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黑道奸商笨警察】(二)夕照

现在TAG已经打好,奸商、出版社和换系列只要搜索就可以显示了。

lof这神一样逻辑的排版……

 一直跟自己说绘里里写得稳重点,听着maroon5的sugar改着改着,还是一下子就撩上了(看我真诚的眼神

算了吧人生苦短就多傻白甜一下有什么不好呢


 

 

下午四点三十分,街上还是一派热闹的景象,匆忙的上下班时间还没有到,到处都是闲逛的年轻人,又或是出来搜购晚间食材的家庭主妇们。大多数咖啡厅和点心屋正是生意最兴旺的时候,落地玻璃映入,穿着短裙和遮阳薄衫的少女们嫣然谈笑,手摇着颜色鲜艳的消暑冷饮,冷空调精确的控温下,侍者始终穿戴着整齐的白衬衫黑背心,匆忙而不失章法地穿梭着。

 

绚濑绘里从远处收回目光,压下走进带冷气的咖啡店舒舒服服品尝甜点的冲动,仍然坐在马路旁的石头墩子上,只倚靠着一点树荫。金色的长发被兜帽遮掩着,汗随着修长的颈项流下来,让她几乎把外套脱下露出里面纯色背心。

 

左手无意识地用拇指按动着手机浏览网页上的英文列表,高挺的鼻尖偶尔发出一声轻蔑的嗤声,然后一条一条点了关闭。右手修长的五指间则一直把玩着钥匙圈上的折叠刀柄,仔细看才能发现,上面带着一个小小的十字。

 

过了好一会,隐约听见了旁边校园传来悠扬绵长的放学铃声,她才抬起眼睛,啪一声把滑盖手机合上,半眯着蓝色的眼睛,从络绎走出的叽叽喳喳的高中生中寻找着那个深紫色的发顶。

 

狐狸般的锐利眼睛很快闪过一丝高兴的神色,但她没有第一时间站起来,而是再次推起手机,噼里啪啦发出去一条短信。

 

——往右边看。

 

合上手机翻盖,人群中的紫色长发的高中生停下了脚步,狐疑地把右边的物事从近到远仔细看了一遍,终于在路口的马路墩子上发现了穿着黑色兜帽卫衣的外国人。

 

“真是的……遮住了金色的头发根本找不到了……”

 

东条希失声苦笑,背着书包小跑了过去。

 

撞进了坐在墩子上的人怀里,手长脚长的外国人大笑着把她抱了一下,然后取过了她的书包。

 

“咱自己背……”

 

她赶紧按住绘里的手。然而绘里单手抓过了书包,另一只手从身后掏出了一袋点心。

 

希低头一看,是一份尚在冒着丝丝冷气的和果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偷偷瞧了一眼不以为意的外国人,舔了舔唇。

 

“赶紧吃吧,快化了,这天气太热了。”她宠溺地弯起了蓝色的眼睛,虽然把耀眼金发全部藏在了兜帽里,但是站起来明显比周围女性要高的身材还是让她很显眼。一手把显得很小的书包甩到背后,然后自然地揽过高中生的肩。

 

“跟你姐姐请假了吗?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跟她说了学校有社团活动。”

 

“希是撒谎了吗……”绘里露出苦笑的表情,然而却并没有什么诚意,“回去可不要露馅哦。”

 

“绘里亲别再嘲笑咱啦……”

 

窘迫的少女低着脸,几乎把手中的纸袋当成了挡箭牌。

 

========================================================= 
 
 两个人相识尚未到一个月。

 

从第一次那个戏剧性的见面后,这个神秘的外国人就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不过并没有让人感到困扰的骚扰,最开始那天只是简单的道谢。

 

第二天就出现在了放学的学校门口。说着“道谢的礼物”这样的借口,不由分说给自己塞了烧肉店的代金券。

 

第三天是一个有趣的手机程式,安上后开着手机蓝牙,到达目标周围就会闪起来。绘里先把自己的手机设置了蓝色,又擅自把“姐姐”那栏设成了红色。

 

第四天是穗村饼屋每日限量的零食礼盒。

 

