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海鸟】情感测量 番外 斗文

情感测量系列的海鸟番外,原来发在贴吧,这回重修所有时间BUG,作为下篇海鸟的补充发出来,希望大家喜欢!

虽然也是重修,但这绝对是爆肝 节奏。

园田海未学者,不仅是音乃木阪研究所里长期霸榜的学霸、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某个知名文学论坛的高阶写手。
出身传统世家,又从小接受严格的教育,大和抚子在诗词书画上都有着现代年轻人所不具备的高深造诣,对于写故事,其实只是小菜一碟,会火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向来文风潇洒凄美,情节严谨精彩,所写的故事一直都在论坛里拥有很高的人气。但是文章美则美矣,却往往折磨得读者要死不活——因为,她是定向悲剧型写手,笔下的主人翁从未幸福美满过。

海未写文一向计划周详,更新也严格按照设定的时间,本来作为一个兴趣,并没有什么东西足够让她挂心。然而最近,论坛里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让她多少有点在意。
那就是——她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其实也算不上威胁,但是有人要挑衅是肯定的。
具体表现是,她每开一个文坑,就会有人用相同的设定再开一个,连题目都是对仗工整的反义。
她写得多悲戚,对方就写得多甜腻。

最初的时候,这个挑战者行文离海未还有很远的差距,不少海未的粉丝还直接去其主页评论攻击她抄袭,该人也置之不理。海未反而没有在意,只是也会在出现在首页的时候点进去看看,也并不作评论,最多只是好奇。
后来,就这么跟着自己完结了两三篇之后,这个挑战者的功底明显地变得扎实了起来。
虽然叙述之间还有些生涩,在表现的手法上也还远远不如海未的丰富和运用自如,但是她在字里行间洋溢的热烈的情感,让人愈发地放不下手——可爱,惹人怜惜,海未从未想过这两个词也能用来形容文章。
确切来说,是形容写作的人。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正是海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音乃木阪研究所理事长的独女南小鸟,成为科办秘书到研究所实习的时候。
一同长大,一同在音乃木阪完成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时隔四年,他们又重聚了。
然而此刻面对相识十五年以上的可爱挚友,她是畏惧的。
她畏惧从那张天然无害的脸上看到的情切。
===============================================================================================================
南小鸟明恋着园田,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这是八个同属音乃木阪挚友的一致共识,除了南小鸟和园田海未。
连最为迟钝的穗乃果,都会在话语间有意无意地过问海未关于小鸟的情况。
造成这种诡吊的情况的始作俑者,是园田海未本身——当然,南小鸟也是帮凶。

并不是不知道,并不是不能感受到,而是害怕去戳破这层纸。
他们和因为年级不同面临分别的妮可真姬不一样,也和一直就在一起的希绘里、花阳和凛不一样。
他们之间,有缓冲。这个缓冲就是穗乃果。

从小就是三位一体在一起的,最重要的挚友。她甚至也承认,她和小鸟之间,对待穗乃果的感情都是同样的深厚和珍惜的。
要彼此承认撇开了小团体的中心,和另一个人发生了特殊的感情,谁都做不到这一点。只要不说出来,一切亲密的特殊的事情都能继续享受到——经由穗乃果的手,传递到那个人。
只要不去在任意一方上付出更多,铁三角就会数十年如一日地稳定下去,不用背负任何事情。
一旦跨过了这条界线……是会崩散,还是会溃坏,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抱着这样的心态,海未开始躲避两人独处的时刻,故意忙碌到错开一起放学就餐的时间,时不时搁置对方发来的短信,在任何两个人的谈话中插入穗乃果的事情。
甚至申请调往师姐的独立小组,就为了可以每天留在远离办公室的小科室里。
她既恶心又同情自己,每一天都接受着良心的拷打,然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调任的通知。
因为总会梦见那双充满了不解的蜂蜜色眼睛,海未开始失眠,她放弃似的接受了这件事,然后再若无其事地顶着一双浓重的黑眼圈,用木然的表情面对南小鸟。

一开始小鸟还习惯每天上班前去大科室里找海未聊天,不管海未是不是心不在焉,她都会执意地用温柔的声音絮絮地念叨,有时候是旧友之间的趣事,有时候是天气,有时候是服饰搭配。
直到某一天起,她再也没有绕过来。
单方向的早晚安短信,也停留在了那一天,再也没有更新过。
海未每天都惴惴不安地看着门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担心她来,还是期待。
直到她终于发现,小鸟不会再来了。
想必是自己的申请被就在办公室的,正好就是经办人的秘书发现了吧?
不多久,她的调令也顺利下发了。
得知可以调走的那一天,海未茫然地看着电脑屏幕,怔忡了一个上午。那个邮箱里的流程信息,学科办公室的经办人一栏里熟悉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看下去,就觉得越陌生,好像不再认识这几个字一样。


从调到了远离主楼的绘里的办公室,连偶尔在同一层楼“偶遇”的运气也被彻底掐灭,海未和小鸟碰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开始在穗乃果硬拉他们出来的时候,她还会有点尴尬地坐立不安,每一次都需要考虑良久。
后来她再也不必考虑了,因为小鸟越来越忙,连穗乃果的约也没空再赴。
她知道自己并不开心,尤其是偶尔和大家一起,碰见那个无比甜美的可爱女孩蜂蜜色的眼睛注满的全是冷淡的空洞,她的心就像被锋利的武士刀拉过。

