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文随便看,你们能看我很高兴。



μ'sic forever !

【海鸟】夏日纪事(续)

4/27修改完成。

=========================================================

本来说要写清淡的恋爱,最后还是……但还是写得很高兴。毕竟我也是个,在书店长大的,住在有山有水的小城里又喜欢骑车的人啊(笑。大家会喜欢这样的故事吗?

 

十月下旬的时候海未陪着小鸟去办手续。出国不是小事,小鸟在东京任教的妈妈也难得地请了假回来,但女儿却执拗地坚持自己跑腿,到探出阳台看见门外直立着等候的女孩轻轻地接过小鸟的提包,才挑着眉头看了眼默不作声微笑的丈夫,最后也只好跟着笑了出来。 

风已经带了秋意,小鸟坐在海未问姐姐借来的自行车后座,终于一偿所愿体会到了希所谓的浪漫滋味。可惜无福消受,上车不久就颠得尾椎发疼,又不好叫海未停车——她可是用上了撒娇才说服了安全第一的店长小姐骑车出行。

揪在腰间衣服的小手越抓越紧,话语也渐渐地少了,海未默默地减速停了车,靠在路边屋檐的阴影下。

“怎么了?”

看了水汪汪的红眼睛,又看看扭捏的人儿,终于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坏!”重新被风扬起的洋装裙摆下露出的白皙双腿,小鸟一边呜咽着一边靠向海未的背。驾驶员的外套叠成整整齐齐的正方形,安稳地替她承受皮肉之苦,但海未少有的坏笑还是让小鸟气愤不已,替她遮风的环着的双臂环得更紧。

“别闹……危险、”

“海未酱坏蛋!”

“哈哈……痒,会摔的!”

 

资料寄出之后,两人相处的时间变成了可知的有限数。

回去的路上纤细的女孩怅怅的,总是轻快地跟着脚步弹起的那撮毛发也有气无力地塌着。海未推着自行车,也不催促。被压过的外套还带着点可笑的皱褶,她吸了吸鼻子,笑了起来。

“去看穗乃果?”她这么建议。

“为什么?”

“小鸟看见穗乃果,每次都很开心。”

深色长发的女孩这么笑道。她清楚自己没有什么幽默的天赋,爸爸妈妈在这点上似乎都分配给了姐姐。好在她足够慷慨,又愿意为喜欢的女孩绕更多的远路。

“笨蛋……”

小鸟停了脚步。在迎向年轻恋人的疑惑目光时,脸蛋凑了过去。

秋天到了呀,嘴唇也凉凉的。

 

过新年的时候,小鸟和爸爸一起去了东京。而园田一家则还是在小城里,打年糕和参拜,每样都做得一丝不苟。

海未在神社出来的时候,还是没忍住,撇开了八卦心大起的姐姐和她的金发友人,哦不,是恋人,走到了角落给小鸟打电话。

“新年快乐,小鸟!”她看见自己嘴巴呵出白色的雾气,幽幽地散在晚空里。

“新年快乐呜咪酱!”

那边似乎比这里要更热闹,但电话还是在拨出的瞬间就接通了。

“我给你挂了个绘马。今年会很顺利的。”虽然被嘲笑就像妻子为远行的丈夫祈福一样。

她的脸冻得红红的。

“呜咪酱穿上和服了吗?”道谢过后,小鸟的问题有点出乎海未意外。

“嗯。”

“那么以后,也要穿给小鸟看。嗯……每一年、”

海未掀了掀自己的衣摆,脸上的红色更浓了。

“唔。”她觉得喉咙有点哑,好久才这么挤出一个好字。

“海~未~酱”

才挂掉微微发热的电话,就听见了绘里在远处的呼唤。金发的人卖力地招着手,自己的姐姐却在一旁偷笑。“下雪啦~我们回去吧!”

“好!”海未小心地把手机装进袋子,然后小跑了过去。

 

樱花开了的时候,小城里的两间学校同时送走了又一届的毕业生。

风送着樱花雨,花瓣纷纷扬扬地飘了满天,在即将迈入社会或是成为大学生的孩子们的衣襟,帽檐或是书包上将落未落。

小鸟和穗乃果来到的时候,正看见衬衫纽扣被揪掉了好几颗,外套也狼狈地不知所踪的海未。站在树下,悄然地朝两位朋友露出了苦笑。

“海未酱还真是受欢迎,看起来就像刚出炉的可乐饼,哗一下就被……噗哈哈哈哈哈……”

穗乃果大迈步地走在前面,两个手模拟着动作。

小鸟有意无意地牵过海未的手,又嫌不足似的,把自己软软的十指交握过去,然后扣紧。

她浅色的鬓边留了一抹樱色。海未丝毫不作反抗,只是微笑着默默端详。

还是不要告诉她。

 

虽然一直都有海未学习很好的觉悟,但是当东大的通知书送来书屋,小鸟还是被悄悄地吓了一跳。

店主小姐还是一副温然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恭喜,……海未酱?”

