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对偶像写手的崇拜绝对是心理作用4

这一章应该叫,论何时都能撩妹技能的重要性……



思量再三,希还是老老实实地把事情告诉了小鸟,在展会的前一天。她可不想在办公室丢脸了之后,再在人来人往的展会被戳破不仅身为大龄二次元还和同性一夜情的事。

她可不是在期待绘里出现在自己的摊位上……强迫自己对她负责这种事……

出乎意料地、小鸟却没有对整个画风都相当不对且叙说极其凌乱的故事表现出太多的惊讶——要是平时,希是有自信即使小鸟假装平静也能识破的——但显然,现在的她早已没有这种悠然了。

毕竟是关于自己的感情,作为普普通通、前二十五年毫无恋爱经验的女孩,任理论知识再充实,也只能乖乖认命,寻求闺蜜的帮助。

小鸟由始至终都没有浮现出夸张的表情,即使在希说出“那个人也同是女性”,蜜色的眸子也只是略抬起,嘴上却没有打断过希的话。

“所以……”希把面前的啤酒喝下去一大口,蹙着眉头,“明天该怎么办……”

半空的铝罐被她捏得卜卜作响。

小鸟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显然地,她也不可能回答。她只是伸出了没有拿着罐装啤酒的另一只手,安抚地轻拍希的后背,到希眼里的光都渐渐隐没起来,才淡淡地开了口。

“那么,希酱心里,是什么感觉呢?”

“无论明天绚濑桑会不会来找你,至少,先问问自己到底要怎么对待才比较好吧?”


几乎是一夜无眠,清晨六点就自然醒来的希,早早就带着黑眼圈来到了会场。为了方便参展商布置,会场没有封闭四门,给门卫查看了工作证之后就顺利地进去了。

巨大的落地玻璃反射着晨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整齐划一的摊位,每个都是参会人员精心布置的成果,在空无一人的展会大厅展现着几何与明暗交错的美感。

希站在二楼的自动贩卖机旁,倚着走廊的玻璃围栏俯瞰着中央的舞台。

一周前绚濑绘里站在“再会”的小舞台上弹吉他的样子还清晰可见。她就站在台下,靠得那么接近,头顶上的射灯投射在绘里的金发上所散发出来的光晕都还记得。

自那之后,每夜都在自己的梦里闪耀。

她双手晾在围栏的金属扶手,手心里的浓缩咖啡还温着,嘴角在阴影中悄然扬起了笑容。

过了六月就正式迈入准三十代的自己,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习惯于在网络世界消磨时间了。从小父母辗转日本各地,在年幼的自己,留下的记忆就是一次次的融合和分离。

曾经答应过不少的再会,到最后也只剩再会而已。

到最后,她已经习惯于这种若即若离了。她变得懂事,变得洒脱,变得大大咧咧,变得熟悉于在陌生的异次元里寻找乐趣。她是办公室里的大姐姐,也是沉迷二次元、三次元里得过且过的单身阿宅。

哪一面都是她,哪一面也都不是她。

所以,小鸟的那个问题,她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她只能等绘里来回答。

希的拇指缓缓地在已经喝空的咖啡罐上压印的文字上摩挲,又深吸了一口气,才把它投入垃圾桶里,转身下了楼梯。


希不是没有幻想过,等今天SG小乐队走来,她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抬头和那个漂亮的混血小队长打招呼,她都想好了既不显得很生疏,又不至于失去主动权的第一句话了。

结果绘里却没有来。

“今天的希姐姐好奇怪喵……”今年的新实习生,是个充满精神的女孩子,带着奇怪的口癖,一边在登记着运来的商品样板,一边不安分地用手肘戳坐在旁边的带着眼睛的安静女孩子。

“凛酱……!”另一个孩子压着嗓子,眼睛从眼睛背后偷偷地再瞧了一眼站在摊位面前的所谓看板娘。“虽然我也觉得今天的希酱不太好……”

“简直就是移动的低气压呢喵。”

“偷懒可是要扣盒饭哟,花阳酱、凛酱~”

两个人同时背后一凉,在原本越靠越近的脸中间凑出来一个亚麻色长发的脑袋,吓得两人几乎朝两边跌下椅子去。

不过小鸟却仍是笑眯眯地、没有要继续捉弄下去的意思。

“希酱——”

“……呃嗯?是!”神不守舍的希,方才还抱着一大叠宣传单,呆呆地站在摊位前,也不知道主动去向经过的人介绍。但是好在被小鸟强行换上了短裙、扎起了清爽的马尾,凭借着秒杀了隔壁左右的身材优势,居然吸引了不少人过来主动索要传单,一时没注意,胸前厚厚的一大叠已经减少了一半。

她松了口气,才回应小鸟。“后面需要帮忙吗?”

