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文随便看,你们能看我很高兴。



μ'sic forever !

【绘希】るてしキスキしてる 番外 重置

这一年的夏天,东条希身处亚平宁半岛的意大利边陲小镇,地中海沿岸。该岛以其酷肖靴子的外形闻名于世,而不久之后希将要起行前往靴子踢起的那块小石头——西西里岛。


地中海气候与世界各地常见的季风气候有着明显的差别,降雨和气温并不匹配,夏天经常是干旱少雨的。纯粹的晴天带来炙热的同时,至少带来了两种好处——该地盛产质优的葡萄使得不少世界著名的酒庄在此集结,还有,一整个季节的碧海蓝天。

这种天气条件下,唯一需要担心的就只有相机内存不足这个小小的问题了。


因此希尚未急着起行。她正坐在小镇的小咖啡厅里,用自己的平板电脑连接着无线网络,一点点地上传着这段时间收获的照片。

在传输的等待中,她抬眼望了一眼落地玻璃外的世界。


窗外还有木地板铺设的露天区域,摆放着不少黑漆桌椅,上方徒然地立着大大的遮阳伞。然而午后的时间也并没有人愿意去挑战阳光,多是缩到凉快阴暗的厅内。

再往外望去,隔着柏油马路的便是金色海滩和湛蓝的海面,半面环山,港湾全部辟作露天泳场。往上,半山上白花花一片全是低矮的平顶房子,依山而建,外墙全刷作居民最爱的蓝白,在强烈的反射下,几乎晃花眼睛。


希初到当地,还争分夺秒地刻下不少美好时光,生怕错过,住下近一周才适应过来。

海边小镇的生活节奏相当地慢,人们随性又热情,连风景渐逝似乎都被按下慢镜播放。

刚来小店的时候正是中午,没有什么客人,微胖的老板差点拉上大门跑出去晒日光浴——看见了希之后才大大咧咧一笑又站回了柜台后。


和日本完全不同。

这是希第一次到欧洲就有的感受。


在她的印象中,比日本经济更为优胜的欧洲地区,应该是电视上伦敦交易所那种繁忙的景象,没想到在大部分的城市里,生活会是如此一种返璞归真。

在日本,人们恪守纪律,热爱工作,中途退出工作出去“玩”基本是不能想象的。同时地,日本人有礼、拘谨、注重形象,在东京四十度的街道上仍然到处都是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没有人会把束缚自己当作应该埋怨的事情——而这里的厨师们会自然地踩着拖鞋穿着短裤甚至扇着大草帽为你煮咖啡,在你面前自然地用手指蘸酱试味,自在得仿佛面前的并不是顾客而是老友。

随着性子行动,是本国人无法认同的洒脱。


坐下没多久,在把希点的咖啡和三明治端上桌之后,老板还是按捺不住跑出去了,跑之前还不忘用蹩脚的英语拜托美丽的女客人看店,晒了足足大半个小时才回来。


“想出去就出去啊,工作,待会可以做。”

带着满足的笑容一把推门跨进来,看了希不能理解的表情,大叔不由分说又给希面前的咖啡续上了杯,作为对帮忙看店的回报。

“生活很好,现在就享受!”

末了意大利人憋出这么一句,近似半个哲人。


想到这里,抿着咖啡的人不禁笑了一下。

午后4点半,距离上班族下班还有一个小时,那个人的话,估计还遥遥无期吧?

如果有可能,真想把她也拖出来,满世界,或者满欧洲逛一逛,避开首都和大城市,就在这些自成一国的小岛间,海天之际,漫无目的地游荡。


她曾认真地问自己为什么不留在东京工作。

语气几分就像当年街口边,小心翼翼地打探自己要升到什么样的学校。

明明就是个混血儿,明明就有着欧洲人的外貌身材,骨子里却完完全全是个日本人,性格里抹不去的犹豫和内敛,死板得不愿意听从自己任性。


自己又何尝不是?

即使走遍欧洲,也没法改变自己同样也是一个犹豫内敛的日本女人的事实。

当在千里之外听见那个人越洋而来的声音,这个事实就会浮出水面。

当每一笔落在明信片上塞进邮筒落入信箱,这个事实就会濡湿眼睑。

现在还不能回去,现在还不能相见。

我还未能有自信变成一个能与你平静面对的亲友。

再走得远点吧。


这么深深地想到入神,然后轻叹着把祖母绿色眼睛放空的光收回来,关上了编辑照片的电脑屏幕,翻开地图册,开始用铅笔圈点,计划行程。

旁边摊开的小巧笔记本,上面满是清秀的字迹,零零散散地记着几个汉字,来自东方古老大国的几个古城、还有一处圈起来的中东某地,旁边还有更小的标注,和几个叹号。

她又看了一眼窗外色彩强烈的晴天和海湾。

“希望啊,咱不用逃得太久呐……”

把杯中残留的咖啡一饮而尽,紫色长发的女性默默地念道。

========================================================================================

一个月后,加班到傍晚忽然下起了暴雨,被迫折返办公楼取伞的绚濑绘里正巧碰上了送件员把蓝色的明信片塞进信箱。

“麻烦你,这个是我的。”

绘里拎起脖子上的工作证,很快就拿到了那张从遥远国外风尘仆仆送至的照片。

——“绘里亲,再晒下去咱回来你就不认得了”

空调的冷气丝丝透进被淋湿的肩膀和长发,绘里觉得鼻子微微有点酸。不再惦记着时差和地点,当着有点愣住的送件员掏出了手机按下了通话。


“希。”

“呐~……绘里亲。”对面的人声音仍然如湖水平静,连话尾也是拔起的轻巧。“收到了?”

