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梦。



μ'sic forever !

【黑道奸商笨警察】(一)初见

因为太多小天使说奸商看不懂,于是我迈上了漫长的重修之路……(一把鼻涕)




如果要看结局,请一定要按顺序看,情节有很多改动,情节有很多改动,情节有很多改动!




后文出来了之后会附上链接,因为原来发过的部分可能不会以时间顺序出现。




结局没有改过!(但是未必如大家所想)




如果不是收山之作,也会是里程碑式的一篇,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要改到最好。




最后,谢谢一直克服困难看到现在的大家,非常感谢!(鞠躬)




=========================================================








北纬三十五度的岛国首都东京,在昼夜分界进入昼长夜短一个多月以后,不少学校为了提倡充分利用日光,自发地调整了上下学的时间,简单来说,就是早上学,早放学。而这一天正是夏日平常的让人疲倦的午后,早就响过放学铃声的园内一声响声不闻,偶尔只听见几声拉长了的蝉鸣,红瓦映着强烈的阳光,虽然早就被校内浓郁的绿植遮蔽,但闷热的温度和夏季带来的慵懒依然让人很难有勇气走到室外去。




高中生东条希下课后撑不住在班内打盹了一会,走出教室时,就意外地发现可以独享整个百年老校葱郁宁静的校道了。




一个无伤大雅的转学生的小秘密。




虽然算不上孤僻自闭型的小孩,但偶尔脱离了城市学院中学生们的聒噪还是让她感到了一点愉快。然而没有让她享受到几分钟的宁静,包中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




——不用说,又是自家爱操心的妹妹。虽然再三保证会好好适应新学院,但是家人似乎还并不放心。




“咱知道的啦,凛你别担心咱,咱好歹也是姐姐啊?”




电话那边似乎是个充满精神的声音,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少女又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几句。




“好啦好啦,咱现在就回去,不会害你被大姐骂的啦……”




放柔了声音答应着妹妹,希刚走到拐角处,就被边上围栏和树冠交接处一阵飒飒的响声惊动了。




她倏地瞪大了墨绿色的眼睛,连举在耳边的电话也忘了放下。




“喂,二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咱等等跟你说。”




希屏住了呼吸,迅速挂了电话收进书包,悄悄地又靠近了两步,极力去看那团乱动的树叶。




有人正从繁茂树荫的一侧试图攀上围拦——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根本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身手这么敏捷的人。




噢当然除了刚刚电话中的、运动神经好得让全家头疼的小妹。




树叶中露出了一顶鸭舌帽,然后是两个修长的手臂。




知道是人之后恐惧感大消,希不知道动了什么念头,也没有走。




那个带着鸭舌帽的人挣出树冠来,单手撑身翻过墙头,回头和高中生的视线对上了。后者没想到那人手脚之快,几乎忘了自己是该装作看不见快走开或是该叫警卫,就这么呆呆地和满头树叶的人互相看着。




那人的鸭舌帽被枝干戳歪了,露出了几缕长发。




——女飞贼?




“你跑不掉的——!!”




“去那边包抄!”




她听见校外的远处有杂乱的男声,为数还不少,顿时明白了这个“飞贼”搞不好在逃亡中。但是,让她疑惑的是,不同于道场的弟子在街区抓到的小偷或是歹徒,这个人没有任何武器,确切地来说,什么都没有。




——那她是为什么引了这么多人来追赶?




那人显然不知道这个女孩在思考什么,急于脱身的她不再管这个看起来很安静的女高中生,而是伸手抓过横伸过来的树枝,跃到树上,然后轻巧地落到地上,拍拍自己的全身,又摘下了帽子,仔细地捡走上面的树叶。




“hi,”整理好狼狈相的女人有着让人意外的出色容貌和身材,隐藏于鸭舌帽下的一头金发,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灿烂的晴空——尽管现在已经是夕阳欲下。




——外国女飞贼……希又在心里加上了一个形容词。




“我,叫绚濑绘里。你们……该不会不允许参观吧?”欧洲的长相下,那人却说着流利的日语。




“咱们学校是封闭式的……”




“啊咧?”外国人稍微装了一下惊讶的表情,随即又笑开了,“那么这位……小姐,可以请你帮忙协助我出去吗?”