……一连一个星期,这个人总是会出现在放学后的门边,有时候开着车,有时候则是步行。一开始希还会推辞好几次,但这些既不贵重又有意思的小玩意,的确也每次都勾起了满满的好奇心,到后来,就变成了一天一次的憧憬。

 

短信的内容也渐渐的扩充起来。

 

如果不能准时到达,绘里会礼貌地请希等两分钟——不过最多也就三十秒,她一定会小跑着过来。从每天礼貌地互道晚安,变成睁开眼就会下意识地发去一个早安,才开始洗漱和早课。有的时候绘里会在希已经午休才醒来,有些时候则显示早安来自凌晨。

 

甚至对对方有了专用的昵称。

 

高中生带着好奇和某些悦动的情绪,好几次想在键盘敲出"绘里亲是做什么工作“,或是”在做什么“之类的话,然而一直以来的家教却让她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删除了这些问句。

 

毕竟,自己也并无法一一奉告关于自己的这些信息。

 

夜,就在女孩子的一次又一次心情起伏中匆匆过去。

 

然而她很快把这个问题放到了脑后。

 

她喜欢和这个奇怪的人相处,这是不需要对自己迟疑的事情。

 

=========================================================
 “哎?”

 

看着面前打开车门的副驾驶座,和已经系上了安全带的人,希不禁愣住了。

 

“怎么了?”把兜帽扒下来,绘里透气似的甩了甩自己的金发,“怕我把你拐走吗,小女朋友?”

 

当天为了偷出校门扮演情侣的事,总被这个坏心的人拿来嘲笑。

 

 “不要……乱说这个了呐、”听见这句话反而刷一下红了脸的高中生低着脸坐进车里,“但是,那个,绘里亲要开车去哪啊?……”

 

除去第一次见面的飞贼印象,这人看上去只是个普通大学生的样子,却开了醒目的豪车,她多少有点忐忑。

 

这个街区随时会遇见道场的弟子们,招摇可不是什么好事。希站在车门旁边又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被发现,才半信半疑地坐了进去。

 

“噗……放心啦,我真的不是贼。”

 

忍不住大笑起来,绘里倏地倾身靠近,迅速随之扑来的清淡香气让高中生整个人僵在座位上。

 

然而对方只是在为自己系安全带。

 

“希觉得我多大了?”

 

“唔?”

 

“我说,”重新坐好,然后打灯,放下手刹,发动车子,金色的雷克萨斯安静地拐出了转角驶上了马路。“希觉得我几岁了?”

 

“十八……”看了看对方憋笑憋得鼓起来的侧脸,希又修正了一下,“二十……?”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讨厌,究竟在笑什么啊!”

 

车子避开了放学下班时间的拥堵车流,行云流水般地在巷子中平稳地七拐八拐,连有一肚子问题的女孩也忍不住安静欣赏起这个人轻松自如的动作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国血统的关系,白皙修长的手握在皮质方向盘上,显得既优雅又放肆。

 

因为出身传统世家关系,她见过很多好看的女孩子的手,自家练习弓道的姐姐也有着纤细有力的手掌,然而却很见这种无论做何事都异常得心应手的感觉的双手。

 

就如同这个叫绚濑绘里的奇怪的人一样,身上带着的痞气和优雅杂糅的气质,却丝毫不会突兀。她一时看向不断往后的街景,一时又好奇地看着绘里摆弄档位,脸上竟是从未出现过的惊喜。

 

绘里的眼尾瞥到反射镜上对方那张洋溢着喜色的脸蛋,不禁微微地笑了起来。

 

“这里……”

 

不到一个小时就驶出了市区,这在繁忙的工作日几乎是不敢想的事,然而等希呆呆地看着车穿过隧道,驶到一面开阔地,尚未完全落下的夕阳投射下来的金光尽情地闪耀着她绿色的眼眸,她才真正地惊讶地张开了嘴。

 

绘里把车开上路肩,熄了火松开安全带,跨了下车然后绕过来。

 

“赶上了呢,运气不错☆~”她伸出了手,弯下腰笑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有幸邀请你一起看日落嘛~?”

