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真喜欢你啊。
μ'sic forever !

【黑道奸商笨警察】(九)信号

救命,最近真是事多到吐血……

并不甜也不是贺文但是!!

你们看在我居然填坑了不来给个摸摸吗!

信号的意思有两个

呀写故事还废脑子这咸鱼也是没SEI、了

 

 

奈良,是公元七世纪左右,日本天皇因为仰慕汉族文化而仿照唐首都营建的城市,历经千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仍完好地保留了不少唐制建筑,奈良也因此闻名于世。 

这里的夜晚,比东京要少上几分炎夏的燥热。没有这么多摩天大楼,晚间的凉风得以城市的木制古建筑群中悠然穿梭,白天的热度也消退得更加及时。

这样的夜里,园田家的家主正倚着走廊的支柱,默然地站在风里。头上是一轮淡红的上弦月,海未抱着自己的双臂,风把她的和服下摆吹起,深蓝色的长发却因为过分的柔顺,服贴地垂在略显单薄的挺着笔直的背上。

银光把灯笼的弱光掩在身后,静静地映在她端丽又素净的五官,眼睛犹如琥珀般,似乎会因为里面的世界太深沉寂静而把外物吸进去。

背后传来规律的脚步声,辨认出来者之后,她等到对方来到身后,才转过头来。灯笼的光随着风微微晃动起来。

“家主,这里风大。”敬司被海未忽然转来的、夜色中的闪飘忽的光的眼神所摄,脚步不由自主地在还有点距离的时候停下了。略顿了一下,看海未并无开口的意思,他又举了举手臂上搭着的、为她准备的外套。

“我带来了衣服,给您披上吧?”

看见海未微微颔首,他小心翼翼地滑前了半步,双手张开衣服为她披上,又仔细地拂平了衣尾,才退回原地,躬身等待。

“敬司,”海未一手拉过外套的领襟,依旧环抱着自己的双肘,一边望向澄净夜空上的月亮,“我们多少年没有回来了?”

敬司微微一愕,斟酌了一会,“上次把二小姐、三小姐他们接来的时候,是我同和也来的。”

“嗯,哦、”海未才记起和老家久别的,只有自己。她吁地呼出了一口气。

“我已经近十年没有回来过了。”

十年前,当海未的父亲园田清正最终决定把长女海未作为继承人培养,就把她单独带到了东京,和两个妹妹彻底分开。而海未还称得上幸福自由的童年就此终结,直到清正去世为止,她再也没有亲自踏足过这片成长的故土。

不止人不曾回来,当日威望隆重的父母也去世之后,恐怕这里的分家和旁支,没有多少人会认得出自己这个钦定的“宗主”。甚或说,大部分下属更熟悉的反而是清正的左膀右臂宫城。

“只怕明日,这里不会有多少人肯买我这个宗主的账。”

“家主……”

他想说点什么,但又似乎不太妥当,只讲出了最无足轻重的半句话。

海未摇摇头,示意他不用出声。眼下,她还需要一点时间去理理这边的关系,思考她明日在会议里该充当的角色。如果可以,最好还有一点点鼓励。

可惜这不是园田家会有的风格。

敬司默默地伫立在她的身边,等待这位未满二十三岁的年轻家主继续沉思,然而海未却并没有继续下去。相反,只不到一分钟,她放弃似地收回神思,嘘了一口气,“明天要和这边的成员会面,你先带着人去,代我安排一下。”

没想到是这样的突然的任务,敬司忽然觉悟到海未的深意,绷起了腰背。“是!”

“打点好,我不想有人说本家的闲话,更不想有人看轻了我们。”

“是!”

听见敬司的应答,海未不再言语,她收了收外套的衣摆,低头想了一下,又吩咐道,“今晚,你来值守。……告诉宫城,夏天疲惫不用他值夜了,让他休息吧。”

“……是!”

