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文随便看,你们能看我很高兴。



μ'sic forever !

【全员】三界 CH5

CH1:http://qbaolu2015.lofter.com/post/1d17e1db_b7a0de7

CH2:http://qbaolu2015.lofter.com/post/1d17e1db_b83aa0a

CH3:http://qbaolu2015.lofter.com/post/1d17e1db_c08a7b2

CH4:http://baolu2016.lofter.com/post/1d17e1db_c1bcc75

绘里前传:http://arminiusr.lofter.com/post/1cbeb97a_b99eb2d


三界大事纪(时间设定)

15世纪:绘里(1453)、希出生

16世纪:魔界影界之战,皇帝帕里奥洛斯·阿亚瑟出逃被杀,绘里据守国都康斯塔缇城失败被送往人界,魔界陷入混乱据割的“大低潮”时期。海未出生不久后被父亲送回魔界。小鸟的蛋结成,但因某些原因没有能正常孵化。绘希许下湖岸之约。

17世纪:绘里的复国战争时期。战争中出力甚多的皇帝之弟霍诺留和其妻西木野被拥为双皇,西木野家获得第一贵族地位。

18世纪:魔界繁荣再现。双皇的孩子真姬出生。

距今15年前:海未得到鸟蛋。

现在的时间点:海未在希的嘱托下进入记忆之海,对小鸟进行引导。果、凛、妮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绘里被果打伤后进入梦境,重回湖岸,却发现梦境的结局被改变。


三界的已知物种特性:

1.天使、恶魔、妖精均拥有超越常人的魔力。人类有改造人(妮可)的存在,也有部分超人的能力。

2.天使天生克魔。

3.恶魔出生即拥有魔力,且出生即显露特殊天赋。而天使要等到成年才获得力量。

4.天使是三界地位最高的一族,原因是记忆之海的历史学识传承和少数天使拥有预见梦能力。虽然做梦的能力不罕见,但能正确解读的天使极少。大部分天使还拥有被称为亲和力的魅惑人心的力量。

5.在绘希出生之前,古籍里记载过好几次神魔之战。

6.魔界的生存环境恶劣,四周有影界生物存在,时常受到威胁,因而崇尚勇敢和荣耀。“大低潮”时期长城被攻破,大量影界生物涌入国境之内,造成严重破坏,国力因之而倒退不少。



8.湖岸之约

疲惫感被充足的睡眠带离身体,当意识逐渐回到绘里的脑袋的时候,最先觉醒过来的是听觉。

她听见了湖面被风带起涟漪,轻轻拍打着岸边的声音。几声寂寥的虫鸣,篝火变得微弱起来的噼啪燃烧声。

没有光刺痛眼皮的感觉,她本以为自己会毫无防备地酣睡过去很久,但张开眼睛的时候,却正看见远方泛着深蓝的天空,几点星星还尽职地守候着黎明。

这是人界的天空。

她伸出手臂去摸旁边的位置,不意外地摸空之后,掀开身上遮盖的长衫半坐了起来。

“希?”

数日来的陪伴让她以为自己已经相当熟悉年轻天使的心思,但她很快发现当目光捕捉不到那道身影时仍然会感到不安。绘里抓起希留下的长衫披上,系上腰带之后赤着脚站起。他们把营地换了个地方,在相见时那道裂隙数百米之外,就在湖面的旁边。这是个好地方,绘里已经习惯了在月色和细浪拍岸的甜美合奏之中入眠,就在天使的身侧。

日升月落已经六次,按人界的计时方式,他们一同度过了幸福的六天。

“希?你在哪里?”

绘里踩着柔软的沙地。篝火微微地闪动,她不再为它续上薪柴。她的金发散在双肩,柔软得可以媲美天使的羽毛,随着她寻找旅伴的动作而流泻。

她的刀不知道何时已经扔得远远的,在月光之下失去光泽。盔甲——沾满了血、磨损不堪,她甚至心虚地没有敢去问天使将其如何处置。

在这个纯洁得没有一丝杂质的人儿面前,她感到自己的过去如同泛着腐臭。她开始怀疑那些被拔高到荣誉和尊严的战争是否有意义。她作为一只恶魔却开始憧憬起不属于她的和平了——那么自然而然地,希甚至都没有提起过一丝一毫。

传道是不必的,你只需要张开魔鬼的眼睛,让她体会天堂的美好。

绘里已经被这平淡的幸福折服了,现在她只担心她那系于希一身的天堂会不会摇摇欲坠。

另一双赤足在沙地的脚印很明显,绘里小跑着追寻而去。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但和希一样地、这六天以来她从未召出过翅膀。

恶魔守着自己那份第一次出现的感情,她觉得也许他们两个如果放弃这份力量的话,或许也能成为两个普通的人类。她要求的并不多,一隅这样人迹罕至的角落,一份真诚的陪伴就可以了。

但她还没有勇气和希坦白。

或许再过段时间好了。

足印带着她来到湖边,远处的身影已经隐约可见。她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其实恶魔并不常笑,他们并不迷信表情带来的信息,连小孩也鲜有露出笑容的时候。第一皇族里面,绘里只见过一个无视别人的冷眼和蜚语,时常展露笑容的人,现在她完全理解了那个人的举动和他所作出的选择。

