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假如你听见 1

注意我注意我我更新了!

 

正文:

你有没有因为一个人爱上过雨天?




本来只是因为绵延的雨势造成了交通瘫痪,慌忙中为了第一天正式上班不要迟到就近到便利店买早饭,结账的时候却完全忘记了该有的动作。

“250日圆,”售货员小姐微微笑着,“找零。”

她的语调有一点奇怪的转折,但是笑容足够温暖,白皙圆润的手腕从套头毛衣的袖子中露出一截,看起来干净又细腻。

“……小姐?”

“啊对不起、谢、谢谢……”

绘里红着脸接过装着包子的纸袋和杯装咖啡。

紫发的售货员小姐却没有对此表达什么。她好像一直都是微笑着的。在绘里接过后,她又返身继续烹煮面前的关东煮了。

东条希。没有穿连锁便利店的围裙和制服,绘里简单地瞥了一眼她胸前的名牌,默默在心里念道。

熏熏袅袅的水蒸气萦绕在小小的便利店玻璃上,晕了外面一片晶莹的水滴。


下班的时候绘里又出现了。

大概是托和日本人全然不相似的外貌,售货员小姐应该是记住了她,见她从后门(后门通往绘里公司所在)走进,没有多余地寒暄,倒是微微地倾身一笑。

绘里稍显拘谨地把伞收到伞桶里,边找着话题,“辛苦了、没想到雨下了一天都不停呢……”

说完,她顿了一顿,听见并没有回音,就着弯腰的姿势偷看了一眼。

东条正在另一侧整理货架,虽然神情看上去专注又认真,但是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绘里很难想到对方“不想搭理自己”另外的沉默的理由。

她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又默默地绕回冰柜,胡乱拿了一个快捷便当结账。

希却没看出混血儿脸上的不高兴。她还是微笑着,用柔软又生疏的语调说,“550日圆,需要加热吗?”

绘里愣愣地望着她,再次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挤出了一个“要”字。

在吃的时候,走进来两三个顾客,都是买些零碎的小商品或是香烟。和绘里不一样的是,
他们都并不和东条谈话,看了收款机的读数,付钱,点点头就离去。响起的声音,就只有东条的“谢谢惠顾”而已。

这一句却非常准,几乎是标准的东京腔了。绘里一边随便地用叉子在便当里戳着咖喱里的土豆块,一边努力辨认着希零散的几句话,也毫无头绪到底是哪里的方言。

“谢谢款待、我得走了,再见啦。”看了看时间,一顿便当居然吃了近一个小时。绘里站起来,把盒子投进专用的垃圾箱。

雨看来已经停了,夜完全地笼罩到了店外,只有门前一盏小小的白炽灯在努力地推挡着黑暗。

想到冬夜细雨可能的温度,绘里紧了紧外套,取出了伞桶里的直柄伞。

“请……请问、”在转身准备推门的一瞬间,方才一直没有回应的售货小姐忽然隔着柜台叫到。

“嗯?”

“您方才……是跟咱,说了再见?”




超短篇摸鱼,希望不会爆字数wwww。

HE很重要一定要说明,傻白甜又俗套的普通爱情故事。

日常鳖里里,又名外国人追妻记之售货员小姐我的菜(好吧我胡说的)。

日更以上,可能在原文或者另开,请务必关注标题的更新时间。

推荐BGM:in a world like this。

希望大家喜欢wwww(鞠躬)

==================更新分割线================================

“什么……?”

绘里眨着她的蓝眼睛,似乎还在消化希的话。

希左右看了看,然后抬腕撩起了耳边的碎发。绘里这才注意到她小巧的耳廓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器械。

助听器。

“虽然对话能听见,但距离如果太远,不容易听出是杂音还是对话,所以如果有疏忽的话,咱很抱歉。”说罢,她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绘里忽然越过柜台拉住她的手。

“我还会来的。”

 

绘里果然说到做到,哪怕这好像只是她单方面的承诺。

早上她会捧着咖啡和希打招呼,一直到柜台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到8:25才急急忙忙地跑去。下班之后,也会解决完晚饭再回去。

三来两往间,她把希的换班时间都摸熟了,只要是希值的夜班,她就会在店里呆着,玩手机或是帮忙收拾货架之类,偶尔也会放点音乐——虽然是纯音乐,仅仅是为了给夜来寂寞的小店增加点气氛而已。

便利店的老板叫荒木纯一郎,是个三十出头刚结婚的和善男人,也是希的远方表哥兼房东。他和希交替上早晚和中午的班,自然很快知道了混血儿小姐的存在。

时常来换班的时候,看见绘里已经自然而然地擦着柜台,他总要笑话一下希,“我说阿希啊,你应该把薪水给绚濑分一点,要不然,也要请人家吃点东西嘛。”

虽然绘里早就把店里的食物都吃过一遍,然而她还是希望得到售货员小姐的特别招待的——当然,不是肉包和关东煮就好,实在吃太多了。

希每每低头一笑,也不回答。被调侃得多了,她会说上一句,“店里的有什么好吃呢,又不是打发流浪汉。”

——我不介意你打发我,真的。

绘里想这么答来着,不过白领的自尊让她还是矜持地帮着忙,只笑着表示不需要。

 

虽然嘴上没说,但希还是惦记着的。毕竟,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又长相出色的白领小姐不仅帮了自己这么多,最重要的是,自从绘里来后,她的夜晚就不那么枯燥了。

等来了一个周末,希到超市买了越光米和海苔,在灶台前忙活了一整天。周一的时候,她把食盒放在柜台下,支着腮等匆忙跑来上班的绘里。

不过等一波又一波上班族匆匆地来了又去,也没等到混血儿的身影。

中午快要换班的时候,又下起了小雨。纯一郎收了伞在门口的脚垫上踩着靴子上的水,看见希仍然在发着呆。

“可能只是吃腻了吧,”纯一郎叼着烟,“虽然是自己开的,但是天天吃便利店的确会腻呢。”

希没吱声。她坐在平时绘里爱坐的座位上,呆望着玻璃外灰蒙蒙的天。

“吃了吧。”到了下午六点,她率先开口。

她和平常人有些不一样,听不清楚,所以性子慢,自有一份耐性,却也失之迟缓。等了半天,她终于发现等的人和自己并无约定,也就不必再等。

她和纯一郎拆开食盒,取出满满的烤得喷香的仙贝,边看着路上下班神色匆匆的人,慢慢地一块接一块吃着。

“挺好吃的,阿希你偏心。”纯一郎囫囵吞着,满嘴都是碎屑。

“没有。”

“你有。”

无意义的斗嘴没勾起希的兴趣,她望着天色暗下来的街道,又看看见了底的食盒。心底有某种失落浮上了水面,但是她选择忽略。好冷呐,应该早点回去的。

“对不起!”

玻璃推门被忽然打开,映入还在吃仙贝的老板和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去的售货员小姐眼中的,是一抹湿哒哒的金色。

 

ps

任性地又更了,再更的话会开新的一章。

摸鱼摸出豹纹巨鲨肯定不会是我……


评论 ( 17 )
热度 ( 164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