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对偶像写手的崇拜绝对是心理作用5

恭喜本宝宝时隔四个月整……重新开始填起了这个坑的第一铲土(一洛阳铲砸死你)

一个一直在天上乱飞的奇怪的网红VS成人用品设计师的奇怪的故事……我是真的编不下去了hhhhhh



睡了……又睡了!

东条第二天从自己的偶像床上弹起的时候,完全是一副不打算原宥自己的表情,差点让绘里以为自己睡的是动不动就喊着“对不起小鸟”去切腹的园田武士。

好好好,事情发展得太快,在两位当事人仍然沉浸在各自的妄想里逃避现实的时候,我们再来把之前的情节回放一下。


时间倒流到十小时之前。

希端着粥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发现方才还在情意绵绵地发动自带电眼的病员已经坐到了电脑面前。

“休息的时候,还要忙着看电脑吗?”

希寻了个桌子,把小粥锅端了出来。出人意料的,厨房的小冰箱内,常见的食材一样不少,她原本以为混血儿会是那种……

“哪种?”绘里摘下眼镜,勾了个轻松的笑容。“天天混乐队半夜抱女孩子后起来写文的太妹?”

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希脸上一热。“至少,以为跟咱不是一类人。你们过得很……充实吧。”

“嗯?”

绘里从电脑桌前站起来,接过希手里的东西。

“你是说,忙?”

“不不是,”希发现自己有点害怕那双温柔的蓝眼睛,尤其是等待自己的回答时。“咱的意思是,你们看起来,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她像是轻轻地感叹,“和我们这种日复一日过日子的普通人,还是很不同啊。”

“好吃。”绘里没有直接就着这个话题回答,先把炖得糯香的白粥送进嘴里一勺。照顾到病中的人没有什么胃口,希还带了些小菜,虽然也不是正餐的时间了,还是满满当当地放了一桌。“但是我觉得每个人的工作都是有意义的,而且,希的工作就很棒啊。”

“你是指,每天对着一堆情/趣用品,然后去想怎么把他们卖给饥渴的单身男女们……”

闷闷地说完,希又自嘲地笑了一下。

“不是哦。”绘里的眼睛好像是因为发烧而分外地泛着水光,轻飘飘的一眼硬是让人误会到其他地方去,她注视着希,脸上也收起了习惯的嬉笑,“希说得不对。”

希发现,即使他们发生过那种关系了,但从未这么认真地对话过——认真是从绘里的表情读出来的。

她从未想过要这么去形容自己所属会社的产品。她很清楚每个型号的特点和功能,但从未这样定义过他们的用途。

“情/趣用品是带来满足和幸福的产品,无论对于情侣还是单身,它起码提供了一种选择。”

——还不想等到单身到老,自己用上自己包装的产品那天。

看着绘里一脸认真地说着按摩/棒的希,想到了自己曾经浮起来的那个担忧。

自己又是为什么,会和她发生关系的呢?

她以为对方是个私生活凌乱不堪,游戏人生的人,但她却是工作狂、有责任感、生活健康和宅家派。她以为对方一时起意,和粉丝在一起睡觉,见面时再说要发展恋情,只是惯常的“礼节对待”,但她却一本正经地说着恋爱的选择权。

所以自己又是为什么,对这个固有形象已经颠覆了的当红作家仍然有着感觉,而且,似乎还更加强烈了。

“希?”

绘里微凉的手一碰到希的脸颊,后者闪一样躲开了。

“抱歉,我的话冒犯你了?”

