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黑道奸商笨警察】(七)家主(下)

是的,我一开始就把园田全家的挂字设定好辣!

 

在阳光灿烂的夏日一觉睡到午后,希感到夜晚未能安眠的不适已经全部消去,她又查看了一下手机,确认没有来自心底挂念的某人的消息,揣度着对方想必也要回家补眠,才把手机安置去充电。

不知何时房间里已经开起了电扇,却是体贴地朝向了墙壁,风缓缓从摇动的扇面涌动撇去午后的微热,又拂起窗边的纱帘。

——糟、糟糕。

直到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窗纱漏下的阳光,才清醒过来。

还没去见姐姐呢。

希苦笑着看了一眼犹自酣然熟睡的妹妹——本来两人是各自有房间的,凛今天却格外粘人,连最爱的大猫也不理,硬要钻二姐的被窝,也不顾夏天的燥热。

——看来是被凛担心了呢。

希替妹妹撩开被微汗粘在额前的短发,擦了汗,才蹑手蹑脚猫着走出卧室。

一番洗漱整理好,还前后看了看有没有不规矩的地方,对着镜子的希忽又不自觉地想起某些羞人的场景,深呼吸了好几次,确认不会露出破绽,才轻松地拐到了二楼。

“二,二小姐。”

敬司呆滞地站在二楼廊下,手里还捧着什么,望见希走下来,点头行礼也结结巴巴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瞄了一眼大男孩手里捧着的,看上去有点熟悉的薄被,希勾起嘴角眯着眼笑。她大概知道是什么让这个弟子心情恍惚了。

“二、二小姐,请你帮我把这个还给家主……!”

希啊咧一声接过,还没来得及说话,敬司早就逃跑一般跑下了楼梯,木质阶梯被咚咚的脚步声震得山响。

隐约还传来了一叠声对不起和什么人的训斥声。

——噗嗤。

 

“其实,私以为茶道的和、静、清、寂四原则和弓道还是颇有相通,所以,虽然现在大多数年轻人不认同茶道浮于形式的过程,但是……”

从会客厅传来了姐姐难得的滔滔谈话,但是希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天呐,现在居然会有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在一起不是讨论化妆品衣服和包包,也不是电影连续剧恋爱,而是……还有现在的年轻人,姐姐你才二十二好不好!这位客人姐姐好可怜……

希压着满腹的吐槽,挤出一个算得上乖巧伶俐的表情,才轻轻敲了两下门框,站在门外。

“姐姐,咱来送茶点了。”

晃从背光的走廊闪出来,好一会希才看清房间内情形。

穿着简便和服的海未被撞破谈话虽然有点尴尬,然而仍看得出清秀的脸上带着难得的开朗,金色的眸子里满是灿然的光。

而对面的这一位……希原本以为会看见客人小姐呼呼欲睡强打精神的样子,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客人也是一面温柔的微笑,看见希站在门口,比海未还要快就反应过来。

“麻烦你了。是妹妹……希酱?我是小鸟哟,南小鸟。”

“小鸟酱你好!”希心底再次感叹,那日已经远远见过面,不过靠近来看这位警察小姐真是无可挑剔的美丽女孩子。

海未对希直接地表达着欣赏意味的眼神有点不满,挑了挑眉,又摆出了架子,“要叫前辈。”

“海未酱,就叫小鸟好啦,”小鸟笑着说完,又把脸转回希,亚麻色的长发随着转头的动作滑动着——她肤色白,发色也浅,动作间竟似泛着光一般,蜂蜜色晶亮的眼睛望得希心中也是一荡。

“希酱是个可爱的孩子,已经读高中了?”

“嗯,就在音乃木坂……”希瞄瞄已经完全被抚平不快的姐姐,窃笑道,一边仔细地拿出点心摆在几上。“唔,姐姐,今天大家放假,你何不带小鸟酱去靶场看看呢?这么说着,也不一定能共鸣哟。”

“这,这个……”

小鸟看了一眼脸憋得通红的海未,又看看装作四周看风景的希,噗一声笑出来。

“可以吗?海未酱?”

海未忽然嚯地站了起来。吓得希以为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姐姐要大发雷霆了,没想到海未愣了好几秒,才僵硬地绕开矮几走到小鸟面前。

“可,可以邀请你和我一起去练习吗……?”

端庄清秀的五官僵得只扯出了一个别扭的笑,一旁的希几乎在用生命在忍耐着自己不要发出笑声。

“小鸟很乐意……只是,已经不大会拉弓了呢,这样也可以吗,海未酱?”

