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文随便看,你们能看我很高兴。



μ'sic forever !

【绘希】情感测量 最终番外

结局啦,希望喜欢~





整整三年,一千多天了。

街头百千相爱的恋人们间,斗气的话,会有这么长吗?

绘里的金色长发长了剪,剪了又长,来来往往日夜穿梭在身边的人群中,除了发色瞳色,再没有人觉得她如何不同。

在二十出头的青春里,经历了万人瞩目到一文不名的起落,从挚友重逢的喜悦坠入到被背叛的冰窟,再到死生两相绝的漫长永夜。

绚濑绘里再不是年少时的校园第一人,亦非众望所归的年轻新秀。如今的她,和身边经过的所有人一样。

埋没众人间,在她看来,反算是对自己的救赎。

也只有隐没的时候,她能稍微捕捉到当年那个爱着自己的女孩是抱着怎样的心情。

漫漫长街,我在依靠想象去回忆逝去的你。

在靠想象去喜欢你。

呐……希,在那些离开我的日子里,你也是这样爱着我吗?


她还是常常到那个山城去。

大多数的建筑已经重建,新的城市看上去似乎还比原来有朝气了一点,重新规划的城区,变得整齐而簇新,蒸蒸日上的人们,早已再次开始了生活,毕竟在这个贫瘠的岛国,人民习惯着失去。

昔日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会很快被遗忘吧?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东条希最终会从众人谈论里消失了,长久地只留在那本属于她的著作的扉页里。

多少年后,你我能重新相遇呢?

此刻的她是衷心希望有着轮回的。

============================================

绘里提着一袋水果和食材,默默地走在已经熟悉起来的街道上。

这是一种旁人很难理解的感觉。

她并不再总是为希已经离开的事实伤心了,而是重新开始了生活,在一切意义上都是,然而大家都觉得她只是活在了希的世界里。

她也并不反驳。

她失去了一个并未开始爱的爱人,却爱上了一座城市。

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她在这里的时候,会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心安。这是一种只有在那个人身边才有的感觉。

在这里的小旅馆醒来,拉开窗帘望见一蓝如洗的天空,她仿佛可以理解希为什么会选择这里栖身。


“呐,如果你在的话,肯定会说spiritual吧?”她的嘴角勾起微笑。

“今天呐,我也来见先生了。你们一定会说最终会议前却跑到这里是任性吧?……但是啊,我也是会紧张的啊……来看看你,就好了。”

像是交代什么,绘里默默地在心里说,然后随着人群越过了斑马线。


“今天你很高兴吧?”

今年刚满七十五的老人看起来满脸红光,显然并不像年近古稀的糟老头。

“小绘里明天可就要出席东京最高学术大会咯?”

他有点眯起的眼睛悄悄看了一眼从厨房端着菜走出来的年轻女孩。


三年时间,一点都没有在那岁月眷顾的容颜上留下痕迹,还是温润如水的恬淡气息又深了几分,整个人就像浸在水里一样,柔得仿佛一碰就会荡出涟漪。

“明明是老师更高兴吧……”

嘟着嘴嗔了一句,她笑着坐下来为自己的老师摆上一双木筷。

“我才不,你啊,也差不多气够了吧?”老人呵哈着拿起清酒,主动给自己的干女儿斟上了半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小绘里也只是迟钝嘛。”

“老师你比绘里亲还啰嗦……是不是也信了情感测量的那套?”

“别人预不预测我老头不管,我的宝贝学生得管啊!~”

“咱算便宜女儿哟,老师你帮谁?”

“是是是,但小绘里也是嘛……手心手背都是肉……”


“丁零——”

一老一少两个人闹哄着,忽然门上的门铃一响。

“谁……”老头扭头望望门,不大高兴。“叫了他们今天别来拜访我的……”

对面的女孩瞪大了绿色的眼眸,精准的直觉让她迅速地开始收拾自己的餐具。

“老师!……”


“老师……您没事吧?”站在门外许久的绘里差不多要打电话了,才看见绝顶的精神老头来开门。

“没,没事……绘里呀,你明天不是该在东京开会么?”

“嗯,我已经准备好了,没关系的。”绘里笑笑,举着手中的纸袋。“今天想和老师提前庆祝一下,买了烤肉哟。”

——我了个去,你们小两口想的敢情一样啊……

老头脸部一阵抽搐着,慢悠悠地把绘里让进了门。


看见桌子上摆的一桌子菜,混血儿有点愣。

“所以说……老师今天是有人拜访吗?”

“没,没有,就是馋了就……”

“我不是叮嘱老师自己在家不要喝酒吗……”

——我又不是一个人在家!

谷川教授的胸中有喷涌而出的气闷。

熟练地把食材放到冰箱里,绘里狐疑地坐下,然后又站了起来。

谷川吓得也跟着站了起来。

“老师……”混血儿抓了一把自己的长发,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你……你这里,还有什么人吗?”

