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るてしキスキしてる后续

那时景色——るてしキスキしてる后续


黄昏将至,暮春的节气里,满室昏黄的夕照没有带来让人烦闷的热度,倒是带来了几分暖洋洋的睡意。

虽然景致差得相当远,却让东条希不禁想起还在中国的那段日子。


西南偏远的小镇,极目望去是浑如在北京故宫看到的水墨名画般地点染成群峰连绵,如果再有一点小雨——那纯粹就是在画卷中徜徉了。

可惜那时候是夏季,并没有幸运地赶上这样的烟雨。

在同一家平易近人的小旅店里流连了半个月,虽然每日只是出去随手拍点照片,但是也并不感到烦腻。唯一觉得愁闷的是胃——虽说油焖山菌非常好,但是连续吃了十数天当地特色,果然还是想要吃肉。

留在这里是为了找向导,找向导是为了进藏。

进藏是为了一睹在宣传照上那片近乎完美还原本色的天空。

——啊~果然在中国这么斯比利切的地方,咱的强运好像不那么突显了呢。

也难怪,要在即使在中国也算偏远的西南部找一个会藏语能沟通的向导,怎么看都不像是光靠运气就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呢?那时不是到底还是去了吗?”金发的混血儿那时躺在身边,懒洋洋地等着某人把波澜壮阔的游记缓缓地用软糯的声音化成童话的歌。“还因为误会挂了我的电话……”

现在混血儿姣好精致的脸蛋上带着薄嗔的表情和那种“虽然kke并不记恨你但是还是很介意快来摸摸我的脑袋”语调,让认真削着水果的人不禁勾起嘴角。


的确是运气,在互助网站上抱着试试的心态发出去的帖子居然真的有人看见了并且找上门——是个向往日本的藏族大学生,长着一张黑红的脸,笑起来满脸都是白白的牙齿发光。

虽说自己的英语也是仅仅够日常问路之类的,但是总归有个会藏语的人,二十出头的大个子,看上去异常可靠。


“什么嘛!因为生气我和佐藤君去神田明神,结果自己就跟一个大男生去旅行……”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却像怕走丢似的从躺倒的地上伸出手来抓住自己。


后来见到了那样的天空,真的澄澈如同触手可及,失去大气保护的海拔高度上,连日光都分外热烈——颜色明明是冰蓝,却放射着能把人燃烧起来的温度。

一模一样的。


“希……?”愣愣地看着上方靠近的脸庞,然后光线被一时遮盖。

如果吻也带着那样的温度,咱看到的一切能够传达给你吗?

不,不止是这样。

不仅仅只是想传达这样的景色,而是想把在这样壮阔天空下,念及你的所有一切,这份心情。

全部都……


记得准备离开西藏那天,寄宿的友好牧民家的老妈妈握住自己的手,在动情地说着什么。

带着感动回握住那双黝黑风霜的手,但是苦于言语不通,她只好向自己的导游求助。

“阿妈拉说你的恋人一定很幸福,因为你是个温柔的好女孩。”

说完,大男孩挠挠自己的后脑笑了。

听着的人脸上则出现了跟日晒全然不相关的通红。

“咱又没有……”忙着要解释,但是被妇人温和地握住双手打断了。

“阿妈拉说,肯定会有的,而且会是你思念的人。”对着美丽的年轻女孩翻译这样的内容显然让腼腆的男孩有点害羞,不过藏人都是直爽热情的性子,他马上就忠实地还原了藏族阿妈的意思。

红黑的脸庞转向了帐篷外的晴空。

“天空会传达你的思念的,草原的风也会。”


虽然后面和绘里发生了误会,虽然在气头之下不明智地提前了自己的计划进入还未停火的战区,虽然被困在边境九死一生……

然而还是愿意相信,一定是得到了世界屋脊的神秘护佑。

幸运被中国的使馆营救,然后孤零零地在过境机场等待的时候,看见了惊慌失措地赶来的人,连满头的金发被吹乱都无心整理。

“I'm finding my lover.”

孤独的历险故事从此改成温存的叙事长诗。


“呐……希,”一同拉着正坐着的人紧紧地挨在一起,把整个重量靠在温暖柔软的肩膀。“要不然,我也辞职了陪你去旅行吧。”

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是语气却也并不像开玩笑。

噗——地笑出来。“不行啊,这样两个人都要成穷光蛋——”

“希养我不就好了。”

非常非常地——不要脸。

怎么都无法把一直比任何人都严肃认真,也比任何人都要耀眼的混血精英和眼前这个美丽的小流氓联系在一起。

——原来以为自己已经看够了每一面,用三年的时间把这个人的每一面都深深地印在心上,再用五年去遗忘。

——然而,即使从日出之国走到荒原山脊,即使我走遍了绵长海岸和十万大山,终究也只是在不断地走近你的所在。

——跋涉到海拔五千之上,只是为了与你天空蓝的眼神相接。

——意未动,身先至,至今为止,我才相信竟然是一句情话。


稍加思索,直到枕在旁边的混血儿都开始抬头。

温润如碧水深潭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不行呐……”希把手绕到身后揽住旁边人纤细的腰,低垂着眼睑。

“绘里亲不好好呆在这里,咱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地反应过来——

狠狠地,狠狠地抱紧了紫色长发的人。

“不甘心——!”

耳边传来的是闷闷的颤音。

“这种话什么的,太狡猾了啦……”


是的,世界地图上每一个地方都想走遍,每一方景致都希望用镜头捕捉下来,每一个经历都值得永久收藏。

比起童年时候迫不得已的孤单,我早已经体会过真正旅行所带来的美好。

我依然眷恋着独自漫游的随性自由,也依然保持着简单的好奇。

但是,比起这些,大漠平原,日落黄昏,夏至秋分,乃至尘世三千,更重要的是那个人的所在。

那里收藏着我的心。


“我回来了,绘里亲——”

“欢迎回家、希。”



评论
热度 ( 65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