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绘希】假如你听见 番外 大不了

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请多多指教!

这篇续作,是一年前我欠一位小天使的,她告诉我她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希望能看到这个故事的后续。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我没有爽约哦,如果能看到就很好了(虽然没有写出来绘里里玩sif抽卡的剧情wwwww)

但愿我没有写毁了原来的感觉吧。无比感谢一直陪我走到现在的大家,旧的一年我就不作总结了,一切都用更新来回报大家的支持吧。

17年大家也继续努力吧!

鞠躬。




“大不了…”

最近发现了,绘里好像特别喜欢用这个话头。
耳朵渐渐好了起来之后,掌握的唇语技巧也通常能让我知道她想要说出口的话,有这一点点的“先见之明”时常让我感到快乐。

我呢,是个并不聪慧的人。
因为自己身体的缺陷受到了很多格外的照顾,渐渐地,也凭着“做不到”而去逃避交际。习惯了自己作为无能为者的地位,于是连心灵也变得懦弱起来。
因为没有什么想要的,所以也从未想过要为什么而努力。
——直到,遇到绘里为止。
她是个温柔的人,也是个会毫不动摇地推着我前进的人…所以为了她,哪怕只是能多做那么一点,能再追上她的耀目一点点,都会让我觉得非常幸福。



“忘记洗衣服了…”
“大不了明天洗就好啦。”
“今天做的火锅竟然忘记了买豆腐…”
“大不了明天也煮火锅好了!”
“我好像又把博客的登录密码忘记了…”
“大不了求助你帅气的女朋友,全部都会帮你解决的喔~”
她回答得很快……就像早已经计划好了,要等着我掉进圈套一样。
我开始…感到有点被戏弄了。


她笑吟吟地朝下看着我,眼睛带着不正经的调侃意味。
“你不会是想要在难得的假日里,整天都看我的笑话吧?”
我想要作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但看来没有任何效果。她纯净的眼睛笑起来是犯规的,通常会使我忘记初衷。
不过不是今天,因为今天有绝不能让步的事情——我得非常小心,不要被聪明的她牵着走才行。
“听起来很不错?”她的手机被揣在牛仔裤口袋里,发出乐曲的声音。
那是她最近迷上的一个音乐游戏。
“我想你玩一会游戏或者午睡,而不是在这里监工。我要起来准备你的茶点了。”我轻轻地推她环住我的手臂,并尽量不在语气里流露出什么特别的感情——如果午饭后就在她的怀里赖过去,那么一整个下午都会毫无悬念地被虚耗掉的。
“大不了下午到外面吃…”
她按住了我的肩膀。
不好,冬天里她的怀抱太有威力了,她身上带着的毛衣的清新气味,很容易让人想到正午的冬阳。
“晚上呢?”
我想要推开她,被她握住了手腕。明明没有开很强的暖空调,但她的手心热热的。
“晚上也大不了在外面吃。”
她凑了过来,带着唇齿上绿茶的香气。耳边的声音响起来像是有触感般,柔软得有点陌生——我还不太习惯没有助听器的时候,她贴在耳边说话的亲昵。
一想到这是她本来的、自然的声线,就会觉得非常地害羞。
“我带你去吃烤肉?你最喜欢的。”
没有等我回答,她又把砝码加大,带着一副诱惑人的样子。
“你到底怎么了、”我捂住她的嘴,把两人的距离拉开,好让升上来的热意消耗下去。
再不行动起来,准备好的草莓就要在冰室里冻住了。
“不怎么…”她亲了一下我的手心,吓得我赶紧缩开了。不过,显然我的退缩让她更放肆了。“只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有、当然有了。”我板起脸来,“譬如说我已经准备好了茶点,”说出口之后又怕她失望,我在下半句之前放缓了语气,“你会喜欢的,绘里,让我去做吧。”
“又没有什么大…”
“坐好。”我忍不住终于收起了和善的表情,伸手去把她屁股口袋上的手机抽出来,“玩一会游戏等我。”
接着、在她的埋怨说出口之前,我快速地离开了舒服的毯子,来到可以更自由施展的地方来。


绘里越来越忙,其实我知道她的想法。我当然也不忍心再剥夺属于我们的时间,去由着日常的琐碎蚕食掉她难得的假期。
但今天是特别的。
摇了摇头,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丝窘迫,只好借着被冷藏室里拿出来的草莓冰了的手敷着脸,一边把材料一样样摆放到料理案上。
草莓、生奶油、两屉已经提前烤好的蛋糕。巧克力和鸡蛋和香味随着被打开的烤箱门溢了出来。
害怕提前被发现,我心虚地竖起耳朵。
嗯……虽然这一直不是我的强项。


幸好,外面响着振奋精神的响亮的女孩子们的歌声,还有不少敲击的提示音。从帘子的边缘看出去,绘里正在入迷地敲击屏幕。
专注的神情就跟小孩子一样。
我笑了笑,开始制作作为茶点主体的蛋糕卷。
手机的屏幕开始刷刷刷地连续亮了起来。

