到了那天。

照片被作过了滤镜处理,让原本灯光已经不足的楼道更加上了一层偷情般暧昧的气氛。紧紧贴着的两人都巧妙地被挡住了大部分的脸,只露出了绘里看似低语的下巴与唇,而希整个人被掩在她怀里抵在墙上,手紧紧抓住绘里卷起的衣袖。整个画面只有一瞬间,传递的信息却隐蔽而引人遐想;看起来和X用品毫无关系,又正正是既私人又私密的主题。

那么……自己和希的关系呢?

也和照片上的一样吗——应该一样吗?

希的想法呢?

她放开了照片,目光再次转回电脑屏幕。自己的官方网站留言板和社交帐号早已经被大家攻陷,当中有好奇八卦另一名当事人是谁的,有猜测狐疑是不是要出新书在冲热度的,有哀号漂亮的女孩子都有女朋友的,还有恶意满满轰击自己隐瞒取向隐瞒恋情的……而妮可作为管理人,真姬海未作为被拖累的同伴,都还没有发表任何评论,显然在沉默地表达着支持、等待绘里自己做出选择。

然而说是选择,但自己作为一个恋人的选项有没有被pick up都不知道,喜欢的人连自己的电话都不听,还提什么要不要出柜那不是搞笑吗!

“所以说,希现在连见都不愿意见我,我要怎么办 TAT”

绘里在团体的聊天群里连续发了十几个抓狂的猫的表情。

“猫猫这么可怜求你别折腾它。”光是从文字里就能想象出来妮可翻白眼的样子。

“……@芝士蛋糕不能少。”海未的头像一闪而过。

“诶——小鸟已经加进来了吗?!”

绘里气得从转椅上蹦起来,为什么同样经历之后海未和自己的待遇相差了这么多!

“小鸟只是没有工钱的红娘,才不是为了什么死木头才来的。”后面加了一个鸟一样莫名其妙的图案。“而且希酱再不回来上班,我就要一个人面对十八种型号的新品和老板发着光一样的眼神了——天哪路绘里酱你知道自己的宣传照效果多可怕吗,办公室都有甩掉男朋友打算进坑的了。”

阿西八你们老板赚钱了能赔我一个女朋友吗,超软妹超不妖艳贱货有点蠢萌还可爱得要人命那种,最好姓东条。

以上皆为心理活动,绘里只发出去了一个省略号。

“不多说了,自己看吧。”好神奇,是什么想象力才能让人用符号拼出一只居然能表达出心累的鸟。

小鸟发来的是一张与昵称为“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的帐号对话。

——芝士蛋糕不能少:希酱你真的不能再逃避了。老板说你再不来上班他就要把你的地址卖给绘里了。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请一定要阻止他,求、你、了。

——芝士蛋糕不能少:如果这么不希望见面的话,直接拒绝她不就好了?

(绘里的眉心跳了一下)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芝士蛋糕不能少:如果动摇到这种程度的话,至少是很重要的人吧。无论怎样这么搁置别人都很尊重对方不是吗?希酱,你认真地想想,到底不安定的因素是什么呢?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如果我说……

——补款地狱但为了ELI咱要努力:……我们在一起……从来都只有做/爱没有谈情说爱……算不安定因素么……

(绘里手抖把手机摔了,然后又迅速地捡起来不停往下滑,才发现长图片已经到尽头了)

“????????”

“噢没有下文了,小鸟太气愤把对话给掐了。”又是一个心累的鸟。

“请你给我希的地址。”

“[红包]”

“跪拜的猫.JPG”

“跪拜的猫.JPG*10”

“系统消息:你的红包已被@芝士蛋糕不能少领取”

“虽然小鸟是很想帮你,但……”

“[红包]”

“但你确定现在才去谈感情不会很奇怪?如果希酱答应了,你们又如何相处呢?你现在已经知道她为了你动摇到什么程度了,肯定也会为了你一味地迁就你的,这样的话,为了不辜负她,应该至少先对未来有个计划吧。”

“咳咳。”头像是个西红柿的帐号加入了聊天,“虽然不想插嘴,但我还是先说好了。你按自己的想法做就好,不用顾虑我们。”

“什么呀小真姬……虽然意思算是没错。”

“我自然也是。为了掩饰本意而说谎对我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

“小鸟也是喔。虽然已经是卧底一样的角色了,但为了希酱的幸福,会狠狠地支持绘里酱的。”

“你们啊……”

绘里擦了一把鼻涕,放下了就要拨出去电话的手机,又给自己搓搓脸振奋精神。然后,她打开了官网的编辑页面,思量再三,在自己的板块下面增加了一个模块。

 

 

“滴”希鬼鬼祟祟地在办公室门口张望许久才打了卡,确定没有奇怪的人在蹲守。不过发现一切如常之后,又在心底嘲笑自己多疑。

当红偶像闹个绯闻睡个粉丝什么的,放到哪里都是一笑而过的事情……对吧。

她虚弱地摘下口罩和眼镜,然后尽量平静地穿过前台走向自己的座位。

——当然是不可能的。

“东条!”

