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抱歉,可能要离开了。
μ'sic forever !

【全员】三界 CH2

2016/8/16 修改完成。



2.【妮可】

“我说,你到底招惹魔族要做什么。”

坐在神社的阶梯前,一个体型娇小的黑发少女正从容不迫地把自己泛着白光的飞刀一把把地推入大腿上的武装带上。自动手枪则和左轮手枪分配到了左右腰侧。

不知道那一位著名的武家曾经说过,越厉害的大师,武器就越少,最高境界是手中无刃,而落叶飞花皆可伤人。

而这一位少女显然不相信,不仅不相信,而且还反其道行之。

她没有绑武装带的另一条腿上,系着一个小包,里面有只属于它的主人才能运用自如的秘密武器——她多次在雇主面前声称这种东西上场的机会越少越好。检查好装备之后,她在外面罩上了一件粉嫩的长风衣,看上去就完全是个害怕午后太阳,皮肤娇嫩的普通女孩子。

“妮可亲不要先长他人威风,而且,咱也没有让你正面对敌嘛~”

软糯的声音从神社内传来,探出来的却是个穿着和武装少女同款长风衣的紫发女孩,只不过风衣的颜色从淡粉换成了天蓝。而在武装少女身上显得过长的衣服,在她身却不太够裕余,略短的衣摆露出了底下的一双裸露的白皙长腿。

妮可的眼神死死地留在了某人即使紧紧拉上了拉链还是引人注目的地方。

“切……区区魔物,也不能拿我妮可怎么样啦……”

“毕竟大银河宇宙NO.1可爱的驱魔猎人,教会首席美少女矢泽妮可妮驱散过的魔物,和拜服在妮可裙底的粉丝数一样多。”

眉目温顺的女孩微笑着接了下去。

“……嗯,嗯!是这样没错啦……不过!她真的是,派了不少人在偷偷地找你,你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呐……”

妮可一脸“就算给钱也不能拼命”的嫌弃表情,虽然对着面前这个笑着的女孩,有气也生不起来。

所以那个高阶魔族到底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也要找这个普通女人?

“妮可酱!”

“希酱!”

在神社的门匾之前,又倏地探出了两个橘色的脑袋。一看见元气满满的两人,希就拉着不情不愿的妮可迎了出去,把扑过来的两人抱住揉。

“凛酱,穗乃果,走进来也没关系的喔?”

“还是不要了……上次差点变成烤猫呢喵~”

“所以说不要在暴雨天乱窜才对不是吗,完全是巧合,巧合!”妮可不耐烦地把拱来自己身前的脑袋揉搓了一把,“默默守护着大家安全的妖精,完全可以享受供奉。即使是教廷也不能说是错的。”

“妮可的教廷和神社差得远了!”

“小鬼!我可是帮你们讲话!不然你们觉得拉面和面包是谁买的!”

希等两个小孩站定,才轻轻地吁了口气。“既然你们来了,我们出发吧。”

“我们去看看绘里亲。”

听到这句话,妮可忽然笑了起来。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人,越是面对艰难的任务强大的魔物,就越是会激发出勇气和潜能来。不是凭借着这一点,以她的身体条件,恐怕早就在第一次试炼里死掉了。

当然了,她的两个伙伴也同样年轻而富有冒险精神。希惯于把他们比喻成阳光与新星,带着他们,妮可没有怯懦的借口。



3.领域

从真姬那里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绘里已经两天没有阖上过眼睛了。

一般而言,除了强迫自己接受小鸟生物钟的海未,魔族习惯在白天补眠,夜里活动。但绘里现在却无法安眠。

魔族和天使同出一源,虽然没有天使对未来的直接的预见能力,但在梦境上仍然可以对某些事物进行感应。

她的梦境被占用着,重重复复地提示着她,她要找的人已经回来了,并且就在附近。

[我不能违背自己的承诺告诉你任何东西,但你或者可以按着自己的直觉追下去。]

真姬的那句话让她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想到这里,她再次放弃了补眠的打算,猛地爬起。心烦意乱之下,她没有去通知海未和真姬,取了斗篷只身出了门。



“这么大张旗鼓地搜探,该说真不愧是高级魔族吗?”妮可蹲在屋顶上,闷热的太阳快照得她失去耐心了。她身上没有强大的魔力,因此完全不担心那些绘里的仆从——那实在是太有针对性了,无一不是缓缓地引向了穗乃果和凛所出没的方向。

“高级……确实是高级没错。”希对妮可的话若有所思,“妮可亲你要是打这个人的主意的话……”

“你放心啦!现在妮可是你的保护人,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啦!”驱魔人此地无银地回答,“不过顺便的话不知道可以卖多少钱……”

“别想了。”希忽然探起了身,她向来低垂着的绿眸目光突然凌厉了起来,抓住了妮可的手臂。“我们能活着不被她发现就不错了。”

“诶诶诶你不是说她是个花心浪荡缺心眼儿吗!”