数年前绘里为了让我更开朗些,曾替我在网上开设了一个博客。我没有其他长处,只好在上面记录一点烹饪的心得。
到现在为止,这里已经围绕了一群亲切的人们、小有规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之中的一些人还举办了几次聚会。
我开始抛却过往的过分封闭、也渐渐地认同自己的身体缺陷。听力不佳也好,与科技绝缘也罢,我逐渐地开始认识到,这些都是组成现在这个我的一部分,以往那种抗拒的感觉,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模糊而消散开去。
最后,这些都促成了我重新步入工作的契机。


“需要帮忙的话,要叫我喔。”
一首歌的游戏时间结束,绘里的话从客厅传过来。
“不用,等着就好。”
“呀,希是位好妻子啊。”
哐当——
我被自己的慌乱吓了一跳,然后急急忙忙地收拾从手上掉下去的搅拌器。
果不其然,又招来了绘里坏坏的笑声。


把草莓切成两半,在中间小心地加入用冰淇淋勺挖成球状的芝士奶油球,装饰成圣诞老人的轮廓,然后就是用黑白巧克力浆画出眼睛和胡子。
我满意地看着成品,两个小人站在蛋糕卷伪装成的小树桩上。左右端详之后,仍然觉得有些微不对。
嗯…没错…!
我急匆匆地把已经放到一旁的草莓篮子取来,选出一个更小的…
重新做成相似的形状。
为了把它安排在中间,我不得不用勺子轻轻砸开刚才已经摆放的小人…因为不希望破坏树桩的纹理,我几乎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拧紧的眉头。


当然,也不会注意到身后静静走近我的人。
等到身后传来声音,绘里正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呀——!!!”
我想用手挡住没完成的作品,身体却因为没有准备而失衡,我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往后仰倒。
不行,我还——
“希!”
结果是,绘里紧紧地护住了我——一起,压到了我的一个多小时的心血上。

========================================================================================

“希…你没事吧?”
大概是我的表情吓着了绘里,我摇摇头,有点可惜地看着修复后仍然有点歪斜的圣诞蛋糕。
绘里笨兮兮的,把两个小人扶好后,又在我的坚持下,带着不明所以的表情加上了第三个。


“希…到底怎么了?”她把手按过来,“你说说话…是撞着了哪里吗?”
我又摇摇头。
“你…”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干脆地从跪坐着的对面站起,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直直地伸来了双臂。
啊…不对。
等我意识到绘里好像理解错了什么,她已经紧紧地抱住了我。
又是,那种柔软的声音。


“你还记得那天你被送到医院,而我却一无所知地在公司加班的时候吗?”
那天的状况其实并没有她说的这么严重。只是因为有些微不适,因此被同事带去了医院,就便请她的恋人诊视一下。
当时医生认为没有大碍,我想着不要让绘里担心就没有提及。只是没想到,她和那位年轻的医生小姐居然认识,才闹成了大事件。
不过…
但她没有让我打断她的话。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们的关系永远都只会像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样,你是需要照顾的人,是我要好好保护的一方,是我的城堡里柔弱的公主。
“现在的你却不太一样了。
“你变得乐观开朗,有那么多人喜欢你,还有喜欢的工作、有自己的圈子……连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赶到。
“我忽然好像,在希的生命里变得,没有那么明显了起来。”
她松开了我。
那双总是会让我认输的蓝眼睛饱含着她说出来的和更多没有说出来的感情——真的是这样吗?我在其中看着自己的脸。
好像是和从前不一样了,但到底是哪里呢。
我的耳朵还是不太好。
我也依然跟不上很多新事物的脚步。
甚至连对着自己对亲密的人,也仍然时常辞不达意,手足无措。
反射弧还很长。
这样的我……居然还能让绘里患得患失。
我僵硬地重新把她抱到怀里。她很乖巧,这时就像邻居家那只优雅的金色寻回犬。
“所以才,要无论何时都强调没什么大不了吗?”
“比起失去希的关注,别的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她扭捏着承认,从脸颊红到耳根,伏在我身前不愿意抬头。“而且……希是不是更羡慕那些……那些……”
“真正的夫妻组成的家庭?”
唉。
她果然把我加进去小人的动作理解错了,还错得一塌糊涂。
我摸摸她的脑袋,示意她抬起头来。
“******************。”
我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出了谜底。
“!!!!!”
她忽然抬起来的头顶,几乎要把我撞倒,又笨兮兮地想要拥抱。脸上的表情既像笑,又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伶俐的嘴巴张张合合几次,也没有说出话来。
“洗、洗——?”
然后又咬着了舌头。
我开始感到有点担心了,有这样的妈妈……
“我我我……”
“你什么?”
“真姬、真姬她,确定了……那个……?!”
我笑着点点头。
“神啊————”

她扑过来的样子真的和隔壁的大狗一样一样的,但多了份保护。金色的脑袋蹭在我的颈窝,不清楚是什么的液体恣意地沾湿着我的领口。

“我要怎么办——我、我……”

“怎么办,”我抱着她,看着那个没有了原本造型,却歪歪斜斜的圣诞蛋糕。“大不了,赖你一辈子了。”


上面三个小人正露出幸福的笑容。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166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