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对偶像写手的崇拜绝对是心理作用3

小更一段,如果明天有时间会继续更新在这里,请大家保持关注。

啊对了就是这么突兀地……啪了个爽……


绚濑绘里就像是一阵飓风,她袭来的时候把所有的节奏都打乱了,然而当飓风过境,又全都复归原状,好似从未发生。

复归原状呐。

希默默地叹息了一声,不再去看某个人的状态更新。转而从后台走出来,找到了还在忙碌布置着展会场地的好友。

“小鸟酱,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她环视了一下,摊位上已经贴满了连夜赶出来的深红色玫瑰花,丝带也在有条不紊地结成蝴蝶结安放在花束附近。就连其时值班人员的座位和桌子,都已经铺上了红色的丝绒桌布和椅罩,显得隆重又浪漫。

希是一家成人用品会社的社员。作为销售部的一员,负责的是商品包装的设计和某些商品节的促销策划。她和小鸟现在正在布置的就是即将要在东京举行的全国成人用品商品展。

这个行业,虽然第一次听起来会有所顾虑,但是当它成为工作之后,希就失去了少女心的矫情了。刚大学毕业、初入行的时候,希还会在前辈和上司提及性/用品类别形状或者功能的时候脸红,但久而久之,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甚或者,可能连自己都有种觉悟,作为四舍五入快要接近三十岁的女性,如果还在单身的话,某一天可能真的要用上自己会社的产品了。

那简直就是人间惨剧加讽刺剧。

希甩甩头想要把那点不好的预感从脑海里驱逐出去,她左顾右盼,希望在中间找点事情做,好歹忙起来才不至于总是担心些奇怪的事情。

“啊……咱去给大家买点热饮吧!”

“那麻烦你了,东条桑。”

希记下了位置,就离开了自己这片展区,往远处的自动贩卖机走去。

事情明明发展到这里还是很正常的。完全没有不正常的预兆,至少从希的角度看起来。

==============================================

“啊————————————!!!!!!”

“嘭!”

从卧室内传来的尖叫让绘里几乎把平底锅里煎得喷香的培根全部抛出厨房窗外。她顾不上思考就跑到自己的卧室撞开门,正想开口,迎面就是一个枕头。

“这里是哪里?!”

赤身裸体的紫发女人惊吓之下连关西腔都是跑调的,高音一直下不来,接住了枕头的绘里慌忙解释。

“这,这里是我家……希,希你冷静点!”

怎么冷静!!现在这个状况下谁能冷静!!

希的内心还在亢奋地尖叫,双肩就被绘里一把按住了。

碰触到肌肤让羞耻感瞬间升到了顶点,绘里几乎用了全身力气才勉强压住了要窜上天一样的希。

“放松……放松,别害怕,你认识我的,我是绘里……”绘里把希连着她死死抓住的被单一起抱到怀里,一边拍着她的背,并尽量不要触碰到没有被被单覆盖的地方。

虽然昨晚她早就……摸了个够。

“咱,咱,和你,噫——”

“你再叫我就亲你了。”

惊吓之下猛地抬起头,希还不忘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绘里不禁噗地笑了出来。

太可爱了。不知道怎样去形容的,这种生涩无助到让人怜惜的表情。

“安静点,听我说?”

她松开了神经紧张的希,整了整身上还围着的围裙。她早就沐浴洗漱过了,蓝色的眼睛充满着神采,完全看不出昨夜的疲劳和连日来的劳累,话语间还带着牙膏里清新的柠檬香,和少许的,培根和鸡蛋带来的食物香气。

又是一个和前两次见面完全不同的形象,让希越来越看不清这个人了。她低低地点了点头,仓促间胃部又发出了不争气的声音。

“我做了早饭,吃着说吧?”

希认命地再次点了头。毕竟人在屋檐下,自己现在,是连个衣服都得外借的状态,还是……识趣点比较好吧。


“我们昨晚只喝了一点点啤酒,你应该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吧?”

希一把把半熟的蛋黄戳破了,蛋液流了一碟子。

“唔……”

是,真是尴尬得很,和喜欢的二次元写手在成人用品的会场上遇见,对方是准备彩排的歌手,自己却抱了一大堆饮料迷路在会场方块内。

啊当然,这些事比起自己宛如缺心眼儿一样答应了彩排完跟别人走,还去了别人家“讨论”下一本小说的设计最后讨论到了床上……

这完全是应该喝个五六瓶烈酒直接断片忘记得干净的事情啊为什么要记得还要记得这么清楚!

清楚到自己被做到失去意识前在想着的不是“舒服”而是“这人的眼睫毛好长眼睛好蓝”这种毫不浪漫的事情都记得。

希相信自己在戳着这个鸡蛋的时候,绘里有理由推测她和母鸡到底什么仇。

“所以说……”绘里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对面的鸡蛋,又望了一眼套着自己宽松的T恤,颈项间还能隐约看出红点的人。

“咱要回家。”

“啊?”

“请借给咱衣服咱现在很乱还不能用正常的逻辑跟你说话如果得罪真是非常抱歉但是吃完之后咱想回家。”

看看再睡一觉的话,醒来会不会只是个春梦。

那样或许还好点。


“希,稍微……把腰抬高点、”

身上的人一头淡金的长发全部散落,被粗放地一手抓到脑后——就这么个普普通通的动作,竟然看得面红心跳,忘了回答。

细长有力的手指之间,漏出的柔顺卷发,目光放肆蜿蜒下移,到看得见血管半透明肌肤下的锁骨,到毫不避讳的饱满胸部。

对方美得惊心动魄,几乎可以抵消某些顾虑,让人接受这样的一夜情,这样仓促又没有准备的禁忌情事,甚至开始觉得其实不错。

——不对……希艰难地在喘息的间隙寻找着自己的理智。

“不错才怪啦!”

日光灯管,办公转椅,巨大的电脑屏幕和数位板,凌乱地散落着纸笔杂志的桌面,充满着真实和熟悉感的画面瞬间把希从光怪陆离的梦境中抽离。

倏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惊醒,她才发现座位前前后后被吓到的同事们都面面相觑,一时焦点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希酱……”

看着希的脸又红又白,小鸟试探性地问,“是不是午休做噩梦了?”

真是噩梦就好了。

唔……跟喜欢的二次元只有数面之缘的写手上了床,咱如果说是床先动的手,你们相信吗?

希咬着自己的唇,努力忽略掉自己居然还继续在回味那夜——在白日晃晃的大中午,当着同事的面,午休时——这样的事,姑且当作419之后出现的第129个出现的异常,和手机里来自绘里的短信和电话一起搁置着。

如果要摆脱梦中情人的话,装失忆和人间蒸发哪个会更有效?双管齐下的话……

醒醒!后天就是你的死期根本别想逃避!希揉着自己的眉心,压下焦虑到抓狂的冲动。

她可以装失忆,却无法逃避工作。而后天的展会,一天八个小时,东条社员要驻场,而绘里大大要!驻!唱!


评论 ( 27 )
热度 ( 16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