于是她开始在网路上写下一个个映射彼此的故事——无一例外都是悲剧收尾。
海未在虐待自己的心,因为自己辜负了小鸟的心。
也是那时候,挑战者默默地从论坛潜伏,从海未的某一篇回忆往昔的故事开始,发起攻击。
===============================================================================================================
读者们的反响越来越强烈,随之而来的是论坛里分成了两派。当然,也有不少读者,既追慕着海未沉郁深邃的文字,又向往着挑战者那份热烈情切的甜腻,但不论如何,粉丝们的取向并不会影响海未的行文。
因为那个故事,早就尘埃落定了。
被挑战得最激烈的一篇,确切起来并不是一个“小说”。
“这是关于在下自己的故事……在下还不知道会不会悲剧结尾,因为在下的生活还在继续。但是想必各位并不会看得愉快,因此,抱歉了。”
默默地在段首写下了一行提醒,她开始用洋洋洒洒的平直语句去叙述自己和那个人长达近二十年的纠缠。
那个帖子在论坛上的反响是空前的。
当你熟知的大大一反平日细心严谨斟酌再三的造词遣句,一夜里连续在直白地叙说着自己的亲身经历,你就会明白,没有感情的故事再多也不如这么平实的诉说震撼。

“我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一个令人尴尬的处境。她和我另外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带给了我最初也最纯洁的友情。”
“我们三人永远都在一起,我很庆幸拥有这份感情,无论日后我们去向如何,我都想祝福他们永远幸福。”
“但是我知道,我并不能带给她幸福。”
“相比起她的炽热的感情,我只希望她能以最舒心的方式享受属于她的幸福,我一直这么想着,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幸福。”
“我一直想象自己能够做到无私伟大,无论是否在场,都能恪守这份承诺。然而我发现,我并不能做到。”

鼠标一直空洞地闪烁在这一段开头的末尾,下面就是日期从远到近的不同读者的催更,她瞭了一眼,没有细看。海未记起来,那是她正式调入绘里的工作组时,大家最后一次聚会之后,自己所写下的。
小鸟也来了。
她的眼里终于也没有了空白,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或者说,是宁静。
什么是宁静呢,就是清澈,见底,看到这么一双眼睛注视着你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在她的心中已经消失了,连丝毫的痕迹都不留下。
海未不记得当时是什么感觉了,只记得大家轮着和她碰杯,从绘里开始,小鸟排在不前不后的位置,轻轻地触了杯沿,然后一饮而尽。
她呆滞在屏幕前,更新计划是到今天。虽然已经无法再勾起这些回忆写下去,但是,从一而终的习惯和那篇刺眼的相似的题目还闪烁在首页,她不能当逃兵,更不可能不应战。
她泡了一杯浓的黑咖啡,然后开始继续下文。
她写到三人一同上的无忧无虑的小学,写到懵懂青涩的初中,写到百感交杂,却又再都回不去的高中时光。那是她和小鸟最后一同求学的时期。
她彻夜不停地在键盘上打着,直到脸庞被冰凉的液体划过。
终于还是伤害了自己最珍惜的那个天使。

直到把能够忆起的故事写完,海未才看清了早前读者们的评论。
——心疼。文章穷而后工啊……
——大大别哭,我们给你助攻。[加油]
——吃了满满一口剧毒,还是精制独家配方。[流泪][流泪][流泪][流泪]
——为什么不在一起![愤怒]
——不行太虐了我要召唤另一枚大大出来发糖了……
后一种呼声似乎提醒了大家,接着就有数不清的人在顶起那个挑衅海未的写手。
原来挑战者瞄准这一篇,也是被大家催的。

“即使她给出了HE,在下的故事也已经在某种意义上终结了。”
海未轻轻一叹,更了最后一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的盖子,就这么和衣伏到桌子上。
长时间没有进食,黑咖啡在胃里搅动着,令她并不舒服。
然而她也知道,真正难受的并不在那个部位。

过分激动的大脑皮层和咖啡因没有让她如愿沉睡过去,而一直如影随形的失眠症候反而准时到达。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连手指都没有动过。
“铃……”
就这么过了十数分钟,时间流逝的感觉都迟钝了,黑色手机的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为了不影响工作,海未还是按着胃部去拿过来。
“你好,在下园田。”
“海未酱……”
电波贯穿脑袋,在这把在海未脑海里有着世界第一辨识度的柔软声线响起时,她几乎忘记张嘴答话。
“小、小鸟……?”
“那个故事——如果、小鸟说,想强行HE的话,你能不能做得到呢~?”
“啊?”海未猛地站起来,椅子则被重重地撞到地上。
“那个,是属于小鸟的故事吧。”这一次,南小鸟的语气里却是无可商量。
“可以,可以的!……小鸟、你,你在哪里?”海未踉跄着,太过疲劳的大脑让她无法去思考这些事情之间的链条,她胡乱地抓过一件外套,脖子夹着手机,而脸上的泪无暇去擦。
她只知道现在不好好表达的话,她将会永远失去最后一次强行HE的机会。
那是属于南小鸟的故事,却是自己的终身幸福。
她撞倒了好几样东西,才走到门口。
推开门的时候,长久适应没开灯的室内,眼睛被太阳晃得一阵昏花。
——她啊,看见了天使。

评论 ( 9 )
热度 ( 108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