“你自己拍的?”

“嗯,因为没有别人嘛……”

差点就直接说出我去找你这样的话,红着耳朵的财务人员对上了送件员的眼睛,才默默地把话忍了回去。

“那……你要注意安全。”

“好。”

“国外也不是什么都好……”

“嗯。”

“那……下次,……回来,见面?”

“好。”


并不能如同写在纸上细腻舒心地交流,有太多话冲出喉咙之前,就被某种在民族性格里的劣根性阻挠。

不能好好表达自己,害怕增加别人的麻烦,依赖的话,会失去,所以保持距离的话会更合适。

然而彼此总该知道,有些感情无法抑压更无法淡化。


依依不舍地按灭了手机,绘里抬眼才发现送件员居然还站在面前,眼里有着掩饰不了的好奇和惊异。

方才没有说出口的话梗在喉咙里成了无名火,她凛然地直起了背脊,狠狠地盯了对方一眼。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默默地把某种无形的东西看作了假想敌,绚濑部员仍然在苦恼着怎样处理这份难耐的情绪。

不过,就将这样的“宣战”成为坦白自己心情的第一步吧。

看着对方畏缩地转开了眼,心情不错的部员小姐决定先去一趟商店,买个合适的相架。

一日后,床头的位置换上了旧友在西西里岛的摄影。

此时之后的三个月,东条希回国。

而现在,一切暗涌还暂时全部在地中海的水底静静流淌,无人觉察。

===================================================================================

一年后,雅典国际机场。

“松开手啦……人这么多的地方……”

被一手拽着背包肩带一手牵着自己的旧友拉着穿过机场的人流,紫色长发的洒脱女孩此时并不能洒脱起来。

尽管还没亲吻到爱琴海的阳光,脸就从下机那刻一直烧伤到现在。

——是谁原来还怀疑前面这个人身上的欧洲血统,现在已经完全想打死之前胡思乱想的自己。

不过从刘海间抬眼偷看,周围高大的外国人间,并没有谁在意着在机场牵着手走过的两个年轻女孩,即有投来微笑眼光的,也被金发的混血儿回以灿烂的微笑。


小有名气的旅游摄影师东条希,在独自旅行两年多后,第一次拥有了旅伴。

而这位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亲友又是如何成为身边的恋人,则又属于另外一次旅行的故事。

可以知道的是,旅行家的游历并没有因为热恋而终止,否则对于逐渐增加起来的读者们还真算是一个坏消息。

不过好事还不止一件,另一件,完全源自于旅伴小姐正紧锣密鼓地筹划着怎么把自家颜值超标的恋人说服然后双双在博客秀恩爱。

不过由于种种原因,现在还并未能如愿就是。


“希好歹是游过欧洲的旅行家,不要像只鸵鸟啦。”回头看见恋人的尴尬样子,绘里忽然停住脚步,凑近了耳边,笑颜遂开。

“咱看看——车好像赶不上了!”

“你怕什么啊……”

混血儿无奈地笑了一声,从恋人的背后放开眼界,看着机场上英语的指示牌,感叹似的呼出了一口气。

记起了那一天在送件员奇异的目光前僵直如树木无法说出心里话的自己。

究竟是把自己困在了什么样的怪圈里,才会一直鼓不起勇气呢。

明明说出那句话,就如同对陌生人微笑,当众牵起自己的恋人一样,应该是轻松而乐意的一件事啊。


“绘里亲——快点~!”

她听见了熟悉的话音,小跑着赶了上去,轻轻地圈住了对方,印下一个吻。

“好,走吧。”

明明很简单而已,不是吗?

剩下的,就是怎么诱骗恋人把那张地中海边上的照片上的一行脚印换成一双,最好取代那张重新发在博客上。配文写什么好呢。

“绘里亲的表情好色情……”

“这是沉思!”

希静静地看着绘里生动的表情,忽然不再接话。

明明只是想要看着她,不需回避旁人眼光地、光明正大地、应该很简单的,也是最正当的,不是吗?

是的。

因为明明就只是爱。

=========================================================================================

两人重游地中海回来不久,博客就更新了相册。

很多老粉丝发现,多了不少带着人像的风景照,有时是披散着及腰紫发的纤细的背影,有时则是手或是虚化的侧颜,每一张都带着和从前不一样的角度,虽然技巧稍嫌生涩,但是慢慢体味下来,别有一番人情的美满。


而单独放出的两张海滩边上的足迹,则相似又意味悠长。

前者摄于一年前,后者的拍摄日期近在上周。

手捧相机的那位独自旅行的摄影师,身旁显然站立了另外一位同伴。从阴影看来,同样的高度,同样的长发披肩,虽然面貌无从得知,但可以想象脸上的安稳微笑,必也是极其相似的吧。

配文简简单单,作者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我会静候你回来,

大雨消歇看斜阳,

月起云边听流水。

等到下一个晴朗的季节,

一同去认你走过的足迹。

纵使你的旅途满布天角海边,

爱仍然在眼前。



评论 ( 7 )
热度 ( 10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