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梦。



μ'sic forever !

【绘希】原因

被笹虐待了一晚上,我为自己发药!
关于毕业分别前提的超短篇。




三月份阳光夹杂着樱花瓣洒落日子里迎来的毕业,带走了高校时期最后的回忆,也带走了朦胧意识萌芽里脆弱得不堪盈手一握的爱情。

绘里带着希跑过训练时洒汗的操场,跑过日日途经的街口,跑过放学后留驻过的小店,跑过好奇观望的人群。

跑过他们最后的青春。

甚至来不及把书包拉好,来不及把金发整理整齐。

分别两地的归宿,各自理想的合适的未来。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年轻充满朝气,在朝向理想的旅途。

没有人在意其中是不是有一丝期盼。

幼嫩黄花似的初恋,不待翌日黄昏就会枯萎的。所留下的美丽回忆,也终会成为日后再见时酒会上的谈资,然后被各自婚姻和孩子苦恼,日日夜夜永不终止的烦忧取缔。

绘里从希的书包中拿出钥匙开门,把希推到墙边亲吻。

小小的单人公寓东西都已经收拾得整齐,过不完这个假期,这个人就会连自己的心一起打包送到看不见的地方。

她胡乱蹬开鞋子,拥着显得不知所措的希撞入屋内。

一个个纸箱垒起来,围墙似的堆在墙边。

绘里瞥了一眼空荡荡的沙发。希连自己为她买的坐垫和抱枕都收起来了,是想要把一切都带走吗?

热恋中的少女总是如此纯情,即使连希也不例外。挨蹭在一起腻过下午的抱枕可以打包走,缠绵过流过热汗的被褥可以打包走,能不能把我也带走?不然的话,这些会有意义吗。

她把希推到羊毛地毯上,跨在她的身上开始扯自己的衬衫。

反正领带、外套和最上面的纽扣早就被后辈们抢走了。

希却没要求过任意一颗。与其说是纪念纽扣,不如说从来没有向自己要求过任何东西。

你知道整颗心都是你的,是不是,我的希。

希比绘里更加狼狈,人缘好到不可思议的她,几乎连胸口上的一颗纽扣也被扯走,直到金发碧眼的会长出现在教室前。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轻微的喘息声,希碧绿的眼睛望着这个一言不发的恋人。她想撑起来,却再次被单手摁在地上。

天性的柔情让她不再挣扎。绘里俯下身来,单手解着自己的内衣扣子。

“没想到都要毕业了,还有这么多人觊觎着我的希。”

混血儿的口吻带着一点点冰凉和委屈。

“不是这样……绘……”

她把拇指覆在希的唇上。

亲吻了无数次的嘴唇,最终也会献给别人吗,会不甘寂寞,还是会一直属于自己?

挑着眉故意露出凉薄的表情,她来回地拂过希淡樱色的唇线,似乎是故意等待希露出难堪的样子。

“最后一次了是吗,我的希。”

绘里突然开口道。又不等希的回答,强行把拇指按入柔软的舌上。

“唔……嗯……”

即使难过,也会一直忍耐露出笑容,走在自己身后,有着不会消散的香气的这个女孩子。

也会离开自己吗。

希忽然也举起了手。纤细白皙的手覆在了绘里的手上,微微用力把在自己嘴里施虐的手指往深处引,然后缓慢细致地舔舐着,就像安抚幼狮的母兽。

她不好受,然而想的全是绘里比自己更不好受。

看见希顺从的样子,绘里满意地松开了她,转向亲吻她的颈项,锁骨,胸口,小腹,一切能触及的地方。

一切舍不得的地方。

下午即将结束,傍晚就要到来。窗帘什么都隐藏不住,半扇光漏进来,半边仍藏在暗处。他们也曾静静在这里相拥午睡,醒来到日已黄昏。

“呐,搬到新家后,换个好窗帘吧。”她把脸埋到希汗湿的发间。

始终没能做到,在最快乐时说分手。

她决定等下去,等到一方结束,或是,贫病老死任一到来。

即使会失去,那又怎样?

我爱不爱你,时光一样流走。四季始终会更替,日夜也不会停留。一样会有离合悲喜,一样会有高低跌宕。个人的意志在时间长河里,没有任何意义。

即便如此,我仍然给予你杀死我的利刃,把最温柔的一面迎向你。

而这所有,痛苦与快乐的源头。

只有一个原因。

你有着彩色的铅笔,我有空洞的十四行诗。

评论 ( 2 )
热度 ( 139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