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landing番外

“既然是这样,绘里亲可以离开。”

“出去就出去,又不会死。”

——嘭——!!!

随着一声厚重实木撞击门框的声音,关起来的房门把一里一外两个人彻底地分隔在两个空间。


其实争吵并不是偶然的,朝夕相对的两人对此有着共识。

然而本该是可以避免的,抑或说,本不该演化成现在这么激烈的局面。


“绘里亲一点都不知道为什么……”

被撞击声打得耳膜发疼,持久的大声争执耗尽了力气,希在看见对方绝情离去之后,放软了自己倒在床上,双手捂住了眼睛。

明明只是想心平气和地劝说某个工作狂魔休息一下,只是正好碰上了独特的日子,她并不懂得为什么就转变成了“想要绘里亲在明天陪着咱”。

张嘴就拒绝了,还说什么“希明知道月末到了我会很忙,为什么非要现在闹起来”。

死板得简直是西伯利亚平原上深埋的冻土。


“什么呀……你以为你自己是劳动模范、道德楷模吗?”

越想越气,希抓起旁边那只浅蓝色的枕头狠狠地锤了一把,不过瘾,干脆用力咬住。

被妄想欺负的那个人自然不会遭到什么伤害,然而自己却疼得挤出泪来。

“即使咱看上去的确是不热衷工作、也没有你那么大公无私,但是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努力!”

每次都稳稳地占据道德高点、精明强干甚至连家务事也兼顾得井然有序,争吵起来的话,绚濑部长从来不胆怯心虚,相反,先泄气的总是自己。

明明爱人是如此的完美无瑕,却让人几乎筋疲力尽。


“咱又不是没有为绘里亲努力过!从开始到现在,虽然最初很差劲,但是,现在不是也在学习着怎么好好生活吗!?”

“为什么总是觉得咱只是为了缠着你玩,缠着你陪,咱在你眼中就是这么不懂事的人吗?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过咱也在关心绘里亲吗?”

“绘里亲看不起咱的过去,看不起咱的朋友,咱都无话可说,咱知道你身边的都是社会精英,都是像海未酱那样的大和抚子,所以就用那样的要求来要求咱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不早点离开这里,去找个配得上你的人生活!”


脑子一热就说出了这样的话,一时间看着金发的人睁大的蓝眼睛和惨白的脸,她还觉得有反击过去的痛快,然而很快她就后悔了——

她看见绘里紧紧咬住下唇,攥紧拳头,浑身气得发抖。

——那是绘里气到了极点的表现,那一次她去酒吧,昏昏沉沉的时候就看见过绘里这副表情,然后那晚混血儿和武道家的女儿几乎把围着她的人全部打残。

然而说不出口。

道歉或者宽慰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虽然语气是很过分,也非常伤人,但是这基本上也是自己的心情。


真的好累——这数年来,一向懒散啷当的自己为了跟上这个人的步伐,重新拿起书本,转换职业,学习料理,照顾家事,还要隔三差五地应付两边的家庭,已经超出了原来自己的打算太多太多。

浪漫的热恋过后,在社会中艰难挣扎的现实才是生活内容的大部分,她是有意识的。然而,让她无法理解的事,为什么本该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的人,总是要无情地把自己归到拖慢脚步的一类中。

“需要照顾”,“不求进步”,她在蓝色的眼睛里看到的自己,连自己都不喜欢。


“笨蛋!笨蛋!笨蛋!!”

扔开了枕头,她放开了喉咙狠狠地喊了三四遍,然而声音只撞击到了卧室的墙壁,然后反复地鼓敲着自己的耳膜,仿佛只是在嘲笑着被抛下的人。

门缝里漆黑一片,看来真的是毫不留情地离开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可悲。

因为一个臆想中的美丽画面,就把自己照着对方的意思改造得面目全非,被遗弃了之后,甚至都找不到自己可以去的地方。

曾经,她也是个背起背包就敢离开家只身来东京,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用对任何人佯装自己的人啊。

后背的冷汗逐渐腐蚀回肌体,泪腺却不断溢出新的液体。


——轰隆!————

耀眼的白光在呼吸之间把没有开灯的卧室照得通亮,紧接而来的就是撕裂天空的焦雷。震天撼地的一声过后,接着就听见了楼下行人的尖叫和停车场内汽车感应器杂乱响起的警报声。

闷了一整天的天空刮起了久违的风,一下子把落下没来得及收好的窗帘给卷出窗外去。

想到清洗窗帘的麻烦,希赶紧爬起来,把在夜空的风中狂舞的窗帘奋力拉回来,然后关小了窗。

——要是从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女孩,肯定是任凭雷声把屋子炸了,也不愿去管吧?

