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假如你听见 贺年篇 甜

大家猴年快乐!(鞠躬)



绘里是被空气里弥漫的甜香唤醒的。

好像只要有希在的地方,就会闻到这种淡淡的甜味。

因为俄罗斯的父母早前才来过东京团聚,所以今年的年假反而有点空闲了下来。洋洋洒洒的几片雪飘下来,湿冷的天气让人们行色匆匆,外出的兴致也消散不少。

但窝在两个人的小屋内,总是感觉温馨的。和年前在工作忙碌的日子相比,骤然放松下来,绘里反而有些不适应,本来吃过午饭昏昏然在看着电视上红白歌会前的阵营介绍,不知何时就倒在矮几前睡着了过去。

被香味唤醒,绘里从毯子上爬起,原地跳了跳,放松自己睡酸的手脚。室内的暖空调被精心地重新设定过,她只穿着薄毛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踩着居家拖鞋,就循着厨房传出的轻微声响摸了进去。

电烤架上发出噗滋的声音,浓郁的香味就从上面的年糕上散发出来。另一头的灶上,希正拿着小平底锅,在温水中小心翼翼地热着一碗巧克力酱。在她的手边,还放着一大玻璃盆的鲜红欲滴的草莓。

绘里倚在门边,舔舔唇。

“诶——???”

被忽然抱住的希拿着木锅铲搅酱汁的手抖了抖,甜蜜的黑色巧克力流出了一丝,迅速在灶边凝固。她慌忙拿抹布去擦,又狠狠盯了一眼绘里。

“我来……”外国人从她腋下穿出手来,把情况搅和得更糟,却丝毫没有松开怀抱的意思。

希红着脸拍开她的手挣出来,才拯救了差点冒出焦香的年糕。一边熟练地翻面,一边则用碧色的眼睛狠狠地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好啦……原谅我嘛……”虽然平日是不容易生气的性格,但视线从希的脸到烤炉梭巡几遍后,绘里还是乖乖地垂手认了错。

“you,给咱出去呆着。”

希仍然带着笑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希——希——”

绘里做了个怨妇的表情,跪坐在希的旁边,一遍遍地扯着后者的衣角,却换来对方干脆把助听器摘掉的回应。

矮几上整齐地码着那盆泡着蜜糖的草莓,在小电热锅上继续隔水加热的巧克力酱和一大把长竹签。

绘里咽着口水,看希轻巧地拈起一个草莓,把竹签从尾部插入,然后快速地裹上满满的巧克力酱。比起平日就嗜好的巧克力,这时蓝色的眼睛的注意力,却全部停留在希纤细的,沾着蜜糖的,指尖上。

“绘里亲、”

“诶——诶诶诶在!”

希转了头来,看她惊惶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严肃了整整十分钟的可爱的恋人脸上好不容易破冰,绘里讨好地凑了上去,趁她没有收手,偷了一口指尖上的甜蜜。

“谢谢款待!”

“!!!”

要不是手上还有草莓……面红耳赤的希作怒举起了穿好竹签的甜品。

然而对上了那双笑弯了的如水清澈的眼睛的瞬间,无论如何也生气不起来。最后,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轻轻地把草莓怼到了外国人嘴边。

“lozoyi……”圂囵吞草莓的人笑得十足十就像邻居家那只被投喂了的大金毛。

“叼着。”希坏笑着把自己手指舔净,戴上了桌上冷落好一会儿的助听器。继续专心地穿着剩下的草莓。

穿几个,就往大金毛嘴里塞一个。越到后面,绘里的脸就憋得越红,厨师小姐的心情就越好。

“lozoyi……窝真的……”青筋暴起的俄罗斯人这回总算知道了千万不能得罪当家人这亘古真理。


“下次不准再吓咱,”守岁的时候,希一边剥着橘子一边笑着看绘里,左右手交换着按摩脸颊的样子,“你知道的,咱听不见背后的响动。”

“我只是想抱抱希……”委屈的小绘里吃了大亏,眼睛也亮晶晶地泛着讨人可怜的水光。

“唔?”

“真的嘛……!”绘里被希的眼位扫得脖子一缩。

还要惩罚,小绘里要回家了啦!

“嗯。”本来准备好被弹额头的痛却没有来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温热的柔软。

希在她反应过来前,把橘子堵住了她的嘴。

还是甜的。

绘里迷迷糊糊地把希揽进怀里,咬着那瓣橘子。连鼻腔里充满的都是淡淡的甜味。

无论是烤年糕也好,草莓也好橘子也罢,好像都无法完整地代表这种味道。她把浸着橘子清香的吻贴到希的唇边。一边还在努力地思索着恋人的甜蜜的魔法。

一来二去加深这个吻间,变成了抱坐到一起的姿势。

“明天一起开车回去见叔叔阿姨吧?”

“嗯。”希反应过来新年还没给父母去个电话,不禁脸一红。

“明年……也做烤年糕给我吃?”

“嗯。”

“我还要在上面……”

“诶?”

回头,调助听器。

“开玩笑的。”

绘里噗一声笑出来,面对面抱住希。

“虽然以后还会有很多年,但,新一年多多指教。”


——我想,直到数十年时光匆匆流去,直到我也到耳不聪目不明的时候。

——但愿那时仍能紧抱着你。

——今生何其有幸,能请你指教。



评论 ( 25 )
热度 ( 154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