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真喜欢你啊。
μ'sic forever !

【绘希海鸟妮姬】西木野出版社轶事1-4

大家好,这里是到处挖坑的宝路。

这是一个年上流氓(划掉)风流作家和年下元气责编小姐的故事。WWW



1.

办好了身份登记,东条希在漂亮的前台姐姐的带领下走进了电梯。

她开始有点怀疑地掏出了手机,再次查看招聘广告上的地址。虽然此前已经确定了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出版社办公地点的确就在这里的37层,但她还是不太能接受。

手机屏幕里的小广告被一一关闭之后,弹出来的短短几行字:急招编辑,女性优先,有无工作经验皆可,诚恳认真,能承受较大工作压力,主要工作职责为:敦促专栏作家在指定时间内提交稿件,审阅并提出意见等。

好宽松的要求。

这是文学系优等生东条在看见这则招聘时的第一反应。在这个文学类专业毕业生并不特别吃香的时代,居然有这样毫无经验限制的企业——虽然知名度也的确是比较低,但下面列示的待遇却相当优厚,因此吸引了不少仍然在求职的文科毕业生的关注,她只是其中一个。

被直接领到37层,东条礼貌地谢过前台姐姐,没走近就看到了“西木野集团”几个大字。

——难怪,大集团旗下的出版社,如果只是财团附属机构的话,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低调又豪奢了。

不过东条小姐并不是那些空有文学梦而喂不饱自己的女生,那种跟了一个潜力作家然后成为了诺贝尔得主的责编这样的梦是遥远和不切实际的,她宁可要一个业绩再差也不会破产的东家。

再往下看,其他的文字什么都没有了,倒是有一个类似商标的设计——是几段线条组成的图案,用了深浅不一的蓝色,然后一侧若有若无地落了一点墨水,是显眼的红色,看起来倒是不像财团的风格,反而有几分稚气又清新的设计感。

“东条希小姐?”

“啊,咱在!”

才细细地把人家的前厅都观摩了一遍,就听见了一声娇滴滴的叫唤,希抱着文件袋和包包站起来,看见了面前一个扑进眼帘的纤细身影。

亚麻色的长发,标志性的幼嫩声音,甜美的容貌……

“小,小鸟……?”

“果然是希呢、”

在希惊讶的注视中,小鸟眨了眨蜂蜜色的眼睛,笑着点点头。


2.

“所以说……其实……”

“没错,因为妈妈的关系,所以比同一批毕业生更快找到了工作。”

小鸟把希单独领进了一个小的会议室,把水杯推到了希的面前,然后优雅地坐了下来。

两人是高中同一年级的同学,因为希父母工作的关系,希没有就读东京的大学,当然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重新遇见这位高中好友。

“这里……是西木野集团的……”

“嗯,”小鸟捧起了自己的水杯,又笑起来,“这里的负责人西木野真姬小姐,是西木野集团的独生千金呢。”

有钱人总有古怪的兴趣……希偷偷地腹诽了一句。

“气死我了,姬乃,你去打电话给绘里,看看她又跑去哪里了?”

“是,社长!”

“印刷商那边的,让他们联系我,这一版可能要延后,我来说明、”

“是!”

“海未!海未——!你开车了吗——我要……”

希和小鸟的笑谈被一阵吵杂声打断,希从门缝中望见快步闪过的一个红色的脑袋,后面跟着三四个人,风风火火地从前厅走了过去。

“是社长……”

小鸟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朝希做了个稍等的表情,就追了出去。

没多久,她带着苦笑的表情回来了。

“对不起啊小希,看来今天无法面试了,我们的社长有点事……”

“呃?”

——什么,让我七点就起来准备还花了大价钱坐出租车来中心区,却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希沉着脸,冷静了一下,又问面前的好友:“究竟是什么事?小鸟的脸色也不太对……”

小鸟苦笑着,只好一五一十地把状况说了出来。

“所以说,因为一个不负责任的老师,要把我们都晾一边吗?”

希压着嗓子站起来说。“咱倒是很想看看是什么‘才华横溢却毫无约制的老师’,要是让咱跟……诶嘿嘿……”她想了想付出去的出租车账单,脸上浮起了微笑,笑得让小鸟背后发凉,连连后退。

作为三年同窗,小鸟倒是很清楚被同学戏称为“魔王”的希所言非虚,只不过目前也是没有办法的状况。

“等等!”

两人正沉默间,会议室的门被一把推开。

“你说,你愿意跟进……跟进这种写手?”

西木野集团独生女、出版社社长、目前因为好友拖稿而焦头烂额的西木野真姬小姐,喘着气双眼直盯着面前两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严肃地问道。


3.