他最后把自己放逐到了人界,和他的爱人一起。

“希、”

绘里踏入水里。澄澈的湖水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双脚,带着点微凉的感觉。

她也喜欢上了在这里沐浴。比起只是清洗身体,在这一望无际的湖面里,浸在银白月色中的洗浴更像是仪式。

她踩出了细碎的白色的水花。水流在脚面划过。很快在水里的沙面上,脚印被轻轻地冲走了。

希正在及大腿的深水里。她也穿着一件长衫,衣袍下摆被挽在腰带里,白皙的双腿浸在湖水之中。亚麻的质地把她的肩胛骨描绘了出来。她的后背不如恶魔的紧致结实,好像整个人从来没有准备积攒力量。

天使的力量是来自分享和爱的。

希这么跟绘里解释着。她也把天界和人界的历史细细地叙述,没有任何隐瞒和欺骗,好像并不担心恶魔会把这些利用来对付别人。

不害怕我知道你们的弱点吗?

害怕,但是我相信你。

那时的篝火映红了希的脸颊,绘里凑过去亲吻了她的唇。治愈的效果已经消失了,亲吻的意义才显露了出来——分享和爱。

作为交换,绘里也平淡地讲述了自己百年来的经历与她所知道的历史。希默默地听着,把温暖的掌心覆到绘里的手掌之上,然后握住了它。

你说你的父亲是一位如此睿智的老人,我真想问问他,命运之神为什么要在魔界撒下如此多的仇恨和战争。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的话。

父亲让我来人界之前,说过一句话。但我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些年的游历有没有意义。

什么?

一切的钥匙,都在人间。

绘里把回忆里这句简单却又捉摸不透的话抛在脑后。她最后几步并到一起,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希。

“我找不到你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恶魔的鼻尖凑到紫色的长发侧,天使独特的味道,是和森林湖岸都不一样的清新淡香。

“我在洗你的衣服。”希把手上的布料放进浮在脚旁的木桶里,增加了重物的桶身微微一晃,又往下沉了几分。

绘里把希转过来,握住她和湖水一样冰凉的手。她发现希的手心有点薄茧,她已经很熟悉人类生活的方式了,甚至语言和道德。

自己是不是也能成为这样的“人”呢?

“我能自己洗的。”绘里有点心疼,语气也变得闷闷的。

希的视线垂了下来。不过只有一瞬,就又露出了那种惯常的温柔的笑。这不是她第一次露出那种表情了,看起来有点怜悯,又或者是什么别的。虽然绘里总是注视着她,但恶魔对于表情的幼稚解读还不足以让她理解全部的希。

她毕竟还是一个初涉人世的“人”。

“我们回去吧。”希放弃了解释,她拉起木桶的柄,也轻轻挣开绘里的怀抱。

等到希在横木上晾起衣服的时候,绘里才发现那是她在魔界的那一身。

象征着最高贵族的绛紫色原本已经染满了深黑的血污,但希居然洗得干干净净。黄色的衬肩流苏也仔细地缝上了,横木从两袖之间穿过,活像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垂着高贵头颅的战败的皇者。

蓝色的眼睛里全是不解。

“为什么?”

恶魔浑身颤抖着。看来是天使还没有掌握这种技能,不然她会不会把剑都磨好了,就等自己离开?

“再过几个小时,魔界的裂隙会重新打开。”希又露出了那种表情。这回绘里确信那是怜悯了。

“就算没有我,也会有人来重新执掌魔界。”

“但,是你比较好。”

——我害怕,但我相信你。

希握起绘里的手。被湖水的低温所致,她的手依然冰冷着。

“我会再回来这里。绘里亲……完成你的事业之后,再来找我。”

然而约定还是被放弃了。他们再也没能回来这片宁静的湖岸。


绘里知道自己在梦中。

她对这一段往事的执念是如此地深,以致把它在脑海中反复回放和加深,她的理智在呼唤着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她再一次、再一次地希望自己没有转身——

然而她却连抬一抬眉头都做不到。

梦境犹如深陷在泥泞辙痕里面的马车,不偏不倚、公正不移地往前推进。

裂隙出现、刺客出来、她拔起地上立着的那柄崩了口的刀。

四百年过去了,她依然感觉到沉重的命运扑面而来。她看见自己的手臂上举,刀身还有擦不掉的污迹。映过了自己的眼睛,显得扭曲又可笑。

“绘里!”

啊。我又要与她错过了。

理智放弃了思考。落魄的皇女毫无选择地挥刀下劈,对着那个把她逼到绝路、代表着她永远不会得到安宁的叛军刺客。

“绘里!”

钝刀拉扯过肉体的感觉和四百年里梦见的每一次都没有不一样。血溅了她满头满身。

“绘里!!!”

然而这一次飞出来的,却不是那个同为魔族的刺客。

头颅的嘴角在对着绘里微笑,那双温柔的绿眼睛里,如湖水般平静。


评论 ( 22 )
热度 ( 56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