谷川的心中有颜艺在爆炸。

“没有……”

“有她的味道……”绘里呜咽着声音,随意地走了几步。

“有她的味道……”

走着走着,双腿就开始发软了。

“绘里,小绘里?”谷川赶紧跑过去,“你怎么了?”

绘里瞪着她冰蓝的眸子。

“我以为自己没事的……”双肩在老人温热的手心碰触的时候垮了下来,她双手捂住了脸。

“明天就要发表她留下的成果了……我以为自己没事……心理医生也确定了……状态是可以的、”


立在屏风后的某个身子僵硬了。

绘里的背影在痛苦抽搐。

她看得清楚。


“但是,我还能感受到她啊……”

根本就。

根本就。

觉得没有离开过。

一千个日夜以来艰难吐丝把心封成茧,然而只要遇上你,只要明瞭再也无法看见你。

未及破茧终会死亡。

老人心疼地看着爱徒,一边轻轻地替她拍着后背,一边默默地望向出现在背后的人。

东条希的双手紧紧地扣在屏风上,仿佛在抵抗着来自那方啜泣的强大磁场,一不留神,就会连身心带灵魂全部被引过去。


——咱其实,没有在斗气。

你希望也好,不希望也好,咱的喜欢都无法改变,所以,也无法对着你生气。

只是想着,如果真的不喜欢咱,那么咱就让你重新开始好了。

取得什么,成为什么,咱其实,并不在意。

如果能让你重新闪耀起来,能让那个自信的微笑回来的话,咱在哪里活着,也没有太大关系的是吧。

但是,如果这样会让你痛苦的话……

如果你渴求的,是咱的话……


谷川轻轻地松开了安慰的手,让出了伏地痛哭的人的后背的位置。

另一双手默不作声地环绕过去,把那个不断颤抖的背紧紧地抱住。

熟悉的香味充满了鼻腔,在那一刻静止了那压抑的哭声。

被抱着的人僵硬地别扭地把脖子强行扭到了奇怪的角度,满脸涕泪地去辨认身后那位。

映在冰蓝的眸子里,是分别太久,连梦都难以造访的人。

却充斥着清醒着的每一分钟。

东条希。

那人在无奈地微笑,双臂带着温度地,牢固地,环绕在自己的身侧。


“hi……绘里亲、”一切都这么奇怪。

在奇怪的地方,看见不该看见的人,从生硬的开场白开始。

一段十年了仍在持续的奇异的故事,本该从中劈开、没有后文的故事。


“我再也不看医生了。”一瞬之间,希发现自己被反过来狠狠地抱进了某人怀里。

明天就要再次成名的新晋心理学家,绚濑绘里学者,在带着满脸的鼻涕和泪水,用正经的理智的清晰的声音,在胡言乱语地大声宣布。

“先别消失!先别消失……”

“我——我现在已经知道——我是爱你的!”

“喜欢希,喜欢到要接吻结婚生孩子那种喜欢——”

“我——欠着东条希——”

“我——不要消失,你不要消失好不好……”

害怕消失般,一口气吐出长串脸红耳赤的直白话语,也不管自己的老师仍然在场,更不顾涕泪俱下的样子是不是还有着当年的吸引力。

希艰难地从那个怀抱里仰起脸向老师求助。

哈哈着抹去眼角笑出的泪花,谷川做了一个你自己锅自己背的哑语,然后打算回到厨房,碗筷得多准备一副吧?


第二天,东京最高级别的学术会议,全场焦点的绚濑学者带着隐约可见的黑眼圈和红晕,稳定自信地完满发表了自己和东条希的联合论文。

在所有人起立鼓掌祝贺日本科学界又多了一枚新星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后排有个紫色长发及腰的女性,也在微笑着鼓掌。


半年后,学术界在小范围里公布了三年前在泥石流中失踪的东条学者奇迹幸存。

==========================================================================

“今天也爱着你,非常非常地爱你。”

绚濑教授大清早无赖地在恋人脸上留下绵密的亲吻,简直让希怀疑这个迟钝得让人撞墙的木头怎么可以变成这样。

谷川老师说得对,原来是木头,现在是火柴……

“我下课就回来,你再睡一下。”

“嗯,够啦……把桌上的便当带上,晚上大家聚会。”已经被吵醒,只好提前撑起身子来,裹着被子却还是露出半截肩膀的人,招手把混血儿叫过来,伸手去正她的衣领。

“不想上课了……”

混血儿毫无征兆地低喊了一句。

“绘里亲……!?”


研究所科室秘书南小鸟头疼地放下电话,扭头对抱着自己腰的恋人告知不幸的消息。

“海未酱……绘里酱今天又跷课了,你能不能去代一下……”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182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