“是,三点,没问题,咱保证,对,请您放心吧。”

用温柔礼貌的语气回复完,边过马路边收好电话,连伞也顾不得打,在一身浅色正装下蹬着舒适的平底鞋,工作时间出现在这里已经逐渐习以为常了——这就是刚毕业未满两个月的实习责编东条希的日常。

手机里的通讯录从少数的惯常联系人增加到满满当当的七八页,她的主要工作,如上所述就是和这些上级、印刷商打交道,替自己跟进的老师还人情债。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比较后悔当初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够制服那个金发外国人。

穿过了马路,她小跑着上了楼梯,走到了一个门牌面前站定,整理被风吹乱的长发,又看了看腕表。

12:30pm,很好,这是这个人起床的时间。

1,2,3……她默默地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掏出门钥匙拧开这个连反锁都不曾、毫不设防的公寓门。

“绚濑老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震耳欲聋的尖叫和某人被吓得滚下床的撞击声,再次成为了绚濑绘里工作日一天序幕的开始。


绚濑绘里,27岁,西木野出版社旗下主力写手之一,有着大量粉丝追捧,特点私生活混乱。

这是东条责编在脑子里存档的资料,也是她对这个丝毫不像前辈的前辈的定义。

“老师吃饭了吗?”

在到处是啤酒罐和翻开的书的地方寻找落脚的地方并不容易,即使一进来就拉开了客厅所有的窗,也还是有着一阵若有若无的烟气,希心中无名火起,却无可奈何。

“怎么可愣呢,我才刚刚起来嘛……”叼着牙刷走出来的人,笑得一脸无辜。

高挑的身材在短裤和背心下暴露无余,明晃晃的双腿没有穿居家的拖鞋,就这么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散下来的金色乱发在深刻五官的映衬下,只诠释了一件事。

人种优势。

希在心中不屑地闪过一个词。

不行,不要忘了这是个滥交的男女通杀、毫无底线的人,更不要忘了……

三点前必须拿到稿件!!!

她忽然杀气腾腾地从沙发上弹起,吓得蹲身在冰柜面前掏矿泉水的外国人缩了一下脖子。

“怎……怎么了?”

希放下肩上的挎包,推开自己带来的快捷餐盒,微笑着款款走上前去……

紫色的长发在曲线优美的身侧晃荡着,职业的笑容虽然带着距离感,但二十二岁的职场新人,的确让人赏心悦目。绘里傻笑着,就这么蹲着,连牙膏泡沫快要流下来也没注意。

“老师。”

“哎、”

“咱给你十五分钟吃饭,咱来审稿。”

“诶?”

“两点半之前,跟咱去见印刷商。”

“啊咧?”

“现在计时开始。”

“啊啊啊?!!!”


4.

这是个非常不检点的人。

希支着腮坐在绘里的床边,望着身侧电脑桌前埋头码字的人。

据说有着俄国血统,因此有着耀眼的金发和碧蓝如水的眼睛——在架着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的时候,会显得有点蠢,但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纯真。

鼻梁很高,因此并不需要经常去扶眼镜,但思考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地把手指抵在镜框上……

“希!”

“嗯……唔唔?”

正胡思乱想之间,欧洲人的脸忽然出现在非常接近的面前,吓得希迅速往后拉开了好一段距离。

“你,你要做什么?!”

“啊啦……”

被编辑两个手使劲推着脸,绘里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苦笑着,蓝眼睛朝身前的台式电脑眨眨,“我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听见……想让你看看这一段……”

“老师拍一下咱就可以了,一米距离内禁止、”

收回了自己的手,却没有完全平伏下脸上的潮热和心跳,希像偷了糖的小孩一样转开脸去看屏幕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我又不是恶狼……”

“老师是饿狼,饥饿成性,咱不想被殃及而已。”

“喂喂喂虽然叫着老师但是根本没有尊敬的意味嘛……”绘里苦笑着说,虽然被限制了不许靠近,但她还是不死心地在旁边候着。

“应该说,是被叫着老师,自己却一点都不想被尊重。”

希毫无压力地回应着,然后集中精力去看新一版的文稿。


绘里目前连载的是一个青春恋爱故事。女主角是一名高二学生,暗恋的对象却是自己的学姐。

正是时下兴起来的所谓百合恋爱物语。

希快速地浏览着,在脑海重新生成对这个故事的梗概。

因为热门,目前在写这类题材的写手非常多,然而绘里仍然是其中比较独特的一个。她的文字风格非常明快大方,故事情节环环紧扣,叙述方面也绝不拖泥带水。虽然是恋爱题材,然而读下去的感觉却如同侦探故事般给人欲罢不能——大概也和这个人的性格有点相似。

希扫了一眼这房间内满墙的书架。绘里的生活作风非常浅薄,然而文字却不会。也是会有这么矛盾的人存在啊……

而这一段正讲述到女主角对暗恋对象各种好玩的空想,穿插其中的有趣比喻不少,希读着读着不觉勾起了嘴角。

“怎么样?”

看着希认真阅读的样子,绘里笑着打开了手中的啤酒罐,不料没等送到嘴边,就被一把拿走了。

“咦!”

“等会还要见印刷厂的人,不许喝酒。”

“阿希是暴君!”

“为了让老师听话,咱是路易十四。”

“你就不怕激起民愤?”

“为了交稿,朕哪管它洪水滔天!”

希斜着看了吃瘪的老师一眼,得意地扬起了下巴。


评论 ( 6 )
热度 ( 225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