“不,不是的、”希倏地站起来,她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了,急切地想要逃离那种会让人溺毙的眼神。“你吃完了?咱去收拾一下……”

“不用了,怎么能让你继续做这个。”绘里的金眉皱起,似乎是扯了个苦笑,“你能来,其实已经……”

她的腰背往后稍稍一倒,好像进餐时的精神气消散,整个人露出了原本的病容来,半个身子也陷入了餐桌上吊灯映照不到的阴影里。

希叹了口气,还是端着餐具去了厨房。


清理工作结束后,希想了想,在微波炉里热了牛奶。

等待加热的时候,她还是折回了绘里的房间——不出意外看见对方还是坐回了电脑前。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了轻微的抱歉,她主动地把手伸到了作家的脑袋,五指舒张轻轻地按摩。

“你今天不应该工作了。”她觑了一眼桌面打开的密密麻麻的文档,觉得刺眼,又移开了视线。

“……嗯。”

大概是生怕再次太热情吓到了希,她把想要表达的惊喜也悄悄地吞了回去。

“肩膀放松。”希的手法很熟练,从太阳穴移到了绘里僵硬着的双肩。“疼吗?”

“……有点。”其实一按之下差点咬着舌头。不过多多少少了解自己的职业病,绘里还是换了个形容词。“希按得很舒服。”

“是吗?”

“嗯,以后都给我按吧。”

“……”

“……”

“等等!我不是……!”绘里意识到自己就像享受着按摩的大狗般一下子忘记了底线再次对这位温柔的女粉丝进行了骚扰,她吓得直接从转椅转了过来。

“是认真的吗?”

绘里都做好了希马上翻脸离开的准备了,随时打算着去关死房门跪下解释自己不是见色起意或是什么,没想到站着的人儿只是冷静地反问了一句。

她下意识地回答:“当然是、认真的。”

好在这句她顺利地没有结巴。毕竟以上对话存在自己的精神妄想里,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不断反复练习了。

“可以哦。”

希没有抽回被绘里捏得生痛的手,她的眼神闪烁着,既不笑也不生气。

绘里最终还是没忍住,把希轻轻地拽到了自己身上,吻了上去。


说好的生病呢?!说好的虚弱呢?!在床上生龙活虎比咱还主动算什么回事啊?!

扶着腰毫不怜惜地从混血儿身上抽出被子遮着自己满身羞人的事后痕迹,希愤恨地回头看了一眼,睡衣还好好地套在身上的肇事者还眨着无辜的眼睛——充满欧陆风情,动辄就是充满电力的冰蓝——还在直直地停留在自己身上,她就好想把它们给戳了。

看见自己的眼神毫无杀伤力,她放弃似的转椅了视线,却瞥见了柜边放着的半杯牛奶。

为什么是半杯呢……希脱力地放弃了遮掩,直接走向了卧室里的卫浴。身上这一大片黏黏腻腻,自己居然也能直接睡到天明,也是值得尊敬。

“希的眼神好可怕。”

神清气爽吃干抹净还不擦嘴的某混血儿露出了无辜的表情,可惜笑意太盛,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闭嘴。”

虽然被下了封口令,但绘里马上找到了另一种炫耀的办法。

她迅速在希关上浴室的门帘时,拿起了自己的手机,迅速地打出了一行字。很快,手机的提示音就连续不断地响了起来。虽然收到的全是来自伙伴们翻白眼的表情,但也阻止不了她的笑容越来越明朗。

当然,此时的当红网络写手,还没有想到自己这副痴汉的样子如果被自己的粉丝们看见,会不会失去人气这种遥远的问题。

“你这个样子,很恶心噢……”

希揉着染着湿气的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看见的正是绘里拿着手机笑得很张狂的样子。

“来,”绘里显然不在意这样的小小打击,她拍着自己身边的地方。“过来。”

然后当着希的面,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带着笑容的作家,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单方面觉得的)恋人的甜美的脸蛋正在慢慢地变成了红色,接着是愤怒的猪肝色。

“绚、濑、绘、里——!!!”

“诶诶诶!?希——希!你别走啊!”

我只是想说感谢你为我买了这么多慰问品和药啊!

SG社团的主力写手、乐队主唱兼万人迷混血儿绚濑桑,自己的恋爱故事依旧平地波折中。


作者:所以说,不小心地滚了之后,不要做奇怪的事。

评论 ( 10 )
热度 ( 154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