直到海未缓缓走回房间,敬司还紧紧地拧着浓重的眉,立在原地。他可不能再让上次的失误出现一次,不管海未在戒备的是谁,他都要有着除海未外谁都不认的觉悟。

========================================================= 

资料的清点一直持续到了周日晚上的十一点。

从警视厅回到家,松快地洗去一身浮尘,时钟上的长短指针已经交叠到了一起。小鸟肩头搭着宽大的白色毛巾,亚麻色的长发发尾还带着水珠,她却不想理会,只把自己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瞥见了桌上的淡黄色手机呼吸灯深浅交叠地闪着,她伸出手,把它捞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在脑海中闪过了一个现在还不算熟悉的名字。不过想起那位大和抚子的生活作风,她又打消了自己的妄想。

果然是line上穗乃果传来的,询问是否平安到家的消息。

——当然了,穗乃果酱、花阳酱也到家了吗?

末了还加上了标志式的,小鸟模样的颜文字。

——那太好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要早点休息哟~!

轻轻地再次感叹穗乃果的精神劲,小鸟才拖着脚步走进寝室,甩手把毛巾搭到沙发上,打开了吹风机。

自己的发丝被热风扬起的时候,再次想起了某人的,柔软的深色长发。不知怎么的,心里一动,又放下了手中的机器,想去客厅拿回自己的手机。

看到来信的人名,她蜂蜜般清透的眼睛泛起了一丝兴奋的神采。

海未不怎么用社交软件,短信里也如同书信一样,是正式的书面语。

“只是问候的话…也这么认真吗?”小鸟仔细地看完接近字数限制的问好,嘴角也扬起了笑。

看着这精心编排到限定字数内,又一本正经的并不“随意”的问候,就可以知道那个一丝不苟的人花了不少时间。

 但是她却没有像海未一样,正经又老实地回复,想了三四秒后,她直接在消息栏目里按了致电。 


“你、你好,小鸟…”

那边的人显然没想到手机会直接响起。

“今天过得怎么样呢,海未酱?”

小鸟的手指在拨弄着半湿的长发,语调也如同滴着水,带着点温热的柔软质感。

“我……还总算不错,平安到达了。小鸟呢?”

她听见了对面似乎轻轻一笑,自己的嘴角也就随之不自觉地勾起。

“……小鸟呀……马马虎虎吧,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线索呢。”

“……”

对面的人并不马上回答,取而代之是不短的沉默。小鸟有点后悔把这么个暂时还是无解的问题抛给了那位严肃的家主,她赶紧思考着要继续说点什么。

“不、不过……”

“我认为,小鸟的话……”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静了下来。

“噗、”察觉到对方的声音比自己还要紧张,小鸟快乐地用尾指敲着手机后壳,“还是海未酱先说吧,小鸟的话怎样呢?”

“……我认为,小鸟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肯定、会找到你想要的答案的、”

认真到极点的声音,如果不是知道她只是在描述一个可以说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大概会以为她在发誓吧?

这样的人,这样的海未。

小鸟的笑容越来越明显,直到差点把清澈的金色眼睛都眯起。

“小鸟也是喔,海未酱的话,这次旅行一定会顺顺利利、”

把笑容延续到话语的话,对面的人会不会感觉到某些信号,会不会也跟着笑出来呢?如果可以的话,就太好了。

“我……不太确定他们会不会承认我。”海未默然了一会,忽然自嘲般地低笑,“毕竟,只是个女人,又太年轻。”

她想起父亲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自己将成为园田流继承人时,大多数弟子和旁支家主们的反应。虽然没有敢于直接发出嗤笑,但眼神中的惊讶和不屑,几乎是海未训练时惯例会出现在脑海的恶感。

“但是,并没有比海未酱更适合的人选吧?”小鸟不等她继续,就直截了当地说,“海未酱不相信自己的话,不就相当于,也不相信父亲吗?”

对面传来长久的沉默,比之前的还要更加地寂静,似乎连呼吸都不可闻了。但是话说出来后,方才还计较自己是不是干涉对方隐私太过的担心反而一扫而光。

不知道为什么,这阵安静反而更加令人心安。

小鸟在静静地等待着。

良久,对面才传来一声低声的应声。

“是、”

“我会为了小鸟的话而努力的。”


 


 


 


 


 


 


 

 

评论 ( 5 )
热度 ( 82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