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真喜欢你啊。
μ'sic forever !

【黑道奸商笨警察】番外 我们之间(上)

下半部尽量在节日前放出,我看看要不要转图片咳咳咳。

本篇番外为二人相识差不多半年后,平安夜。

当然是糖wwwww。

那么谢谢阅读,如果可以请留下评论。

啊我居然这么正经地……发小黄文www(鞠躬)


找不到。

希从电车到达站点,就被如潮一样的不断涌出的人流推着往外走。等她被迫随着大家走到车站门口,才反应过来一直握在手中的电话已经不知所踪,看来是在密集的人群中不小心被撞掉了。

——怎么办?

相对密闭的站内气温比车上要高得多,希喘着气,也不顾自己略有些狼狈的样子,只粗粗检查过小包里的钱包和其他东西还有没有丢失,就逆着人流重新朝着站内走进去。

在列车上已经收到了好几条绘里的短讯,只是信号不好,回复也发不出去。本来打算一出站台就致电回复的,没想到……

她越想越急,匆匆地小跑着,耳边和额前的碎发因为微汗而沾湿,也无暇顾及。为了显得更成熟穿上的小皮靴在跑起来并不合作,小披肩绑带上的粉色毛线球随动作不停弹动着,显得有些可笑。她只好改成快步走着,凭着记忆的方向去找入站的关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虽然提早了出门,然而因为平安夜车流堵塞,从家到达地铁站就颇费时间,最后她执意让开车送她的弟子松井和也在路口停车,一路步行到车站。没想到好不容易挤下了车,又不小心弄丢了手机。

希隔着护栏看向又一波涌出站口的人,大家说说笑笑着挽手往节日的目的地出发,而自己的入站处排着长长的队伍。她又失望地钻着脑袋往前看。因为节日增加了安全检查,重新进站的等待变得无比漫长。

——早知道就不要说要来东京塔这边。非要凑这种热闹,不是显得更加幼稚吗。

希脑子煮热了浆糊般细碎地乱想着,手中的车卡被攥得紧紧的,几乎都要被拗弯了。

“你是很急吗?不介意的话请到我前面来。”

前面西装革履的上班族脸色有点疲倦,虽然站内不停歇地播放着圣诞主题的歌曲,但节日的欢腾看来并没有感染到今天仍然上班的人们,他注意到了希好几次探头观望,于是礼貌地提出帮助。

若是平时肯定会感谢好意然后拒绝的,今天……实属例外。

“非,非常感谢!”

“那这边也请吧……”

“是有什么急事吗?……”

前面好几个人得知后,也自然地让开了位置,希恍恍惚惚地鞠着躬,再感谢过为自己提前过安检表示理解的工作人员,才又重新跑进了方才下车的地方。

一眼可以望完的地面却让人无比失望。如同烧得炙热的火炭上泼了一盆凉水,浑身都冒出白气来。

——不见了。什么都没有。

希拼命地张着眼睛沿着站台走动,一遍遍地搜索着。具体在哪里被挤下车已经不记得了,然而一个个走过去,光洁的地面上没有任何异物。来回走了两次,疲倦的酸痛,浑身黏腻的汗和脚上的不适一起涌了上来。

——呜。

绘里一定急疯了。

希缓缓地蹲了下来,掩着脸。

——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通风口的冷风穿廊而过,隆冬里的低温迅速带走了在室内走动带来的热意,把她披着的长发全部撩起。

一下子把脑子因为思考而发热的希打得清醒。

希的余光看见铁道工作人员正朝着自己走来,只好强打起精神,胡乱抹抹脸,搓搓早就冷得发僵的双手站起来。

叮叮叮叮噹。

“有什么可以帮忙吗?”

“对不起……咱只是……”

 ——“列车准备进站……”

两人还没说完,就被列车带起的风吹了一脸,对话也被广播打断了。

“请退后一点……”女性的工作人员温柔地扶着希到一旁去,忽然,少女从眼前快速掠过的列车车窗看见了什么,激动地又往前了一步。

“绘、绘里亲——”

“小姐……请你……”

隔着列车和一条空的返回铁轨对面的站台上,正张望着的金发丽人,在空无一人的站台,格外地显眼。绘里似乎也已经失去了耐性,双手撑在双膝上微微半蹲着,眼神满是疲倦和迷茫。