“打那个!”

被希提醒之下,妮可才发现魔族的探路蝙蝠早就俯冲了过来,虽然顶着午后的烈日,他们的皮毛都隐约冒着烟,但一个个反而速度惊人,朝四面八方敢于出现在主人的领域内所有活物扑去。

“开枪会被发现的!”妮可用气音喊,冷不丁希已经伸手从她的腿上拔出一把银刀,往其中一只黑影掷去。

完美地,呈抛物线掉落到地面,发出了当的一声。

“很贵的我拜托你不要!”妮可夸张地冲吐着舌头作抱歉状的希做了个哭的表情,往后甩手同时射出了几道银光。相应地,冲到最前面的黑影无声地被射得粉碎。

她左手再来五支之后,面前的蝙蝠攻势停了下来,希则扯着她的衣尾,做了个往那边的表情。

“啧!”

看剩下的蝙蝠一时不敢再冒进,妮可手一收召回了银刀,最后回归的被希甩出去那把则直接握在了手里。

“你不是要见她吗!还跑?”

“不是见到了吗!”希边跑边频频回头,蝙蝠都不再进攻了,反而遥遥地跟在他们后面,无数只眼睛在监视着他们所有的行动。

“你是千里眼?这样犯得着我们被追九条街吗!”

“妮可亲……”希忽然看着那双鲜红的眼睛。

“怎……”

希指了指远处尖尖的别墅屋顶,“接下来让她陪着凛酱他们玩吧,我们的目标是那里。”

“等一下……”妮可忽然拉住了希。“天黑了?”



怒火从胸腔里熊熊烧了起来。

没有找到要找的人,一群仆人被玩弄得晕头转向就算了,自己的信使居然也能在眼皮底下不知怎么地损失了好几只。

漆黑从绘里的脚下慢慢地渗透到周围越来越快地开始向四周扩散,路面、花坛、墙壁、房屋、任何看得见的东西,忽然间就像全部变成了反转的黑白色,就像带着夜视镜一样。

恶魔却一动不动立在了原地。

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动静,直觉告诉她,虽然可能用了什么奇诡的手段去隐藏自己强大的存在感,但她要找的某人正藏身在某处,这让她不惜发动了耗费极大的动作去掘地三尺。

希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她放弃了蹲伏。在绘里的领域里,隐藏是没有用的,连力量,速度或者是抵抗力,都没有任何作用。

“怎么办?”妮可担心起凛和穗乃果来。虽然两个人的力量可能比自己还强,但毕竟没有什么实战的经验。

她没有想过这个魔族居然是能力者。而这种能力又是这么强大、迅捷、毫无破绽,她甚至没有从教廷的任何纪录里看过这样的能力记载。

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上沁了出来。

希忽然过来抱住了她。

“别怕,现在是中午,她坚持不了太久、”

希的心跳噗噗噗噗的,就贴在教廷猎人的耳边,那条像淹没了现实世界的黑线从远而近,很快逼近了他们所在的街角。她揽着妮可往后退避,到某个方位时,忽然做了个妮可就要惊呼的动作。

“你干嘛脱衣服你……唔唔唔”

扯开了风衣拉链之后,穿着小背心的上半身露了出来,希紧紧地捂住妮可的嘴巴,然后闭上了眼睛。

 


妮可被掩在了巨大的雪白翅膀之中,黑色的阴影追上了他们,但反而像走避不及一样,纷纷停止了前进。

不仅如此,他们脚下的地面随着黑线的消退迅速地恢复了原本的颜色。线条就在他们的脚下颤动着,看起来就像是彩色与黑白的拉锯,在巨大的平面内互相斗争。

妮可张着嘴巴,抱着她的希仍然紧紧地闭着眼,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而她常带着红晕的脸蛋也变得苍白——妮可这才知道,对抗这种非人的力量,她也绝不轻松,只是仅仅数秒,就几乎接近极限。

幸好本来就是正午,要硬偷天换日也实在勉强,倔强的黑线终于顶不住后撤而去,好一会儿,整个被变成X光片的颠倒世界,才全部轰地忽然全部消失。

她目瞪口呆地从希的怀抱中出来,站了起来。甫一站起,她就注意到了他们追踪的那名魔族,仍在空中悬浮着,像是不甘心失败般,坚持地和太阳光对抗。

没等她看清楚那人的面目,黑色的人影晃了一晃。她扶起了摇摇欲坠的希,正要问怎么办,那边就窜出了几团火球。

那道黑影终于从市中心的半空直直地掉了下去。

“她……”驱魔猎人瞪着眼睛,看看那个方向,又看怀里的希——以及她的无法忽视的、巨大洁白的单边羽翅,无数个疑团环绕在她的脑海,堵住了她发问的喉咙。

“你……”

到底……?!


