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抱歉,可能要离开了。
μ'sic forever !

【绘希】对偶像写手的崇拜绝对是心理作用 7

快要完结了…因为我实在编不下去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南条在慢条斯理地掀开灌装咖啡的铝口,包装上印着的特浓字眼看上去相当振奋精神,正好适合她现在这种令人头疼的处境中享用。

从摄影棚和休息室那边的状况看来,她的工作还将延后一段时间。

一丝熟悉的苦醇浓香从指边的瓶口处逸出,她正要满意地仰起头,就被身后伸来的一双手抽走了还没捂热的易拉罐。

“南条爱乃,”来者年轻的脸上带着假笑,虽然挂着助理的工作证,但派头却比老板还老板。“你、今、天、早、饭、吃、了、吗、”

摄影师的耳边传来亲爱的助理一字一字的话语,喷出的熟悉气息这会却让她后背一阵发寒。

很好,今天大家都别活了。她向那边的混乱投出一丝绝望的目光。




“绚濑绘里你给我解释清楚你给我站住你给我不要躲!”

“园田海未你是不是想打架希你不要拉着我我要跟她练练看到底SG第一能打是谁……”

“绘里亲绘里亲绘里亲……小鸟你就不能帮帮忙吗!”

一个是道场出身的锻炼狂魔,一个是混迹夜店的战斗民族,希觉得自己就像双滚筒洗衣机里的一件衣服,在漩涡中艰难调和。好在,她终于喊出了一个被忽略了一阵子的名字了。

——争了这么久,始作俑者居然一直被遗忘在旁边,争得面红耳赤的人反而是这里的外来人员,其中一名在今天之前还和计划毫无关系,这场景也算得上诡异了。

南小鸟小姐,作为拍摄计划的唯一全部知情人,这时也没有站出来解释一下的意思,由始至终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为了模特名单上的名字从惊讶到争执到推搡。

希相信除了海未,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想知道一下今天才拿到手的流程本上在拍摄模特那一栏出现的“绚濑 绘里”和“南 小鸟”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

当然,还包括着一点不能放上桌面的不甘心。自己的美女同事瞒着自己(至少是并未知会自己),而预订了和自己倾慕很久的人拍情侣写真,她认为自己还是有资格问问究竟的。

只不过,那股怨愤在看了一眼小鸟之后就被深深地重新埋了下去。

与其说不甘心,倒不如说,二人之间的差别大得让自己消沉。

远处的小鸟站在拍摄灯下,精致得如同一幅画。连自己都无法否认,小鸟是个让人生气不起来的人。完美的可爱外形,女子力十足的性格,她是一个比想象还符合想象的女孩子。

如果是绘里和小鸟的话……可能那样的效果真的会超乎意料也不一定。即使不会使两位模特出众的脸蛋入镜,光是想想混血儿那柔韧结实的曲线,紧致的腰肢,修长的臂膀——环绕在别人身上。

“海未酱。”

没有关注希已经进行完好几次思维的跳跃,袖手旁观的人终于张了口。

她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地温柔纤细,但不知道为何,却有股莫名的压迫感,让在场激动地指手画脚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抱歉希酱,小鸟等会跟你解释。”她露出了一个略带虚弱的笑,然后迅速地冷却下来——当她缓缓地把视线转向希和绘里对面的海未时,两人都为后者捏了把冷汗。虽然,他们甚至说不清海未和小鸟到底是什么关系。

“海未酱,你能先过来一下吗?拜托了。”

混血儿静静地看着海未的脸从红变白然后变青,最后连迈步的双腿都似乎被抽干了力气,心里暗自吁了口气。

好在我的希希温柔又好说话。

“我们……我们也到一边去等着吧?……希?希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小鸟!小鸟!请你听我解释!”

“不是说今天没有空吗?真奇怪,乐队的事情忙得抽不开身,但你们的队长却有空一整天都空档出来。”

气冲冲地快步走到拍摄棚一角的小鸟迅速地转过身来,她的语气就像积攒了无数弹药的轻型机关枪,尽管声音不高,但每一句都让海未不敢招架。

“我知道是我不对,但……但你也不能、不能……”海未一想到小鸟给自己发来的拍摄方案就血气上涌,她几乎说不出口那些描述两人拍摄姿势和破廉耻字眼。但拔高的声音只维持了半句,在被蜂蜜色眼睛的直视下很快就急转直下,变得甚至比开口时更为低声下气。

“不能什么?”小鸟冷哼一声,让海未又缩了一步。前者敏锐地捕捉到她的动作后,更是气得脸蛋煞白。“说不出来是吧?那就请,超、级、忙的海未酱你,不要再妨碍我们的工作了。”

她从海未手里把方才被卷成纸刀充作武器的拍摄流程本毫不留情地抽出来。“再说,还有很多真爱的歌迷已经堵到门口了,再不走,小鸟怕你还走不了。”