 

这几年才回到这里的希,莫说知道这里是哪里,连自己离开了家多远也不知道。

 

他们正停在高高的桥面上,背后是贯穿城市中心的低矮隧道,出来之后居然是阔然开朗的宽阔的河面和吊桥,落日正在危危欲坠地嵌在空中,河面上是它调皮的倒影,亦真亦假的双重发光体把周围的船坞、桥面、屋顶,不分你我全部染成它们的代表色。连最平静深邃的河流也抵抗不住这种消逝前的爆发,被金光捏碎洒满了通体的锦鳞。

 

横贯河流的桥面的晚风带起了俄国人的金发,也把学生的裙摆舞起,绘里招招手,两个人便挨在车前盖上并排坐着。

 

“这个时间这里没有什么人了,所以每次我都是日落来。”

 

绘里递给希一罐果汁。

 

“很美。”

 

希双手握住了瓶子感叹,没有马上去喝。

 

夕阳把少女带着一点稚气的脸蛋染上了暖色,太过刺眼的金光让她漂亮的祖母绿眼睛微微眯起,一看下去多少带着点羞腆的近似成熟的美丽。

 

“谢谢你呐……绘里亲。”

 

她从看得入迷的江面转过眼来,对着旁边的人温温柔柔地绽出一个笑,并不是常见的带着犹豫或是拘谨的,而是认真的,纯粹的笑容。

 

“绘里亲?”

 

然而过了好几秒对方只是愣着没有回话,紧张得高中生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污点。

 

“咱脸上怎么了嘛……”没有底气地赶紧用手摸摸,然而手腕就被抓住了。

 



 

绘里轻轻地凑过来,在眼前顿了一顿,然后缓缓地把唇贴上了希的。

 

就这么靠在车边,背对着空无一人的马路,面前是宽阔的江面,耳边是嗖嗖的风声。

 

唇上是温热得如同太阳的触感。

 

一时间所有感官都钝化了。

 

希发现一霎那的自己,凉意感觉不到,风声听不见,也并不知道是不是闭上了眼睛,这样愣着礼数是不是周全。

 

时间流失的感觉变得虚幻,周围安静得心跳几近可闻,呼吸却又很猛烈,她不得不改成试探的绵密地吸气,唯恐会吹破什么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度才慢慢从唇上减退,然后疯一样从两颊扩散,烧到眼角都红了。

 

“……绘,绘里亲……”

 

“害怕吗?”绘里扶着她的两肘,看她粉嫩的指尖紧紧地抓住自己卫衣的袖子,另一只手握住的那瓶饮料却早已溢出,弥漫着都是汽水甜腻的蜜桃味。“你在抖。”

 

“不……”

 

“不害怕?”外国人勾起一抹笑,又凑近了一些,“那……喜欢吗?”

 

“咱,我……”

 

——疯了。

 

希的脸上满是蹿出来的红晕,与西照再难分出高下。绘里甚至觉得自己再逼问下去,眼前这张脸就要爆炸了。

 

“回去吧!”她揉揉这个可怜的高中生的脑袋,放弃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审讯,站起来,“再不回家会被姐姐责怪哟。”

 

“绘里亲。”衣服的后心被小心翼翼地拽住了。

 

绘里顿住了自己的脚步。

 

——是回头呢,还是不要呢。

 

年轻的少女的恋心,可是珍贵又易碎的玻璃制品,一旦捧起就需要相当珍惜地保存。

 

她回头,看见高中生咬紧的下唇和漫着水汽的眼睛,仿佛想后退又鼓起勇气留在这里,抬着脸和自己对视。

 

“真的,不害怕?”绘里环住她的后腰,再次扬起了笑,看着即使血气上涌仍然倔强不愿意低头逃避的人。

 

“你甚至都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

 

希双手伸出来,踮脚迎了上去。

 

海鸥从布满火烧云的晚空上掠过。

 

晚风带走了日间最后的热气。

 

夕阳殷红着,光辉柔和地笼罩着相拥的两个人和海平线上的万物。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08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