4.【小鸟】

海未一天没有出现。

在小鸟的记忆里,十数年来,这样的日子基本没有出现过。

[如影随形],绘里和真姬总是这么嘲笑海未的寸步不离。

偶尔她会思考这十多年,海未到底扮演了自己身边什么样的角色,但这种关系实在太复杂了。养姐,管家,老师,朋友,家人,她是小鸟在世上羁绊的一切,或者比一切还要多那么一点。

早晨她没有看见海未守在床前——生病的这段时间,她几乎不清楚蓝发的管家有没有回去休息过,她昏昏沉沉醒来又睡去,只要睁眼,总能看见海未就在身边,金橙色的眼睛里全是血丝,语气也没有平时的平稳,极像是倦极又强撑起精神一样。而今天,她醒来只看见了床前准备的温水和药,海未的近侍索菲丽娅趴伏在一旁的摇椅里,而那道笔挺的身影却没有出现。

她询问醒来的女仆,只得到了让自己安心进餐的嘱托。她向来是听话的孩子,也从未表达过“非要海未陪着”的意思。想到这里,她静静地把熬得稀烂的餐食吃完,然后朝一旁等待着的女仆抬起头。

“索菲丽娅,我能不能出去走走?”小鸟思索着,海未不是呆在房间,就是在办公处,最多去到后院靶场。就算找不到,她也可以“不经意”踱到绘里或者真姬的房间。

“当然,只要小姐你想。”女仆恭敬地说,“海未大人说您身体没有恢复,最好不要出外。”她抬眼看了看小鸟身后的窗子,外面的阳光正烈,“我会陪着小姐走走的。”

小鸟几乎冲口问出海未的去向来。

她可以想出那个人吩咐这些的样子必然是极细心极周到的,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然后是无法挑剔的理由。旁人很难对海未的安排有什么意见。

如大家所理解的,海未实际上也是这个庞大的别墅运作的负责人。

她不是随性大方的绘里,也不是专心学术的真姬——她好像完全没有关于自己的心思,她的时间分配透明而又公正,以致小鸟认为她的眼光所落下的并不是小鸟自己,而是对养妹乃至全家的责任。

这让小鸟想到了跟绘里讨论起海未的性格的时候。

“她——?”听见小鸟从旁敲击的疑问,绘里的表情很是微妙,是那种听见了戳中笑点的冷笑话的笑,“你说海未公正透明,没有感情?”

小鸟不记得当时自己回答了没有,反正是点了头,还心虚地回头看了看应该在训练的人有没有突然出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绘里终于笑了出来,还差点从她喜爱的午睡吊床上翻倒在地,直到小鸟开始拧起秀丽的眉头,才勉强地挤出了回答。

——“确实是,看起来确实是哈哈哈哈哈哈……”

得到这样的回答,小鸟打消了去和真姬讨论这个问题的打算。

不过小鸟今天却没能找到倾诉的对象。到了楼下客厅,值班的男仆告知了小鸟主仆东西屋主人都不在的消息。

小鸟的狐疑越发地变深了。

病后虚弱的她,脸色还自苍白着,一时间竟不知道去哪里才好。


5.袭击

“怎么回事、”

海未急促地下着楼梯,她背后的一道光线来自慢慢闭合的石门,她的随从在她往下走入地下室的时候,就恰当地把石门关闭起来。虽然如此,但石级没隔多远就有一道烛台,失去了日光也不至于完全昏暗。

虽然原本对于暗夜的贵族来说,这是多余的。

“绘里被袭击了。”从回旋石梯最底部的圆形大厅传来了真姬的声音,显然,这个向来淡然高傲的人也有些慌神,海未往下看了一眼躺在中央石床上的金发的姐姐,翻过扶手直接跃了下去。

烈风把真姬和绘里的衣料卷起,蓝发的贵族扑腾着她巨大的黑色的翅膀迅速降落,然后踩到了地下室的青石地板上。

把翅膀收了起来,海未上下扫视着确认姐姐的情况。

没有明显的外伤,但烧焦的味道非常明显。

“是天界的人?”海未的暗哑的翅膀随着问话张了一下,上面的骨刺发出阴森森的白色。

“不是……”真姬侧身,示意海未走到后面的房间,“回来的仆从说,袭击者来自人界。”

“荒唐,”连日的劳心劳力让海未周围的气压更加低沉,她斥责妹妹的话,“人界怎么会有人能伤害绘里?即使有,我们竟然无知无觉?”

真姬还没有回答,但她的视线却转向了自己的身后。

那个本来关闭的房间——原本是真姬留了几个绘里的随从在等待询问的地方,忽然从里打开了门。

海未的翅膀再次倏地完全划开,金橙色的眼睛充满戒备。

“希……希……”

躺在大厅正中央石床上的绘里,忽然断断续续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评论 ( 21 )
热度 ( 115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