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真喜欢你啊。
μ'sic forever !

【黑道奸商笨警察】(三)星夜

想要评论……

过渡章节依然不好看(又省不了

老师失踪了……

忧桑冬眠


那个吻的触感直到现在还清晰地停留在东条希的唇上。

没有任何动作,更没有深入,仅仅只是嘴唇贴在一起而已,亲密的程度或许都没有高过闺蜜之间的小动作。

她和绘里还算不上恋人。她不知道绚濑绘里是不是本名,不知道她真实的年纪,不知道她究竟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没有告白,也没有承诺。

她甚至都不知道明天绘里会不会来。如果不会的话,她要怎么办。

东条希躺在自己的床上,迟疑地伸出指尖去碰唇的下沿。

好烫。

她烫伤似的缩开自己的手,视线撇开,望见枕边的白色翻盖手机。那个插在耳机孔位的小玩意在夜里安静地透着暗红。

——如果我出现,这里就会发光。

希静静地看着它,良久没有闭上双眼。

喵——

直到太郎不知道在大宅哪个角落,发出了一声懒懒的叫唤,她才阖上沉重的眼皮,沉入一片黑暗。

============================================================

绚濑绘里没有像高中少女那样的忐忑心情,此时的她正悠闲地交臂站在一处店面目前,脚下的平底布鞋踩在一块劈开的圆木上,似乎在打着节拍。她的耳朵上塞着耳塞,正在漫不经心地听着那边的人说话。

“绘里你最近究竟猫到哪里去了,”现在正在快速地说着话的是压低了声音的人,似乎还有点动气,“店里外面在装修,但是暗室要等你来拿主意啊。”

绘里微笑着听,不时又看看正在手脚架上安装招牌的师傅,扬了扬下巴示意一下好像有点歪了。

“尾款也得交了,”另一把声音插了进来,是令人舒服的略带点磁性的女音,语气很平缓,“你的意思是全款,那么我们剩下的现金就不多了,我看你把好多委托都推了,绘里,你有什么打算?”

“我来了,就在门口呢。”绘里懒懒地说了一声,然后跟师傅点了点头,“这下顺眼多了。”说罢,她走进了店里面。

=========================================================

“我就说,显示器闪了半天了,过来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要么就半个月没影。”黑色长发的小个子女生坐在打扫出来的一个客座上,反了反红色的眸子。她皮肤雪白,脸蛋也可爱明媚,显得年纪甚小,说起话来却总是没好气地压着嗓音,咋一听会让人觉得不像是这个人口中说出来似的。

旁边倚着沙发站在她身边的,是个高挑的红发女人,五官非常端正绮丽,一双微微上挑的紫罗兰眼睛带着高傲,并不煽风点火,只点点头当打了招呼。

“有什么事?”

“心路,我二妹,今年就要毕业了,”妮可迟疑地说着,“妈妈的意见是让她跟着我在东京,所以我想……”

“心路不要跟着我们。”绘里点头打断她的话,“上个月买的那个仓储公司,我谈好卖家了,要重新做成集散点,让心路去那里,我来安排。”

发现妮可怔怔地看着自己,绘里喷地一笑。

“妮可,别苦着脸了。我们自己都在谋退路了,怎么还能让心路冒险?我不是怕麻烦。”

妮可张了张嘴,然而只低声嘀咕了一句:“我知道……但是,只要不做大的,应该不至于吧?……”

“这里的尾款付了吧。”绘里的眼睛阴晴不定,也没去正面回应她的话,转头向真姬说,“这几天的委托金额太小了。”

“小?”坐着的矢泽妮可一下子松开了托腮的手,“我们不是只做小买卖?大的有风险。”

“绘里,”红发的女人叫西木野真姬,她手压下了妮可的肩,“虽然我们都赞成不宜再做下去,但是,想一劳永逸未免太难了,就算可以,‘佐藤’那边怎么说?”

