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文随便看,你们能看我很高兴。



μ'sic forever !

【绘希海鸟妮姬】西木野出版社轶事10

10.

——“那么就这样,拜托你了,希。出错了我会追究绘里的责任的,你只要指点她就好。”

“那……好吧……”

——“太好了,她就在你家门口,你去给她开个门吧、”

“诶?!”

绘里在门口苦苦等了一个小时,给希打电话一直占线,line群里,只有自己好友兼老板的一句话。

——少废话,老实等着,要是你再把我的责编气跑了,吧里欠下的账单我绝对不会给你签的。

……嘛,又是我的错。

咔嚓。

刚刚还蹲在门边拿着空啤酒罐,考虑着要不要再给真姬打电话的绘里,自下而上地对上了一双带着无奈的绿色眼睛。

“……hi?”

“进来吧、”

跟着面沉如水的希走进了家门,绘里随意地四处张望了下。平日都是希直接到她的家里,她还是第一次走进这个比自己年轻了好几岁的小责编的公寓。

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收拾得倒是干净,只是乍看下去没有什么摆设,显得有点孤清。绘里扫了一眼客厅唯一的沙发,注意到上面堆了不少玩偶。

“怎……怎么了啊。”希端了茶出来,看见绘里仍然站着,眼睛直勾勾看着沙发,有点不好意思,放下了茶杯就过去抱了好几个起来堆放到了一边。

“听真姬说……”绘里伸手去碰那茶杯,却被烫得缩了手指。“你请假了?”

“是在家办公、”

“是,因为我吗?”

希收拾玩偶的手停了一下,但绘里却看不见她的表情。

“因为欢迎会那次……还有我说的,做我的女朋友?”

欢迎会醉得不省人事,被自己跟进的老师抱回家的记忆一时涌上眼前,希不知为何却一阵抵触。

“才不是!”她不及等脸上的红晕退去,扭过了身面向绘里。

强烈波动着的眼神偏偏又撞到平静无波的天蓝色。

“希,”绘里仍然安坐着,但往日嬉皮笑脸的表情已经退去。“你已经拒绝过我了,应该不要再感到为难才是。不然的话,工作……”

“老师太自以为是了吧?”希忽然打断了她的话,绘里毫无喜怒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讶异。“请假什么的,已经说明是私人原因了。”

“……”绘里不再说话,沉默了好一会,“那好吧,那……开始工作吧。”

话题终结之后,两人都明显感觉到气氛又冷了一个度。


“这下就差不多了。”

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润润嗓,往后靠住了沙发。

两人就坐在地毯上,小桌子放着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打开着一堆窗口。社长真姬收到了希的假条后担心她在家处理的事情太多,就遣了绘里来“交接简单的工作”。

实际上只是为好友找借口去解决矛盾而已。

绘里心里清楚得很,但是心里乱糟糟的,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加上希一刻未停地讲解,竟真是连话都插不上一句。

——对不起,老师……绘里亲想要开玩笑的话,麻烦还是找别人吧。

那日回来的路上,望着希还因为谈判成功而兴奋得微红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就说出了“考虑做我的女朋友如何”,结果就让两人之间气温一降再降。

她静静地看着屏幕,连希要结束的话也未听进耳去。

数年来第一次再有了想要认真对待一个人的想法,竟然又再一次被当成了玩笑。

“呵。”

“老,……绘里?”觉得自己板着脸边教导边数落了人家一上午,再喊老师的很违和,又不甘心先示弱,只有直呼其名了。

“……结束了是吗?”

绘里却忽略了一样。

“嗯,不早了,我也饿了,要不要……”

希觉得她白着唇直愣着眼神的表情,不知为何看上去竟有点可怜,想开口放低一点态度,谁知道绘里已经率先站了起来。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绘里的眼睛没有去看着希,只是低着脸收拾自己带来的纸笔和眼镜。

“绘里、!”

“是。还有什么事?”

天蓝色的眼睛弯了起来。

混血儿不是一个会伪装情绪的高手,即使笑起来,眉头也还是耷拉着,看上去就像劣质的小丑面具似的。

“你不会又要去酒吧什么的吧?……咱是说,如果又被叫去接你咱会有点困扰……”

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傲娇的。希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

“不会的。”听见对方是因为这个担心,绘里反而笑了。

“现在去的话,很快就会醉的吧。”




评论 ( 2 )
热度 ( 146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