——现在却彻彻底底是个居家的主妇,居然会因为怕弄脏窗帘就放弃挣扎了。

她悄悄叹口气,想起绘里可能没有带伞,不由得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事。

跻上了拖鞋,她抓抓身后的长发,随便找了个夹子挽上,就推开房门走出隔层的小厅。

——哗——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一瞬间把外界的杂响全部都压落,铺天盖地都是横风中雨点撞击地面的声音。

她看见客厅依然关着灯,也没来得及去开,就赶紧把几扇窗全部关上。

一斜眼看见惯常放雨具的门边鞋柜的小插槽,几把伞都还整整齐齐地立着,某人的鞋却不见了。

“笨蛋!经常说人家不看天气预告的人是谁啊……”

看看倾泻而下的雨势,她拿着最大的黑色直柄伞,踩了双夹脚的人字拖,就匆忙提了钥匙下楼去。

关了门才记得没有查看一下手机,完全都不知道某人去了哪里。


“呼呼……”

情急之间差点一脚踩空,惊出了一身冷汗,才隐约记起,好像绘里说过楼道的灯坏了,物管还没有人手来修。

又是一阵白光,穿过了镂空的楼梯转角的窗户照进来,她好像看见了一楼的铁门边上有个拉长的影子。

“轰隆——!!”

“啊——————!!!”

雷声和另一个尖叫声同时响起,希来不及捂耳,扔下了手中的黑伞磕磕碰碰地连着跳了好几级,在惊雷炸响前抱住了那个蜷缩在楼道铁门前的人。

“不怕不怕,咱在这里噢……绘里里别害怕、”

等到接连不断的、导致整幢有点年头的公寓楼都在微微颤抖的巨响过去,希的单衣面前几乎湿了一片。

紧紧地缩成一团,只露出金色凌乱的发顶,深深埋在胸口上的人,就是T集团的财务精英,私底下怕黑怕鬼怕打雷的绚濑部长。

悄悄地叹了口气,看着打个雷就哭成这样的人,再大的气也气不起来。

“绘里里,没事了喔?乖,起来好不好?”

她压低声音,就像在哄三岁的小孩。

“希,希!!”不仅不愿意抬起脸,反而用上了几分力紧紧地拽住了衣角。

“咱在的喔?……”希只好由着她抱着,把自己的衣服拉扯得不成样子。

“对唔吃……”

口齿不清的绘里亲今天只有三岁。东条希悄悄地下个定义,随后伸出手温柔地抚着对方惊魂未定的后背。

“绘里里不是要离家出走吗?”

“钥匙……忘记……粗唔去……”

终于从龟缩状态中抬起脸,混血血统带来的精致五官这时被眼泪鼻涕糟蹋得不忍直视,想笑又不敢笑的幼儿老师再次叹气,用自己的袖子轻轻地去擦掉糊了一脸的液体。

“以后不要跟咱吵架了,好不好?”

“好。”

“以后打雷就回来好不好?”

“好。”

有一句答一句的三岁小金毛真乖。比吵架的时候毛都竖起来的样子可爱多了。

还是喜欢败北绘里啊。


外面的雨声还是响个不停,几个窗户关上之后,街道好像变得遥远起来。

没有闪电,屋里屋外都是昏暗一片的世界,彼此间最清晰的,就只有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嘟嘟嘟——”

黑暗中,绘里的手机忽然亮了,显示着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

希瞥见因为设定了备忘录而弹出的信息框,不禁扑哧一声笑出来。

“原来绘里亲也知道这种奇怪的节日啊……那为什么还要说咱不务正业?”

手机屏幕的亮光下,混血儿白皙的脸上透着红晕。

“我,我只是提醒自己记得交、交报表而已!!”

生活真的很无趣。

来来往往的人群毫无目的,重重复复的工作永无止境,再甜美传奇的恋情都最后都会被磨灭殆尽。坚持着激情和浪漫,三五月可以,然而三五年呢?乃至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未见得走完一生。

快乐是一时的,更多的却依旧是,无趣、徒劳、不如意。

你会看见恋人邋遢的一面,暴躁的一面,甚至丑陋的一面。

牵起来的手会被冲散,抱起来的身体会变冷。

然而,这么些年后,经过了这些那些的坎坷,你还是愿意留下。

看见受伤的她,痛苦的她,惊蛰的她,就会自动地靠近,伸手,拥抱,亲吻,可能已经不太出自爱情了,然而温暖比什么都重要。

天地风雨,毕竟只有我们两人互相依靠着啊。

希放弃了继续进攻,就像一个稳操胜券的上将,却突然下令退兵。

胜利对她而言并无意义,那个脆弱的对手还要与她进行漫长的战争,她并不急于一时。

她悄悄地扬起了脸,用唇贴近了绘里。

呼吸杂糅在一起的时候,手机滑落到地面,撞击了一下,屏幕再次被点亮。

201X年5月20日。

您有一条备忘录通知:

录入方式:输入

:今天记得不要加班。


评论
热度 ( 92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