两个知心换命的搭档都反对,绘里也只好自失地一笑,“佐藤那边……也未必不会让我们退出。”


‘佐藤’是东京最大的情报买卖的上线,究竟是一个人抑或是一个组织,连绘里都不知道。一向和绘里联系的是一个男人。

他手里的确有一笔不小的买卖,报酬足够让三人开始一个非常不错的生活。最重要的是——

“你知道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是‘许可’。完成这件事,你就得到了许可,就是这么简单。”

这一行的生意人,都很有蛊惑人心的本事。

 ===========================================================

从店里出来,天色还早。

绘里静静地伏在方向盘上,妮可和佐藤的话反复地出现着,一边是妮可被打断时犹豫的眼神,一边又是佐藤似笑非笑的话,渐渐地,全都变成了希那张年轻的脸。

她曾经以为这是世界上最自由的职业了,现在却在绞尽脑汁希望摆脱这重身份。

“咚咚咚”

正考虑得入神,车窗边却响起了一阵敲击声。

绘里推开了车门,便看见挎着书包的高中生含笑举着手中的手机,那个插孔上的小灯正在闪烁着蓝光。

“放学了?”绘里下了车,冲她一笑。


“你怎么会知道东京附近这么多没人的地方?” 

甫一下车,兴奋的高中生就跳了出来。这一大片看似是堆货场的地方,此时并没有多少货物,划着不少分区的黄线,看起来就像是占地广阔的水泥地操场。

两人一车歪歪斜斜地搁在中间,看不见尽头似的。

“唔,这原本是一片仓库,附近的船公司用来集散集装箱的,最近经营不善被收购了,这里就空出来了。”

绘里走了两步,望了一下四边的几个出入口,尚算满意地微微勾着嘴角,又去想心路会不会喜欢这边,房子要怎么租住,妮可又会不会满意,这个看起来凶巴巴的人,对弟妹们的爱护可是胜过一切,即使是她和真姬,都不敢在这些问题上掉以轻心。

当然,自己也是个有妹妹的人,这份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然而,爱护妹妹的姐姐多得是,自己又凭什么去让别人放心把妹妹交给自己?

倏地想起希提到的家教严格的姐姐,她的心就一沉,淡金的眉也随即没有了方才的轻松。

近郊的天空还未完全入夜,就已经看得见几颗明亮的星。 

绘里挨在车边,喝着她的咖啡,望着希好奇地到处走走看看。

少女还穿着制服裙,外套搁在了手边上,领结随着步伐在抖动。

——怎么看都是和自己生活不太搭调的画面。 

她嘬了一口苦涩的咖啡。

“太大了,根本走不完。”

好一会儿,希才感叹地逛了回来,踢踏着脚边的小石头,朝她不满足地叹道。

货场的尽头是低矮的护栏,望出去就是河,河堤下还有一片草场,的确是不容易走得完的范围。

绘里看穿了少女的心思,然而她意念一动,并不打算顺她的心去看河,而是招手叫回来。“希,过来。”

“怎么啦……”

她等希走近,转了个身走到她后方,拉开了车门,把她推进了驾驶室。

“搞什么,绘里亲?”

俯下身替她调整座椅,系上安全带,顺带飞速地在脸上印下一个吻,成功地阻止了少女的挣扎。

等自己也钻进旁边的座位,她发出了指令。

“打火,开车灯。”

说罢做了个拧车钥匙的动作。

希马上明白她要做什么,本来轻松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墨绿色的眼睛也不再是半掩着。

——那日黄昏,少女惊叹地望着驾驶者的神情被尽收眼底,绘里可不想放弃满足她好奇心的乐趣。

“左手边按钮是车灯,来,这是档箱,这是前进档,推上去就是前行,这个是倒档,是倒车用的,这是驻车档。”

绘里细细地指着车内的各种闪灯的按钮,一个个说道。 

“伸出你的右脚,看加油和刹车。”她拉起手刹,对少女说,“踩下去感受一下加油?”

