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真喜欢你啊。
μ'sic forever !

【绘希】对偶像写手的崇拜绝对是心理作用2

希在再一次核对短信地址上的名字,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一家叫再会的酒吧。

如果她知道走进去后所发生的事,大概以后都不会想要再会。

当然现在的希还是慌乱中有点期待的——毕竟,是受到了喜欢的写手的邀请,参加他们的聚会。对于一个宅来说,已经是人生巅峰了是吧!

她轻轻再把小鸟临时带给她的,淡紫色的礼服短裙往下拉了拉,好让它看起来不至于太短,才推门走了进去。

——差点没被里面缭绕着的烟气给熏死。

“咳咳咳咳……”

“希?你来了!”

唯一一把听过的声音在面前响起,希弓着的腰直起来,只看到了一团黑。

面前的绘里——嗯,就是早上一本正经在签售的热门作家,现在却穿了一身莫名其妙的紧身皮衣,身前叮叮当当地挂着好多浮夸的金色链子和铁环,那头令人过目不忘的金发上,甚至还带着黑色的牛仔帽。

对比起隆重如出席晚宴的自己,果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

啊——果然,尴尬到无语才会是标准剧情吧。

“你……”绘里的眼神有点游移,“wow……”

“对不起……很尴尬是吧?”希苦笑着仍然拘束地拽着自己的裙摆,无论如何也无法不介意裙子的长度,更无法不介意绘里的眼神。“嗯,所以说咱还是……”

绘里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伸出手就拉住了她。

“你……太美了,我有点……不想把你介绍给他们呢。”

混血儿迅速转过去的脸上,出现在希眼中的是一瞬即逝的薄红。


“啊……糟糕啊……”

直到浴室水流的哗哗声响起,东条希才彻底放松下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被热水蒸腾起来的水气雾化了的镜子,模模糊糊地映出了女孩平日遮掩在衣服下的姣好曲线,而深色长发下看不清五官的脸蛋上,却隐约可见地羞红一片。

回到寂静的独居的小公寓,耳边却仍然挥之不去酒吧里的音乐声。

音乐声里来来回回某人如流水般平稳的发于耳旁的低语。

明明仅仅是介绍成员,介绍朋友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场合,却令人避无可避地一直脸红到派对结束。

不对……直到现在,惹起一身焦躁的羞红到未能褪去。不止是绘里凑近交通过气息的耳根,就连被牵起的手和不经意擦到的肩膀,全部都,燃烧一样地散发着比热水更热的热意。

希心烦意乱地把自己没入一池热水,抱着双膝深深闭眼,祈求还在刺激中蹦迪的脑袋赶快平静。

然而天不遂人愿,放在手边支架的手机不给面子地响起了来信的提示音。

希叹了口气,用被热水濡湿的指尖抓过手机。果然在提示列表里看到了熟悉的极有象征意义的颜文字。

——希酱,出击成功了吗?有没有成功地,夺取全场焦点呀?

当然是全场焦点了,你简直想象不到在一群朋克和哥特风中间穿着晚礼服到底有多抢眼,大概也就是比大街上裸奔逊色那么一点而已。希默默地在心中再次为自己叹息,双手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地飞快输入起来。

——咱没有问清楚……他们庆祝的地方是酒吧……

——诶诶诶!

小鸟的回复极其迅速,希都能想象她惊讶的样子。

——咱也没想到……真是抱歉啦,辜负了小鸟的漂亮礼服。

——别这么说……那,那希喜欢的那位写手,也没有别的话吗?

什么……什么喜欢啊!……希感觉到刚才稍稍降下去的温度又再次攀升起来。

——她……她倒是说,挺好看的呀。毕竟是小鸟的衣服呢。

——所所以!

——呐……所以应该,不会有下次了吧?

希脸上带着苦笑,在语句的末尾加上一个和表情最接近的表情,叹息着按下了发送。


毫无悬念地,一夜乱梦后,周一就只能顶着原本已经极少修饰的素颜、空着肚子踩着迟到的点跑到办公室。

作为二十五岁仍然单身的职场人,这真是糟糕透了的周末后续。

“东条酱,早安啊。”

“早安……”

努力挤出笑容和同事打过招呼,选择性地忽略掉某些带着嘲笑的眼光,默默地扯开自己座位的椅子,希简直想就此埋在办公桌上长眠过去。

啊……其实我根本不适合和人类打交道吧……!

“希,希酱?”

被软绵绵的声音唤回了现实世界,希依旧埋在自己的双臂中。

“小鸟……咱这就起来画图……”

“打起精神啦……”小鸟噗地一笑,把特意拿来的罐装热咖啡放在她的桌上,抚摸着深紫色的长发当作鼓励,“小鸟觉得,说不好是希酱太悲观哟?”

“说悲观什么的……”

希抻直了双臂,在小鸟轻轻的抚摸中悠长地伸了个懒腰,却依然是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到底是为什么而泄气,却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反正,绝不是因为从昨夜后,数十次查看手机都没有来自某人的联系。

就算是说好的再联系,她也从来没有期待过。肯定不可能的事,才不可能去期待。

“倒不如说,根本没可能嘛……”

从灰姑娘到公主的故事,二十五岁的女青年还在希冀什么的,不是童话而是笑话才对。

哪怕你参加过王子的派对呢。


评论 ( 12 )
热度 ( 168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