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全员】三界 CH6

CH5:http://baolu2016.lofter.com/post/1d17e1db_c27eec5


9.真姬

在魔界第一皇族的所有年轻一代里,真姬显然是独特的。

她的父亲是第一位成为双皇之一的皇帝,换言之,对于真姬来说,她的父母相当于魔界权力巅峰上的对手。而更为特别的是,尽管作为皇帝和女皇唯一的孩子,拥有最尊贵血统的她却不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因为她有一位几乎以一己之力挽救了魔界的姐姐,还有一位在战场上从不后退、被战士们敬称为骑士风标的二姐。

当然了,或许这些都可以归于她特殊的出身,但这位皇女最为使人注目、又让人疑惑的一个特点,乃是完全出自她自己的性格。

她是一位并不崇尚力量的魔族。或者说,她的尊贵并不需要力量来体现。

所以她现在丝毫不能理解面前如临大敌的猎人——虽然这位娇小的小姐自称驱魔猎人,多少年都是如此。

“妮可。”她平淡地开口,虽然当她开口的同时,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上了她的脑袋。

“你怎么会知道妮可的名字?!”

“你这不是一直在说吗?”真姬挑挑眉。妮可那柄银色短手枪,好像已经不是现代的款型了,但真姬不怀疑里面子弹的威力,妮可可是一位富有创造精神的武器专家。“不过……我确实是见过你。”

在很多年前。真姬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当希和妮可一起出现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妮可再次处于“周期”的初始阶段。

她又把她忘记了。

“闭嘴!”妮可随着真姬关注自己的眼神再次抬稳了手腕,黑洞极快之间跟着移动,始终保持在恶魔红色的脑袋。“现在我问你答,你和希是不是一早就认识?”

“……你是指什么时候?”真姬对妮可决意表现出来的生疏有点不满,但她还是耐着性子不去一弹指把她的小玩具击飞。“我认识你,比认识她要早。”

要早得多。她听见自己心里的小人儿在叹气。

“这么说……你也不了解她?”

“你想知道什么?”

看着妮可的样子有点失望,真姬卷了卷头发。她察觉到外面绘里的惊叫已经平复下来,看来是希在安抚她。

“你知道的……她……”妮可的手腕抖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忍住倾诉的愿望。虽然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最危险的高等恶魔,但对方显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

“她有翅膀……”

“我也有翅膀、”

说罢,真姬的背后伸出两张巨大的蝠翼。为了展示,她还站了起来。

在驱魔猎人看来就不是这个意思了,她惊叫着往椅子后一翻,然后抽出大腿上的瓶子接二连三地朝真姬砸去。

“你干嘛!”

年轻的恶魔手忙脚乱地一一接住。发现是些装了透明液体的瓶子。

“中世纪的人类教徒才相信圣水和赎罪券,你也相信?”真姬不可思议地看着脸在红白交替的猎人。她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在非常欠扁地忍住笑。

“闭嘴你个臭小鬼!”

“砰!”瓶子里的不明液体被子弹点燃,成功地让恶魔——和她的半个房间变成了烟雾阵。

“咳咳咳……”真姬揉着被辣到的眼睛,恼怒地丢开断裂的瓶子,真丝手套瞬间火舌舔黑,她皱着眉头扯下来,再祭起法印扑灭面前的火焰。妮可已经蹿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糟糕、”她想起希交代的先不要打断她和绘里,太阳穴又隐隐作痛起来。

很快,她果然在通向绘里的石床那个大厅的门前看见了娇小猎人的身影。她正扒在门边,探出了半个脑袋去——显然在偷窥。

“快回去,不要打搅他们。”真姬搭上她的肩头,用气音提醒道。

那一端的大厅里,道道石梯蜿蜒向下,大厅的正中心处摆放着一张石床,而顶上是一幅幅彩色的琉璃玻璃,被折射出各种艳丽颜色的阳光柔和地透出光明,表露着主人并不绝对抗拒日照的性格。

那个至今依然背负着谜团、把一众妖精、猎人、魔族摆弄在手掌心的女人,正默默地看着躺在石床上的金发恶魔。

她的眼神如同穿透了一切,和某些铺满了历史烟尘的厚重过去重叠,又好似已经穿透了绘里一样。她一动未动,阳光扑在她身上,光晕增加了一种特别柔和的感觉,她的整个人好像都变得淡了,变得像在复兴时代的欧洲画像,皎洁、和谐、充满人性的慈悲。

妮可晃晃脑袋,好像想起了什么,却又无从捉摸。等她再定眼看时,她几乎马上伸手去捂住了身边恶魔的眼睛。

希单手撩起了自己耳旁的碎发,缓缓地低下头去。她的动作太轻了,每一帧都可以被化入画中,又像极了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她把唇覆上了噩梦中的恶魔苍白的嘴唇。

被捂着眼睛的真姬,和猎人妮可,都听到了她一吻之后苦笑着说的话。

“果然,没有用了呢。”



评论 ( 7 )
热度 ( 54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