“怎,怎么可以,会冲出去的!”平日就是她对竞速感兴趣,姐姐也不可能会允许,更何况,她甚至都不够考驾照的年纪。

然而这个从不走正道的外国人似乎想要挑战一下这个权威。

“拉着刹车呢,不怕,试试,有我在。”

得到了敦促,希也不再推辞,何况她早就对驾驶感兴趣了。像个专业司机一样像模像样地检查了自己的安全带和座椅,她又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脚尖,确定放在了合适的位置,才缓缓对绘里点点头。

绘里就把手刹拉下了。

“别急,轻轻加油。”绘里的脸露出赞赏的表情,少女咬着下唇试探地踩下了加油,车子滑出了停车的位置,慢慢地朝前移动。

“变灯,然后前面绕个圈回去刚才的地方。”一边随意地说着指令,绘里一边啜着咖啡,笑得相当开心。

少女悟性很高,不久就可以熟练地在场中绕弯了。

“好,前面目标停车,记得打灯。”

车子稳稳地停在直线旁,希打了驻车档,紧紧地拉起了手刹,才吁了一口气。粉嫩的脸在车前灯的映下,眼睛闪着兴奋的光。 

“咱好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开开不就会了么?”绘里压着伸手去揉她的头发的冲动,满脸都是宠溺,“希做得很好啊。”

“可是姐姐说……”

“呐、希。”

“唔?”

“姐姐又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

“别生气嘛,”希隐约地听出了绘里的不满,尽管想笑,但她还是听话地凑了上去,甜甜地说了一句,“谢谢你,绘里亲。”

“啊啦……不,不用客气、”

车内的气温渐渐升高,直到绘里默默地把目光从车内的阴暗中仍然晶亮的眼睛中移开,才稍微地觉得脑袋冷却了一点。

“呐、”

外国人的眼睛忽然聚焦得非常远,视线似乎落在了希身后遥远的地方。

“等希生日,我送你一辆车吧。”

“什——什么!”

虽然已经知道对方是作为“大人”的24岁,也知道了对方并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似乎是个很有钱的商人,但是听到这样的礼物还是让无防备的她吓得整个跳了起来,如果不是有安全带,都可以直接撞到车顶。

“你已经学会了不是么?”

“那,那也不能……咱,咱还是高中生!而且,而且,这么贵重……”

希一念及自家姐姐的家教,不断地摆手摇头。

“我有第一辆车时比希现在还小呢,也没有驾照。”苦笑着替她揉被撞到的痛处,绘里好歹打消了现在就去买车这个念头。

“等不是没有代价的。”

绘里没好气地轻轻在她头发拍了一下,松开了她。

“你究竟……”

“我想让希见识更广阔的世界、立即的、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

——原本就该如此。即使知道不可能无义务地活着,那么尝试着去对抗一下,也未为不可。

“可是不到十八岁,是会被抓的吧。”不明白她的急切,希闷声地应道。

那泓冰湖始终有着自己看不懂的某种情绪。

“绘里亲。” 

女孩若有所思地撑着档箱,让自己的脸和对方水平,表情比开车时还要严肃三分。

——这个敏感的高中生似乎抓住了外国人某些话语的关键。

“嗯?”

“你等等咱、”她认真地说着,墨绿色的眼睛在长睫下显得坚定而庄肃。“三年……或者两年就好、咱会很努力地长大的。”

绘里先是静静地愣着,然后好一会,才噗地笑出声。她终于没忍住使劲把这个小大人抱住,直到不自觉地笑出泪花,和怀里的人默默地抗议起来。

“三年吗?……有点困难呢。”

“唔?”

“不过,“绘里笑着,若有所有地幽幽地说道。”我会努力的。所以,希要好好长大呀。”

“嗯,”希压下了心里的所有疑问,最终只把手也放上了绘里的背,像是安抚一下下地摩挲着。“晚了,我们回去吧。”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91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