海未闻言一惊,在小鸟面前失去了所有警惕性的修行者这才发现,拍摄棚的房门上的一块透视玻璃外,已经是人头攒动——到底是办公室内有隐藏的粉丝认出了金发碧眼的混血儿呢,还是因为海未没有往常一样戴上口罩出门而被尾随而来,原因已经说不清楚了。

不过,SG的两大人气成员出现在了某X趣玩具生产商总部,而且准备拍摄写真(官方网站并无相关日程公布),怎么说,都应该称得上是写手圈的一个大新闻。当然,谁也不会想到公司里隐藏着这么多SG粉,因此本来就不堪一击的防护措施(门)也已经被挤压得摇摇晃晃。更可怕的是,看见偶像朝自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粉丝们瞬间激动起来,几乎要破门而入了。

“海未!”另一边的绘里显然也发现了险情,她决定在这种特别情况下,还是先放下个人恩怨(?)携手解决问题,夺路而出比较好。

“我看见了!”海未压着声音回应,并把自己帽衫的帽子戴上遮挡柔顺的海蓝长发(这时她无比庆幸因为出门的匆忙,她没有穿着自己标志性的衬衫与西服)。同时,她不由分说地扣住了小鸟的手腕,把她轻轻拉到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

看见一向谨慎言行的偶像这时露骨的举动,门外的粉丝又是一阵躁动,不少人跳起来想要看清另外的人到底是谁。

“希,拍摄室有别的门吗?”绘里背对着门把希护在怀里,好遮挡希的脸以免被拍照。

“他们怎么进来的?”希想给安保人员打电话问个究竟,但却被绘里按住了手。混血儿做了个让她放松的表情,毕竟自己也有责任,她不希望希因为自己把事态扩大。

“看来你们的门卫也是个粉丝…或者你这位朋友的当红是比本人想象更厉害的程度。不过,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摄影师南条早就把她那显得相当沉重的宝贝相机挂在脖子上,而她身后那位个子同样显得娇小、看起来就像个没毕业的学生模样的小助理也快步走了过来。

“可以走消防通道,能直接下到车库。”南条冷静地暗中指示着路线,嘴角还带着点调侃的笑看着脸红的绘里和海未。

“这么全消失,他们会不会猜到停车场?”海未皱着眉,她对自己冲动的行为为大家带来的麻烦感到相当内疚,捏着的小鸟的掌心也被濡湿。不过小鸟却意外地没有挣扎。

“我和小鸟不走也没有关系……”希提议道,如果可以,她还真想去看看这群看热闹的人到底都是办公室里的谁。

平时一副“哎哟你还喜欢这些东西啊”的态度。

“不行!”南条和小鸟忽然一起打断了希,没等希再开口,小鸟就接上了话,“我会打电话请部长来清理这些人,总之,先让绘里小姐他们脱离新闻危机吧。”



拍摄地在大厦的四十九层,走楼梯下去的后果是犹如不停旋转的无尽循环。很快,装备最重的南条速度已经减慢,缺乏锻炼的希和小鸟也气喘吁吁。绘里和海未一人扛过了高高的黑色三角架,一人挎着照相机包,还细致地空出一臂挽着恋人。混血儿衬衫的领口早为散热敞开,而海未也把袖子卷了起来,露出锻炼良好的细瘦手臂。

“我背你吧,小鸟?”看着小鸟的样子,海未心疼不已,也忘记了自己跑来兴师问罪的初衷。“你的额头都湿透了。”

“你…”小鸟依然想板起脸来,她还没有好好报复够这个人沉迷工作又古板严肃,拒绝和自己显露亲密关系和一切举动,但此时从认真的灿金色眸子里的眼神是这么关切,一不小心就把人看得羞窘起来。

看了一眼摄影师的状况已经好转,绘里转而望向希。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希日常工作的地方,她本想好好认识一下这些环境,为彼此留下不错的印象。能够为希的工作出力,这本来是她荣幸至极的事情,没想到却因为自己职业的特殊,变成了被迫跑楼梯躲避的窘况。

而希今天的心情也起起伏伏,她更是担心对方从此害怕与自己一起,因此格外小心翼翼。

“你还好吗?…对不起,如果今天因为粉丝们的热情耽误了你的工作,我十分抱歉。”混血儿诚恳地用剩下空余的手轻轻地握住希的,“请给机会我再找时间完成拍摄。”

只是这些话并没有让希苍白的脸色好转。绘里忽然意识到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会和希选择的模特拍…嗯,当然,无论你选谁,我还是希望我身边的是你。”

被这番话吓了一跳,希情急下想把手抽出来。没想到自己的嫉妒让对方一目了然,她现在根本不想和大家待在这里,但逃跑的举动从一开始就被更高也更有力的人压制。

“希?你在逃避什么?”混血儿皱着眉,她不喜欢希一直赤红着脸蛋,不声不响想要离开的样子。她单手放下三角架,把希困在自己和墙面间,让两人的距离容不下游离的眼神。

嘎达——

不过,没等歌手再说话,他们所在楼梯转台上方的消防门就打开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46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