“是!”

被人搭住肩膀时希用高了八度的声音应道。回头看见老板的笑脸时才松了一口气。

好在不是要给自己炒鱿鱼。失恋之后还失业的话也实在太惨了。

“是喜事啊为什么不说?还可以给你多几天的假期的。”

“不不不咱现在就去工作……”不对,这上下文怎么不对劲呢?

“没事没事,就先恭喜了!”

辞别过慈祥的老板之后,一路上经过的同事都带着祝福般的微笑看着自己,希觉得自己快要不会走路了。

“早上好呀,恭喜恭喜。”

“早、早。”

“早,恭喜,是个不错的人呢。”

“诶?是,是吗……谢谢”

自己是怎么了吗?

……

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希在还有三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然后,冷静地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的情景没有改变之后,她惨白着脸嘟囔了一句。

“太不像话了……居然还没醒……”说完狠狠地拧了一把自己的手臂。

“啊———————————————————————————!!!!!!!!!!!”

 

 

“海未……怎么还没有看见人,小鸟说什么了吗?”绘里额上全是汗,焦急地看向贴着手机的挚友。

“不,不太好……第一次打过去的时候小鸟还没走到办公室,好像听见了那边一声尖叫……”

海未的嘴唇也是白的,她的长发今天也绑起来了,浑身的装备让偶然经过小区的人都在朝这边看,脸皮薄的大和抚子一整天都顶着红脸。“然后现在打不通小鸟的电话了……”

“什么?!”混血儿穿着一身纯白的衬衫,金发梳得滑溜整齐,手里捧着一把重得夸张的玫瑰,此时却吓得差点摔掉。“是不是那边出了什么状况我要去……”

“不行不行这样计划就乱了,”妮可看了一眼身后的演出车,他们舞台都搭好了,如果主角跑了算什么事儿?她妮可一个金牌经纪人绝不容许这种计划发生。

“集赞楼真可怕……”红头发的吉他手木着一张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帅脸走了过来,给大家扬了扬手机。

屏幕上粉红得让人汗颜还乱飞着爱心的背景上,赫然显示着留言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往上蹭着,点赞的数目也在不断地刷新——他们在不久前还作着要转行的悲惨计划,怀着无比悲壮的心情为同伴的爱情牺牲事业。

“这到底是什么效应……”推了推根本不存在的眼镜,真姬扭头看妮可。

“这……这大概叫……CP粉吧……”

“小鸟来电话了!!!”海未忽然叫了一声,真姬则飞快地抓住了要扑上去的金毛以免她妨碍通话。

“呜呜呜呜呜呜”咬住了真姬的混血儿涨红了脸。

“不好……小鸟说一大早回去看到求婚墙的希吓得又躲回家里去了。”海未也顾不得捂住话筒了,“她说她看见希的ID已经在线好久了估计一直在看我们的网站,后来就下线了可能是被人发现所以匿名了……”

“希在家里???!”

 

 

三分钟之后,求婚的乐队成员抛下了演出车出现在希的公寓门前。

绘里再次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希。”绘里谢绝了妮可递过来的麦克风,她还不想希有太大的压力。“你再不出来面对我,我们就要在你们的门口演唱了。即使你想要拒绝我,我也会用这场演出来表达我的心。”

“虽然短短几次交会里,我都没有令你接受我,也从未觉察你的忐忑不安……这是我的过错,但我从来没有打算用轻率的态度对待你,倒不如说,一开始就想要用以最为珍重的姿态。”

“没有表达清楚,还因为自己的职业给你带来了困扰,实在很抱歉……”

绘里抽了抽鼻子,脸却转而变红了。

“无论你接不接受我,我已经对粉丝们表达了现在正在追求这辈子想要一起度过的女孩子的状态……我保证……我保证下次见面时绝对不会只上……”

“咔嗒”

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混血的偶像即将脱口而出的惊人的告白前,她面前的大门忽然打开了,里面伸出一只白白软软的手——毫不犹豫地扯着她的衬衫领带把人扯进了家里,然后又迅速地关上了门,只留下三个面面相觑的全副装备的乐手。

“还唱不唱?”

“先、先等一下?”

于是三个人在坐立不安的诡异的宁静中,抱着吉他和鼓,蹲在了走廊,成功地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偷拍。

直到门内传来一声兴奋到变形的欢呼。

“耶————————————————————————答——应——啦!”

完蛋,明天又得上头条了。

一个念头同时出现在三人的脑海中,不过,他们转眼就笑了出来。

管他呢,偶像撒狗粮什么的,能算负面新闻么。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4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