虽然就这么一瞬,希却看得真切,就这么呆呆地停止了所有动作,连乘务员拉着自己的手臂也毫无反应。

列车减速后稳稳停下,排着队的人们开始走进车厢。玻璃的位置先被乘客遮挡,然后又染上了一层呼吸的雾白。

方才闪过的金色的人影就像浮影一样一闪而过,几乎让人怀疑只是心情急切下产生的幻觉。

明明隔得很近。

却无法更靠近一步,连声音和视线都无法传达。

——“车门即将关闭,请没有上车的乘客退后,等待下一班列车……”

“请问,”希忽然抬起头,她的手反抓住了乘务小姐的衣袖,年轻的脸上浮着一层因激动而浮起的虚红,呼吸脆弱不堪。“怎么到对面去?”

“要先从这边出去……”

“谢谢!”

乘务小姐还想交代她不要着急注意安全,但少女根本没听进去,就跌跌撞撞地跑走了。

列车鸣笛之后开出。

乘务小姐闲来无事,正好觑向了对面。

“呀,见上面了呐。”

双排铁轨的对面。

稀稀疏疏的候车的人们,中间有着一对相拥的身影。

=========================================================

“咱们真的不上去吗?东京塔的瞭望台。”

希扭头望向站在自己身后、把下巴惬意地搁在自己颈边的混血儿,任她伸出两手把自己拥到怀里。

不知道是不是在夏天认识的缘故,一旦气息开始交融,就会有一种暖如春日的感觉。

和刚才相比,大概是在深山跋涉了一整天,终于到达不为外人道的旅店,卸下了层层冬衣跌入温泉的感觉。

眼前巨大的圣诞树号称东京最大,但在东京塔前还是有种奇异的视觉落差。虽然现在天气晴朗清冷,但仿真的针叶上仍然挂着前两天的残雪。鲜艳夺目的礼物盒,尺寸夸张的红袜子,闪烁着碎光的彩球和数不清的串灯一起,组成了节日前夜最盛大标志性的画面。

圣歌咏唱声更嘹亮了。

各种各样热情的小情侣们渐渐地围拢过来。东京塔的灯饰特意换成了白色。商场外墙大大小小的屏幕同时开始了最后一分钟的倒数。

虽然不到一周后还会迎来新年count down,但是并没有人会因为节日的频繁而感到厌倦。尤其是热情无处释放的爱侣们,挨挨蹭蹭着依偎在一起旁若无人地低语,似乎在这冰天雪地中只要相拥就会拥有抵抗寒冷的力量。

“希,在铁轨对面的时候……”绘里的呼吸打在耳根,低沉稳定的嗓音让希从尾脊生起了一阵无理由的颤栗。“你在想什么?”

 希缩了一下。大概是感觉到了即使穿上了高跟鞋,穿上了小短裙,自己也还是差着大人好一大截,她心虚地调整着呼吸,不愿意转过被灯饰染上金黄光辉的羞红的脸。

“大概……是在想……”

拉出一个长长的尾音,却拖着没有把下文和盘托出。希忽然轻挣开绘里的双臂,侧身扭过了头。

“唔?”

混血儿笑意更深。

倒数到了最后十秒。人群开始爆炸出尖叫着的呼声。

十、

希悄悄地抓住绘里的袖口。

九、

把她拉近自己。

八、

“咱在想……”

七、

她以眼还眼,绽出甜腻的笑脸,绘里的喜好可是全都写在脸上,她记得清清楚楚。

六、

希看见了蓝色眼眸里一丝慌乱的眼神。

五、

“我们之间……”

四、

本来希想到了一大堆深沉的语句。关于海未的态度,关于绘里说不清楚的职业,关于两个人相爱的日后的诸多顾及,从方才短暂的有惊无险的失联联想到的许多负面心思。

然而现在却不愿意说。

三、

她勾起了唇形美好的嘴角,把粉嫩的唇移向了绘里。

二、

绘里下意识地抱住了高中生的腰。

一、

“咱们之间……要是能再贴近一点就好了、❤”

响彻夜空的欢呼声炸起,周围都是或激动相拥、或互道祝福的人们。

绘里红着一张脸,拉着自己仍然年轻但已经深谙恋爱之道的小恋人,把乐园的歌声和灯影通通抛到身后。

只有被热切的微汗沾湿的掌心,仍然紧紧地贴在一切。

 

 

评论 ( 7 )
热度 ( 11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