被她瞧得不自在,小鸟只好先讪讪地开了口。

“只是想着,既然能努力,就尽力地试一下。”说起自己的时候,海未总是淡淡的,虽然小鸟还是知道,她从来就是这样。

“毕竟姐姐都能考去绘里的学校呢。”

应该是没有责怪的意思。

但是却肯定是遗憾。

“对不起,小鸟……”

低下头看见了海未洁白的鞋子。

被靠在书架旁热吻过,以致于恋爱中的少女一旦被挤在书架旁,脸就先不由自主地红了。

她一时坏心起来的恋人露出了被提醒的表情。

“入学考试,让我给你复习吧?”

没能成功地回答。

虽然答案肯定是“好”啦。被吻住的小鸟还是有点点的不甘心。

 

 

“不可以强迫小鸟做奇怪的事情哟。”

提早来为海未安置宿舍的希临走前,不,应该说是被恼羞成怒的妹妹轰出宿舍前还不忘调戏一把。

“你们才是!”

“咱和绘里亲是你情我愿的啦~”

欢快地跑向等待的金发的人,希说不出的痛快,好歹算提前离家的一点补偿。

姐姐远去的声音还在刺激着薄脸皮的女孩的神经,她甚至不好意思去看小鸟。

小鸟的入学考试在七月,海未提前申请了宿舍,两人一起准备资料,本来是很正常的。但小鸟却不知怎样得了妈妈的应允,并不需要到母亲的宿舍去而是留在海未这里,强烈的同居感让两人独处的时候都害羞到不行。

“要不然……小鸟还是回妈妈那里?”

看着海未快速地清理着剩下的行李,又憋红着一张清秀的脸默不作声,小鸟担心这个保守的恋人是不是有点生气了。

“为什——”

海未惊得一回头,正撞上小鸟那双无论何时都惹人爱怜的圆润眼睛。

 

“所以……”

被热炙的呼吸贴近,小鸟像害怕被烫伤了一般地微微颤抖了下,紧紧地抱住了对面同样紧张的人。

“剩下的单词,还背……嗯、”

海未从来没觉得自己的恋人有这么热衷学习过。英语也好数学也好,明明在做题的时候总是分心。

“小鸟,能不能,认真点?”

至少在接吻的时候闭上眼睛。她有点想笑,然后惩罚性地亲上了小鸟的眼睑。

“嗯,海未……酱,不反省一下……嗯……自己吗?”

浑身都是甜腻的汗,兀自在嘴硬。风扇的凉风簌簌地吹过两人的刘海,觉得热,又觉得这热度似乎可以忍受,或称得上刚好。

少女的挑衅没有得到应有的愤怒,海未还是不快不慢地轻轻吻着,试图让恋人敬业一点。她用舌尖轻轻地描过唇线,慢慢地感受到小鸟抓在自己背心下摆的手越来越紧。

真是不好,海未越来越清楚自己的小把戏了。

小鸟哀哀地透了一口气,只好放任自己好好去体会恋人深不见底的温柔,直至自己失足下沉,被永远被囚禁在这平静温暖的眼底。

 

八月的机场,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少。

小鸟的爸爸妈妈在场,自己也不好意思做出什么不舍的姿态。海未静静地看小鸟在爸爸抚摸头顶的时候,眼底透出些微红的神色。

她还是站得很笔直,白色的球鞋和短裙,干净平整得一丝皱褶也没有的衬衫,隔着有点远的距离,好像还是一年前站在十字路口等待的那时。

小鸟一一应过父母的嘱咐,终于还是小跑到了海未的面前。还没开始离别,她已经先自开始想念那些关于小城的,可乐饼和自行车的晴天和雨天,开始想念海未青白的抽着书签和掀开扉页的指尖了。

登机的广播在有条不紊地轮番播放着国语和英语。人群开始自觉地在登记台前聚拢成队。

小鸟捏了捏海未的手,温润的眼睛里全是不舍的情意。

“等我。”

就像等一个既定的,会来临的夏天。

评论 ( 18 )
热度 ( 112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