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全员】三界 CH4

CH1:http://qbaolu2015.lofter.com/post/1d17e1db_b7a0de7

CH2:http://qbaolu2015.lofter.com/post/1d17e1db_b83aa0a

CH3:http://qbaolu2015.lofter.com/post/1d17e1db_c08a7b2


送给笹的贺文,的一部分……(虽然已经迟到了两个月整……)

我没有按题目写……(因为前面确实废话太多了……)

但还是希望你能找到浪漫的感觉(笑cry)

不管怎么说,祝你二十代开心愉快,也祝你在学业上更上一层,旗开得胜!

(所以CH4其实还是没有写完,剩下的部分是绘希篇,我的恶魔们还真是喜欢做梦啊……

同样对能点进来的各位表示感谢(鞠躬)。

===============================

8/25补完第四节,下一节是绘希妮姬。


7.记忆之海

面前是一个巨大 ,犹如水中的世界。海未不觉得有窒息感,但被看不见的“液体”挤压着的漂浮感让她很不习惯。

液体是暗蓝色的,似乎能折射光,不难看到更深的地方有几个漩涡,他们周围的水体被牵扯着涌动,让她想起魔界那个压抑的天空。

她尝试了一下张开翅膀,但很快就发现在水底的乱流之下,翅膀会让她失去控制方向的能力。她感到这里可能是有意识的,有什么大于一切的力量在阻隔着,无论什么人,身处这片漩涡之地都只能是普通人。

她并不畏惧,尝试着划拉了几下觉得可行之后就往前游去。

(小鸟!)

她张开嘴,吐出了一串蓝色泡泡。但奇异的是,声音仍然传了出去。而且在这里游动几乎没有阻力,开始时她一蹬出去了很远,直接掠过了几个漩涡,后来控制了力度之后,基本可以在漩涡边上驻足了。

恶魔很快感应到旋涡里激荡的气场,这些可能都是记忆主人印象特别深刻的事件。水域的漩涡是如此地多,她不知道小鸟可能会藏身在什么地方,只好每一个都游近了探看。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对漩涡起反应,只敢留在外延,保持着不被卷入的距离。但很快,她就发现了只要靠近,就可以瞬间接入到记忆的场景之中去,看来这里并不存在天魔之隔,可谓公正平等。

(小鸟!我是园田,你听得见吗?)

一般来说,恶魔的真名对他们是有束缚作用的,为了保护自己不被诅咒,基本不会对外界透露。但海未是例外。她很早就让小鸟牢牢地记住了自己的全名,为的是随时能听见亲爱的公主的召唤。

但在这里,她没有任何的感应。这说明小鸟要么是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不需要保护,要么是已经失去呼叫自己的能力了。

她又匆匆滑开几个漩涡,为了快速甄别,她学会了在数个漩涡的外延掠过,这样既可以保持速度,又不至于错过。

除了一般大小的漩涡,海未发现还有不少混杂在期间的巨型漩涡。他们带动的水流,几乎让周围的漩涡无法维持——很明显,他们是能够把几代天使席卷进去的、代表战争的记忆。

她掠过那几个巨大的漩涡,创世之战、神魔之战、纪元之战……这些原本只存在于书库的历史混杂着各个主体的视野一起扑面而来,让原本不真实的梦境更加添了一层岁月的重压。无数记忆的主人共同的感受——惊惧、挣扎、愤怒直击了她的脑海,而后是心脏,信息的注入虽然是不带感情的,但她就是能感应到。

而这些感受最后无一例外都变成了一股几乎无法抵抗的悲哀,仅仅只是数秒的擦过,她就觉得自己要被扯进去,一直撕扯到永远坠入最深处的虚无之中。

她惊惶地接连后退,直到漩涡的记忆片段没有再注入,才让激烈迸发的心脏静止下来——不敢相信,那不知道多短、或者只是千分之一秒的与战争并入的时间里,她真的完全被这些积淀的悲哀击溃了,就好像身体被埋入了千百尺泥土之中,所能想到的就是长久乃至永恒的黑暗和平静。

死亡。

是死亡的信息。死亡的触角俘获了她,差一点就将她吞噬。

海未仓皇地逃离了这些大漩涡,朝更深的水底划去。她再次发现了,深海那里本应幽暗漆黑的地方,有一束白色的微弱的光。

(小鸟?)

不知道又往深下潜了多久,那束白光越来越明亮,海未终于辨认了出来,那个光柱下面有一个浅色的纤细身影,是一个少女在安静地跪着。这里竟然是记忆体的底部。

漆黑的水体之中,那里的光亮带来的无疑是让人心安的感觉。尤其是经历了战争的漩涡之后。十五年前,在同样伸手不见五指的暴雨的黑暗里,海未碰触了一束光。

而今也是一束光把自己引到面前,只不过他们的角色转换,这里是天使的天地,她可能才是需要得到拯救的一个。

“海未酱?”

