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landing番外2

5.27生日贺文



五月底,下了足足大半个月的雨,终于迎来了放晴,而东京的泳池,也在不知不觉中全部开放了。

由于天气的不稳定,在傍晚仍然有着零星的阵雨,这个时候的泳池,正是避开人群、独享泳池的最佳时机——至少对于仅仅是因为时间凑不到一起被迫选择了傍晚的两人来说,这是个美丽的惊喜。

“希——!”一旦跳到池中,四舍五入奔三的财务经理就完全忘记了平日严谨认真的立世之道,毕竟,在闷热潮湿的绵长阴雨中,没有比此时更加畅快的时候了。

她漂亮地扎水没入池中直至绑起的金发也完全浸湿,肺部几近耗尽氧气,才用力在池底一蹬,跃出紧致修长的大半截躯体,高高地挥着手。

推高泳镜看见恋人慢悠悠地从扶梯踩进池里,干脆忍不住笑了起来。

“希看起来像泡澡的老太太。”

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却默默地定在了原地。

为了避免长发漂散影响视线,又拒绝戴严密的泳帽,希把长发结成了辫子甩在了单肩。和绘里热情奔放的比基尼不太相似,希穿的是深色的一体式泳衣,然而却是在颈后结带露出了整个后背的设计,没有多余的剪裁,身线活脱脱就是海豚般的流畅动人。

还有一个原因。

让绘里完全愣在池中呼吸困难的原因还有一个——后腰上的妖艳胎记,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罗马字母。

“怎么,又想说咱像老太太嘛……”希似笑非笑地艰难排开水走近来。

“希!我来教你游泳吧!!”趁着四下没人,说着正经得不行的话,金发的人紧紧地圈住了对面的腰。

“行……行啦!抱这么紧怎么学啊……”


“对,牵着我的手,脚划水,很好。”一边缓慢前行一边看着恋人潜行划水,可以清晰地看着那个让人迷醉的纹身在水面下晃荡,一时间绘里简直心神荡漾。

七八点间,天气总算是散去了阴云,夜空变得清朗起来,泳池里的来客渐渐增多,有不少憋了半个月的健将们,也有明显是下班后带着孩子出来放松的家长们。

“希学得比想象中快呢,要不要休息一下?”

根本没有等到回应,就自顾自地伸手去捞水下的腰,松松地圈在自己身前。

“人很多诶……”希用手肘推了她一把,然而并没有造成什么效果,干脆也放弃了,懒懒地踩着水,把头枕在了后面的肩膀上。

“我教亚里沙游泳的时候,她学了整整一个暑假呢。”

绘里的嗓音在露天的泳池上空飘散,显得低沉婉转。仰着头的希,耳朵随着水面摆动而过,一阵水声一阵恋人的耳语,有点昏昏欲睡。

她微笑着听绘里慢慢地讲家里的事情,几乎就要在水和爱人的怀抱中睡过去——


“小健!!”

忽然,一声女人的尖叫划过了泳池。

身材高挑的绘里很快发现了声源来自一个误入深水区的妇女,她正自顾不暇地扒在池边,而附近的救生员似乎刚刚离开,深水区的中心有一团活动的物体。

“有人溺水”

这个念头刚闪过,正犹豫间,就觉得身上一松,有人摆脱了自己。

一道黑色的柔软曲线从水下五厘米划了出去,荡开了好大一道水纹。

“希?!”她失声喊了一句,跟着那道身影跟着游了出去。

等她游近深水区,2.75米的深度使她也只能踩着水探视,隔着蓝色的泳镜,她看见希在水下缓缓地避开了小男孩乱蹬的腿脚,然后双手叉在他腋下,把他举出了水面,挨在自己的胸口,仰泳着往池边靠。

“小健,小健……”

妇女已经被工作人员拉上了岸,绘里游近了两人,帮忙在水下推,把小男孩交到了救生员手上。


两人在妇女和惊魂未定的小正太千恩万谢中上了水,由于对方太热情一直在道谢,实在也没法再游下去了,只好推辞了之后寻个借口脱身去冲洗。

“绘里亲……”

一直闷闷的绘里不吭声取了自己的袋子进了隔间,正摆弄花洒间,一条白皙的手臂抵了过来,背后就被柔软的触感贴紧了。

“不要生气嘛……咱又不是有意的……”

虽然是故意放软了的口气,但是话尾却完全忍不住笑意。

被激怒的俄国人凶狠地转身,在斗室间逼视着送上门的人。

“明明游得这么好!”光是看救人的手法,搞不好完全可以当救生员。

自由泳的速度也完全是自己的两倍,是真正优雅的美人鱼,却一直在陪自己玩学游泳的游戏。

“装得真像!要不要封你当最佳女主角……”

对着鼻尖压着嗓子,要是让别人以为隔间里是自己一个在自言自语就不好了。

“咱想当绘里亲的女主角,不行吗?”见惯了对方的外刚内柔,希根本没有闪躲的意思,她垂着眼把手勾到凶巴巴的混血儿修长的后颈。

绘里的弱点,全部都知道哟。

“你……”一时间咬到了舌头,疼得直呼气。

在这方面的战争,负多胜少。

希笑了一下,拨开了颊边湿腻的碎发,亲了上去。

果然,认真的财务人员后背瞬间拉直了,双手推着,却并没有什么力气,很快被抵在了墙边。两人拉锯的动作触及了开关,花洒哗一声打开了,温水从头顶漫了下来。

水声好歹压过了两人的喘息声。

“不要喊噢,”希仍然带着笑,眉眼间尽是得胜者的神情。“旁边那间有人……”

绿色的眼睛煞有介事地眨动着,长睫沾着水花,就等着脸色通红的人回应。

“哼……”绘里忽然咬咬牙,出其不意地伸脚曲了恋人的脚弯,希一时间站立不稳,她趁机接住,然后转了个身。

水声仍然在蔓延,洒下的水花不轻不重地拍打在两人的肩背上,染起了一室的热气。

“形势逆转了?”

“还不一定呢?”

用力抵住对方的双手,一只脚牢牢地踩在希两腿间,绘里放弃了不战而胜的口舌之争,直接舔上了裸露的锁骨。

“那就看看吧……”

不多时,更衣室就只剩下单间的水声还在淅沥响个不停,间歇似乎还有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而泳池外还是热闹非凡的夏天。


END

评论 ( 1 )
热度 ( 78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