希那刻认定了,这位小鸟姐姐和自己果然是同类。

“没,没有任何问题的!”海未被自己突然拔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恍神间,小鸟已经轻巧地提着裙摆站起,又笑眯眯地挽起海未紧张地紧绷的手臂。

“希酱那么,小鸟回来才品尝你送来的点心。”

“好,请玩得开心。”

希和小鸟心有灵犀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才一本正经地送他们出去。

——呀,姐姐走路的样子好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多久没见过这么活泼,不,应该是生动的姐姐了呢。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她又追到门边。

“姐姐,咱还等你谈话吗?”

“迟,迟点再说!”海未似乎在楼梯下回答道。

看着消失在楼梯的两人,希才吁了一口气,摸摸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抹笑容。

 

占地一百多平的道场铺着光滑的实木地板,因为年岁久远,已经显得乌黑发亮,即使光脚行走也不会产生不适。两边悬挂着君子六艺的御射书数礼艺六个裱装书法大字,据说是园田家不知多少代前的家主所写,随着园田道场辗转搬迁数次,连海未自己也未能记忆清楚了。

这个大宅到处都是凝聚着园田家历代心血的印证,但是自己有时亦是茫茫然。在面对时代的冲击时无力感尤甚,海未不知道前面的家主是不是也会如此。

毕竟匆匆接过这个担子的时候,根本没有多少心机去一一体味这些啊。

海未静静地交替着手臂,受到钝伤的手臂还有些作痛,她望着墙上的大字发呆,也没有感觉到小鸟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背后。

“海未酱?”

“唔……!南,南桑……”

“小鸟。说好了要叫名字哟,海未酱。”女孩子歪着脑袋一笑,自然地站到海未身边去。

小鸟身上散发着年轻女性柔腻的香味,和自己常年习惯的檀香并不一样。海未垂着眼悄悄地打量着这位新朋友,一想到她身上的还是自己的练习服,就莫名地脸红了起来。

为了不阻碍动作,小鸟把披着的长发绑起了,只留下侧面的一束轻松地晃着,和之前标准的可爱打扮比起来,又另有一番清新的美。

“小鸟啊,只在成人礼上张过弓,现在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呢……”故意装作没有看见海未的窘迫,小鸟微笑着走到墙边立着的长弓旁,拿起了一张。

她拿着弓,低头绑着护手。瘦削的海未的衣服在她身上,肩线还是稍微显得大。虽然身高差不了多少,然而小鸟却比一般的女性还要显得薄弱和纤细。

和名字真是奇妙的般配。

海未胡思乱想间,小鸟已经走到了面前。“那就请海未酱指点小鸟了。”

“好。”

大概是又回到了自己擅长的领域,海未也笑了,只一笑,就收了起来,自然地审视着小鸟的动作。

小鸟凝起心神来,慢慢把弓举到和视线平齐,又看了海未一眼。

“脚的方向是这样……”海未摆了一下,小鸟就照做一下。然而老师却还是不够满意的样子,就迈到了小鸟的身后,伸手去抬小鸟的手肘。

原本就要高出一点点,又穿着木屐的海未,呼吸正好打在小鸟的颈侧,让那里敏感的皮肤一阵紧张。从身后指导的姿势甚为暧昧,两人几乎能感到体温的骤升和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却又谁都没有说破。

“对,很好。”

退了一步干咳了一声,海未才红着脸讲。

弦拉到满处,弓箭应声而出。

“诶……”小鸟吐了吐舌头,侧面的小辫晃了晃,“果然还是不行呢。”

“已经很好了。”海未微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她就无法摆出平日严厉的模样。

大概是出于对美好事物的怜爱之心罢。

“要不要,海未酱给小鸟作个示范吧?”小鸟放下了弓,双手合在一起,甜腻地笑出了酒窝。

“好嘛好嘛,小鸟很想看穿着绔威风凛凛的海未酱呢!”

“但是……”

海未的迟疑让小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本来已经晶亮通透的眸子就像出生的小兽,让人胸中溢满了不忍。

“实不相瞒,我的手肘受伤了,所以可能,还不能给小鸟示范呢……”海未赶紧在内疚感扩大之前解释道,“但是,再过段时间,我一定给小鸟亲自示范、请你原谅!”

“啊呀?”听到受伤两字,小鸟忽然在意起来,她拉住了海未的和服下摆,“海未酱受伤了?让小鸟看看……”

“不是什么大事……”海未笑着,却也没有阻止,随她掀起自己的半袖。

“是拉伤还是……”

……

午后的太阳几乎已经移到西边,在道场门外石阶睡觉的大猫才悠悠转醒。它舔舔自己身后翘起的毛,又转过脑袋望了眼开着门却无弟子训练声的道场。小鸟的轻语渐渐低了下去,不过猫儿并不大感兴趣,它缓缓地踱着步扭出园子,就像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

喵——~

夏天真好呀。

 

 

评论 ( 13 )
热度 ( 98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