“刚才追你的人……”




希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不拒绝,但思考了一下风险就有点犹豫。毕竟姐姐恐怕不会喜欢去帮助一个可疑的人。她甚至开始思考让关系比较好的弟子来处理的话,瞒着姐姐的机会有多高呢。




“没关系,应该已经走了吧。”绘里反而干脆得很,眨眨眼睛,就走向了高中生。




“但是……那边有警卫。”




希嗫嚅着,瞥了一眼已经迅速挽起金发重新塞到鸭舌帽里去的高个子女人,她现在看起来根本就像一个年轻英俊的外国小伙。




“那更要请你帮忙了。”绘里笑着,然后自然地把手搭在了希的肩上,略一用力,两个人就靠在了一起。




除了希的脸有点红之外,走出校门没有受到任何盘查。




只是警卫大叔在绘里经过身边的时候愣了愣神,咳嗽了两声,低声道。




“下回接女朋友要在门外等。”




“是,我知道了。”绘里忍住笑,煞有介事地压着嗓子答。




=========================================================




站在铁门边又跺了跺脚,平复了方才的情绪,把这件事当成无关紧要的偶遇放到脑后,东条才紧了紧挎着的书包,推门进去。




园田大宅偌大的园子里有几个弟子在石径边上扫地,看她进来,都一起停了手。希笑着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才穿过园子进屋。




“二小姐回来了,刚才家主还问呢。”




里屋门前的警卫都是亲信的大弟子,一色穿着深蓝色的和服。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看见希进门就为她取下了书包。




“谢谢你敬司,咱自己来就好……姐姐在里面?”希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蹬下了皮鞋,朝廊下探了探头。她还是不很习惯一举一动有人伺候着,既腼腆又带着拘束。“今天有客来拜访?”




仍旧保留着木头结构的大宅,常年从里面透着清淡的熏香气息。玄关下面的空隙里,探出了一个白白的脑袋——是园田家三小姐养的猫太郎,躲在屋底纳凉,此刻瞧见了动静,就钻出来蹭在希的脚边。




“喵~”




“太郎你好~今天过得好吗?”




叫敬司的弟子看着希逗弄那只大白猫,就把书包挂到架子上,含笑回答。“嗯,警局老警长退休,家主之前拜访过的,现在带着新人过来。”




“噗,那不是凛的猫友吗?是个慈祥的老爷爷呢。”希点点头,又揉了一把白猫的脑袋,才放它去了,说,“咱就不去扰他们啦,去找阿菊看看有什么点心,等姐姐这边完了,你跟姐姐说一声我回来了就好。”




“您去吧,阿菊早就准备了西瓜呢。”敬司答应着,等希走远,又复笔挺地正立门边。








“那么你们年轻人多来往,我就告辞啦。”




经过客人所在的和室,正好听见里面一把洪亮的男声从里传来。




——呀嘛快躲一边去。希这么想着,但是又不敢在木地板上跑,只好小步赶紧走到角落去。




木门先被一个年轻的蓝衣弟子躬身拉开,然后走出另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身上则是与弟子有所区别的褂套。他走出来引路后,后面跟着的是白发苍苍的老警长和相陪的气质庄肃的长发女性——这就是园田家年轻的家主园田海未,也就是希和凛的大姐了。




希低着头收手站在一边,才发现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年轻的警员,居然都是女孩子。级别最高的,是一个眼角上挑的灰色短发的女孩,个子并不是很高,但是眼光锐利,一下就看到了角落里的希。




后面还有三个警员,也都是身高各异。只走在短发的人后的那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神态自若。后面挨着的栗色及肩短发的女孩就显得有点拘谨,挨着亚麻色长发的甜美女性一起簇拥着走出来。看起来客人也不少。




“那么打扰了,我们告辞了,另日再来拜访。”




“务必再来。”




海未微笑着送他们出门,才回过身来。“放学了?”




“是。”希在和年轻亲信松太的对话中回过神,赶紧收了嬉笑老实答话,“夏令时学校提前了上学,也提前了放学。”




“那早课……减半吧。”海未不是很在意,看得出她的心思似乎还留在方才的会面,也没发现希的异常。“凛又不知道去哪里了,你打个电话问问,太没规矩了。”




希一边答应着,又看着家老和弟子跟着海未做去晚饭前的晚课,才溜回房间想给凛打电话通报情报。




翻开手机,却发现收件箱早有一条未读资讯。




——东条小姐,谢谢你今天的帮助。




末尾还带了个心形。




什么呐……这人,好怪啊……




希嘀咕了一句,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白皙的脸上浮上了浅色的红晕。她觉得房中有点闷,复又拿着手机拉开了木门踱了出去。




当然,此时高中生东条小姐还不会知道,这个平凡中又有点偶然的夏日的午后里,出现在她身边的“偶遇”的人们,将各自成为她漫长人生中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的角色,而身为主角的她,目前还并没有察觉到。




“凛……你再不回来,今晚晚课就要加倍哟,别说咱不提醒你……”




甜糯的声音在午后的廊下越来越远,夏风穿堂过室,摇响风铃。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38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