“不是哟,只是快要午休了,不如过去中央区那边看看吧?”小鸟微笑着,“那边的乐队表演已经很热闹了哟。”

“……”本来是要拒绝的,但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小鸟已经朝凛和花阳努努嘴,挽着希的手往中央区响着音乐的方向走了。


SG上午已经演出过,就在后台休息,下午还有一次上台。希无暇去想为什么小鸟如此驾轻就熟地摸到了后台,就已经被带到了有着一面之缘的妮可他们的面前。

真姬和妮可好像正在讨论着什么,在闹哄哄的喇叭后连比带划地,没有注意到来人。海未斜靠在舞台后,脖子上挂着毛巾,看见了两人挽着手走过来,愣了一下。

“小,小鸟……”

希瞪大了眼睛。

等等……

这个SG里的大热写手,传说中的活着的大和抚子园田海未……认识小鸟?

天呐快告诉我拿错剧本了好不好!


接下来的五分钟,希都是一脸面瘫地看着小鸟高冷地在询问情况。

本来柔美可人的女孩儿,不知道为什么,对着海未就冷淡得很,反而常被粉丝形容作冰山的园田,不仅问什么答什么,还居然一直努力地挂着笑容——嗯,说努力是因为努力得都看见脸上激动的红晕了,如果不是她欠了小鸟钱,那估计是她真的相当在意这个女孩子。

希一时之间还理不清网络写手兼歌手和自己的同事之间的关系,但是从两人的表现看起来,说是普通朋友绝对是骗人的。

“希酱?”小鸟满意地从海未口中得到了情报,却只淡淡地点了点头,就无视对方闪闪发光的金色眸子,拉过了希。“绘里没有来。她好像生病了……”

“生病了?”

“小鸟已经给你拿到地址了……”小鸟不由分说地推着希的双肩,又从人来人往的后台中挤了出去。

“但但但是咱……!”

“下午这里有小鸟和凛酱、花阳就可以了……来,出口在那里……”

“小鸟……!”

到底为什么你比我还急啊……!

希哭笑不得地被直接推到了展区出口的通道里面。小鸟把经过摊位时顺来的包塞到她怀里,脸带着不容多说的微笑。

“加油,晚上就不要惦记展会了,好好和绘里探、讨、人、生吧!”


为什么想工作都不行还要被吩咐来关怀自己的一夜情对象即使她文写得好长得漂亮又会玩乐器还会撩妹最重要是技术也很好但是我也好像没有义务来探病毕竟还不是恋爱关系就去人家家里感觉真是……

等等,“还”不是?

希愣在路上的时候,手里已经提着要带去绘里家的慰问品了。哦不,抬头再看看门牌号,都已经不是在路上而是在门前了。

嘴上说着不乐意,行动起来比上班还快。

她无奈地再次在内心里鞭挞了自己一次,然后在大衣口袋里掏出了小鸟从海未处勒索来的备用钥匙。

“咔哒”

“请问……有人吗?咱是东条,是被拜托来看望绚濑桑的。”

希伸头看看屋内,门廊和客厅都没有开灯,静悄悄的,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喊了两声,也没有任何人应答。

“那……咱进去了喔?”希心里祈祷着不要看到什么奇怪的场景,一面轻轻地带上了门。因为在门边没有摸到电灯开关,她只好举着手机摄像头的闪光灯充作照明,往里面走去。果然,在最里面的一间房内,透出了昏黄的灯光。


绘里发着烧。月事的到来和连日的乐队练习一下子就击倒了她,这两天一直都只能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今天是乐队第一次进行大型的商演,她怀着缺席的愧疚拒绝了好友们留下人照看自己的心意,光靠着抱在怀里的电热水袋汲取能量,已经快要躺到意识涣散了。

昏昏沉沉中,一次又一次地看着毫无动静的手机——一如既往地,只有line上SG的聊天群还有来自好友的问候。

到下午的时候,一直不怎么发言的海未却突然传来一句话。

“你没有在家做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真是……都用什么眼光看我啊这个木头!

绘里回了一个省略号。

“到底什么时候……希会回复我啊!”她抱着还有一点温度的热水袋,翻了个身,把手机甩到了枕头的另一边。“什么时候才能接受这个事实嘛……”

她还是没法接受自己是变相被甩。当然别人也没同意过这个说法。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眨了好几次眼睛,到最后才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

“诶——!!???”

“hi……”希本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玩手机,看见她跳起又蹙了眉头,“看起来你精神很好。”

“不好不好!”

当然不好,躺了太久,忽然起身,绘里觉得自己都看见了星星在天上飞。

“你……是希?”她可笑地用两手稳住脑袋,试图让摇晃的视线稳定下来。“我是在做梦吗?”

“还会开玩笑嘛。”

希站了起来,又半眯着深绿色的双眼,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啊——你别、别走,别生气……”意识到希要离开,绘里按着自己的肚子,方才激动到发红的脸蛋刷地变白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

“什么?”

“唔?”

“你真的怎么样了?”

看着对方紧张并不比自己更少,不知道哪里反而生出了一股调戏这个混血儿的冲动,希勾着嘴角,站在房间的门边,整暇以待地欣赏着绘里半梦半醒不清醒的表情。

“我、我我我生病了……”

绘里越说,话音越低,金发全部耷拉下来,病中发红的眼睛看起来确实可怜兮兮。

“要希抱抱才能好起来。”


评论 ( 31 )
热度 ( 187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