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抱歉,可能要离开了。
μ'sic forever !

【绘希】情感测量番外 那年夏天

四月的东京,除去月初的几天是绵绵的细雨,剩下的日子里都是太阳还不至于猛烈到灼伤皮肤、但又能赶上春夏之际最后一波各色的花全都扎堆争艳的美好天气。


这是对已经辛苦了一年准备升学试的高校毕业生的最好的礼物:

一个舒心闲散的假期,一段暂时还不用担心接下来的成年世界的烦恼,又不用再因为年少限制许多乐趣无法享受的“法外时光”。


踩着一路开着柔嫩绿叶的行道树的树荫,刚刚取到寄到家里的音乃木阪研究所的录取通知书,绚濑绘里此刻正享受着十八年来最舒爽的心情。

迫不及待地要到最亲密的挚友家里去——如果是一同报考的话,此时对方应该也已经收到了通知书?想到未来四年要和那个温柔内敛总是笑着陪着自己的人一起到母校的高阶学园、日本科学精英的摇篮继续进修,她就止不住脸上的笑意。


带着外面阳光的暖意小跑到心里想着的那人公寓门前,簌簌地整理好自己轻微跑乱的额发,然后按下了门铃。

“希——!”在门还没有全开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眼睛笑成半弯,大声地喊出对方的名字。

门后的人静静地有半分的惊讶,然后随即露出同样是洋溢着年轻气息的温润笑容。

门外的日光和屋里的甜馨由一双扣动门扉的手贯通,然后涌进了满满的暖意和热闹。


有这个人,好像就永远不会寂寞。

轻轻地把自己的会长大人让进屋,走在后面的紫发少女微微地低头笑着。

在后辈面前会是稳重冷静的大姐姐,即使因为离别众人难耐哭泣的时刻,也是会怀抱着妹妹们安慰的角色。

在自己面前就反而是个爱撒娇,连表情和动作都会不知不觉夸大的人。

这样的人啊。


仿佛已经能听见自己无可救药的溺水声,东条希在同学并未起疑之前步入了客厅。


年轻的少女和密友即使是呆在并没有什么娱乐的公寓里也是足够乐上一天的。

一起到超市买食材,闹闹哄哄地做大人的过家家,感慨希的厨艺还是停留在单人烤肉和杂烩拉面上,对方则不甘心地用炸包子是鬼畜来岔话题;

在看爱情片还是恐怖片上争持不下,通过一场惨烈的挠痒痒战斗直到两人都无力转台,最后看了搞笑综艺;

晚饭后轮流洗了澡然后窝在一起看希拍下的各种照片,学校的,可爱的娇小同学还有后辈们的,神社,街道,公车,甚至仅仅只有简简单单的一棵树。


“希……”越往后翻越是萧条,虽然也都是布局精致日光安好的美景,却有点让人心惊。

绘里合上自己手上的最后一本,微微地皱着眉头。

“嗯?”希的手指以几乎不可见的幅度,在某幅大合照上正中间金发的女孩上轻划过。

“怎么像是在纪念什么啊?……”


希惊得一抬头,对上了有点无奈的笑着的蓝色眼睛。

一瞬间被刺穿的感觉太过于逼真,以致于一直浮在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僵硬。

然而很快就释然了。


对上的那双眼睛并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希重新低下脸,借由深色长发的阴影隐藏自己的一时的心动。

“呐……该睡觉了。”在绘里的注视下,她毫无破绽地笑着,“以后再看吧。”


直到两人整齐地躺在并不宽的单人床上,绘里才记起来今天来的目的。

啊……每次到这里来的时候,都会被过分熟悉轻松的气氛俘获,以致于忘记了自己是要做什么的。

今天可是有重要任务呐……

许下约定,毕业之后,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这样的约定。

那个人,从来不会拒绝自己的人,肯定是……也这么希望的吧?


“希、”

“绘里亲。”


黑暗里两人同时开口,却又同时愣住。

“你,你先说吧……”

脸皮薄的混血儿一鼓作气被挫,再来的话得好好平伏心跳。

然而就躺在自己旁边的人却呼吸平稳缓慢,体温也一如以往地微凉。

游刃有余啊……

心头掠过的一丝丝不安,却又无法捕捉这细微的情绪。

绘里有点焦躁地转头,然而黑暗之中也无法看清枕边的人。

只有这种时候不想要去面对希。

在有着这样情感迟钝的困难的时候,最先说出正确的意见的人就在自己旁边,然而对象如果也正是她,那么就连求助都没有办法了吧……

春风得意的未来高材生,如今的学生会长感到稍微地气馁。


“还是……算了吧~!”希呼出了一口气,句子到末尾已经恢复了平日落落大方的语气。

“以后还有机会的。”

还有机会做什么?

为什么不能现在说?

从三年前就一直在一起,形影不离,然而这一刻却无法看清。

宛如毕业时在樱花树下,落在肩头的一抹樱色,明明知道日日夜夜萦绕的都是她的气息,转身的时候,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肩头上滑落,一离开就是一个季节。


月色渐暗,从窗户映照进来的银色也变得黯淡起来。

绘里呼吸有些滞缓,她伸出手去,在被子底下握住了自己的副会长的滑腻柔软的手心。

“希。”

就这么一声既不像学生会长,也不像即将迈入成年世界的人的呼唤。

让被牵着手的人,静静地睁了一整夜的眼睛。


后来的事情没有一丝的温馨可言。

副会长在谁也不知道的前提下录取到了一个偏远山城,反而是一向并不用功的娇小同伴和会长一起被研究所录取。

最后布榜的时候,接替成为学生会长的一向开朗欢脱的二年生和后辈们想要宽慰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让以为自己一直把挚友捏在手心里的混血儿脸色惨白。

她奔跑了两条街,去拍打那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搬空的公寓的门,直到房东阿姨出来出来询问需不需要帮助。

如果那时泪流满面的她,能够看看这条两人走过一千多日夜的上学的街道,如果她能早点发现那棵树,曾经无数次和她牵手经过。

她会知道,那些照片里留空的位置里,满满的都是东条希眼中的绚濑绘里。

因为记得已经足够深刻,所以并不需要出现,仅仅是这样的提示性的角度,就足够她铭记一辈子。


不想告诉你,我眼中其实有的只是你。


搬家公司早一天把行李全部运到了新的地址,收拾起来才发现,三年来的这个地方,多少和以往搬家的公寓不太一样了。

会有朋友光顾,会有人一起平静入睡,共度周末。

这样的日子也会随之远去吧。

东条希轻轻地在绚濑家门前的信箱里,插下一束蒲公英。

在那个季节里盛开过的花,在你转身之前,就已经消散了吧。


依然哭倒在空宅门口的混血儿不会知道,此时家门前,有飘散满天的洁白碎片。

她更不会知道,当他们能再次抵足而眠,互道晚安的时候,那棵行道树年轮上已经多出了七圈。

岁月啊,并不会为谁停留。



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仍然可以穿过时空的裂隙,抓住你当初错开的那个人。


“希……她又哭了……”

“绘里亲还是让咱抱吧。”

“不要,希抱着我就好。”

“……这是什么怪阿姨啊……”

“哇哇哇哇哇啊啊————”

“宝贝,别,别哭了啊!= =”

在刺耳的奶声哭闹和某人狼狈安慰的间隙中,透过温馨卧室的光线,披散着紫色长发的动人女性安静地凝视着这一幕,唇上挂着的笑意似乎穿过了久远的单恋时光,踏过孤寂漫长的分离,又越过了多少次故意错过。

“绘里亲——”

她笑着低声叫道。

一如当年。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2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