女孩看见了恶魔,按着膝盖站了起来。和海未不同,她不仅能张嘴发出熟悉的娇嫩的声音,还不受水体的影响,不需要随波漂浮。

海未还在下潜之中,随着距离缩短,她被光芒映得眼睛刺痛,好一会儿才重新张开。她的小公主,她的天使,已经不复十五六岁少女的模样,几乎是一个年轻的女性了。小鸟站在光里,赤裸着双足,原本带着点稚气的可爱脸庞变得瘦削了些,眉更秀长了,蜂蜜色的圆润眼睛也染上了成熟的感觉。她亚麻色的长发已经长得及腰,轻轻地晃动在身侧,一双洁白的巨大羽翅环绕在她的身后,同时显示着她作为上天的女儿,所有的力量已经具备。

她的天使长大了。

(小鸟……你……)

又一串泡泡逸出来,海未有点苦恼,让这份不同寻常的重逢染上了一些滑稽的气氛。但她的感叹还没有说出口,天使就已经纵身轻轻一跃。

在海未的世界里她在下潜,而小鸟却是飞翔。新生天使把第一次的展翅送给了守护自己十五年的最爱的恶魔。

与之同时的还有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作为同龄人的紧紧拥抱。

记忆之海远处的海平面上投下来的阳光已经寥寥无几,只有无数或大或小的漩涡在他们数百尺的头顶,它们折射着光线,一边在不断地跳着恒久的旋舞。在这么深的水下,看起来都不过是无数点闪现的白光。白光或散或聚,沿着一大幅长条形的方向铺开,整片水域看上去犹如水底世界居民们的一片星河,粗看起来,又像是在深蓝绸布上螺旋形的银浆,洒出了无法解读的文字与几何。

这一刻,记忆的底部无比平静,那些前人的经历、深刻的或痛苦的记忆都离他们如此渺远,好似整个世界的过去都与他们毫不相关,凑近的只有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直到很多年后,海未仍然会记得这一天,她在这个不属于恶魔的梦境、这道历史的长河、命运的洪涛里,曾经独占过一刻宁静,在这里,她拥有过一片不同寻常的宇宙,也拥有过世间最纯洁无暇的天使。



“她是小鸟的姐姐。”

两个人的心情平伏下来之后,小鸟静静地听完海未的叙述。几乎在听见“那个神秘的女人”的同时,她蜜色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姐姐……?)

海未回忆了一下她匆匆见过的兜帽斗篷下的女人的面容,又看看小鸟——虽然一对上小鸟变得成熟起来的脸蛋,就心虚地撇开了目光。

“我们……我们的出生方式与你们不一样……但……”

看着小鸟俨然已经在用天使的方式在给自己解释,海未莫名地觉得非常可爱,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起来。她伸手撩起小鸟的鬓发,这是恶魔以往熟悉的动作,能够让小鸟放松下来,虽说已经没有理由以长辈自居了,但她暂时也改变不了。

(我知道,我见过从蛋里出生的你。)

忽然想起来就是对面这个人拯救了当时没有孵化的自己,小鸟脸上也一阵发热。理论上说,自己和海未其实算得上是同龄人,但滞后了的时间却把那段被海未珍惜着养大的岁月牢牢地变成了历史,这使她感到加倍地羞耻。

“嗯……和你们的血缘关系不太相似,但希酱是小鸟的姐姐这点小鸟非常肯定。第一眼看到她,就有一种天生的熟悉感……”

(看到?在哪里?)

海未对那个无孔不入的女人还是有一丝忌讳。毕竟,十五年都未曾出现,偏偏就在小鸟成年的时候……

她知道自己有难以启齿的恐惧——她害怕希来夺走小鸟。虽然可能不会是字面上的意思,毕竟她有把握用武力守住小鸟,但关键是小鸟,她的选择无疑是最重要的。她又会要小鸟去做什么?有什么是只有小鸟才能做到的?……海未感到心头一阵不安。

“在这里。”

海未又看了一圈,在记忆之海的底部,除了自己和身边抱膝坐着的女孩,一切还是如此平静,除了映在小鸟身上的那道光之外,这里已经是空得无法再空了。

看见了海未的眼神,小鸟又解释道,“这里是未来。”

(未来?)

“嗯。”小鸟站了起来。她的白色裙摆在水中飘荡。

(因为没有出现所以不存在?)

“存在,”小鸟摇摇头,“而且很多。”她拉起海未的手,往前走去。光束的照耀下,海未才依稀看见,原来水底也和上面一样,充满着奇异的乱流——只不过形状就奇怪得多,并不全是漩涡。

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水流带来的画面太模糊了,她基本不能得到什么信息。

“没有平静的地方,是吧。”看着海未凝重的表情,小鸟轻轻地说。“即使是未来。”

(你在哪里看见了她?)

“消失了。”

(什么?)

“就在你发现我的地方,那里本来有一个漩涡,非常明显的……但还没等看完,它就消失了。”

(未来怎么可能消失?)海未相当惊异,蓝色的泡泡连串飘出,浮在她的周围,被白光折射出奇怪的影子。这种距离和深度之下,即使是站在面前的人都显得模糊了起来。

“不知道,可能有人预见了……然后他隐藏了这个信息,没有让它被共享……也可能……”

小鸟的表情凝重了起来,“这个预见变成了现实。”

(你在那里,看见了什么?)

“……血、”

(谁的?)

“……姐姐的。”

一抹蓝色的泡泡正好漂过小鸟的脸庞,映出了她带着恐惧的眼睛。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