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梦。



μ'sic forever !

【绘希】柠檬

我知道你们不会嫌弃我不懂得转格式的对不对?

一篇完小甜饼,大姐姐撩死人阿希,傻白甜绘里里,无毒无公害没有掉坑风险。

喜欢的话给我评论好不好呀~

鞠躬


绘里惯常地凝视自己座位左边的玻璃窗。虽然眼光落在办公室外面葱郁的绿叶,但她知道自己的心绪完全牵在那个窗边的座位上。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她总会把视线投向左侧。老实说是那个座位上的纤细的人,她的上司,学姐,职场引路人东条。
东条今年三十岁,未婚也从未有过男朋友。因为优秀的工作能力与毫无昂贵的社交消费,已经在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地段附近拥有自己的房产。
绘里拿起自己的咖啡杯。东条的背影看起来仍然是少女般的柔弱而优美,中年人因为长年工作而蜷曲的困扰似乎没有降临到她身上。深色微卷的长发在阳光底下折射出紫色,挽到一侧的发型露出了白皙修长的后颈,让人很自然地想象出肩胛舒张的形状。
她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绘里想,不然她一定会注意到自己放肆的眼神。
她整个人就像一个惹人心痒的谜。
这样的人,为什么不接受恋爱或者婚姻呢?如果她愿意,追求她的人会从财务部门口一直排到大厅。
她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即使和其他人走到一起,看起来也如此格格不入。很难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特质,但她本人似乎从来不为此感到困扰。
这当然也慰藉着任何喜爱着她的人——一种固有的印象,东条不会属于任何人,任何家庭或是其他。
噢,难怪他们说东条前辈早就和工作成婚。
绘里看着她拉动表格,又看见她微微侧了脑袋,左手支起下巴,似乎可以想象她蹙起的眉头,还带着点幼稚可爱。
她认识东条时,东条已经是大四的学姐。身兼着学生会的副主席,还是主任颇为欣赏的爱徒,气质温婉,面容清秀,身姿优雅,一出现在班上为新生进行介绍的时候就吸引了全班的目光。
绘里毫无疑问地牢牢记住了她。
后来绘里进入学生会,变成被学校无偿奴役的一员之后,她又恰好是绘里的领路人。
绘里的指尖无意识地抚摸着杯子。
她好像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追逐着她。虽然不是那种狂热的,带着目标的,她告诉自己这个公司不过是长期在本校吸收毕业生,又恰好待遇不错,而她又恰好作出了和东条前辈一样的选择。
她还记得面试时看见面前微笑着的学姐的感觉。
这么多年了,她居然还一点都没有改变。
“绘里是我非常喜欢的晚辈,你们可不准为难她。”她弯着眼睛对老板和总监们说。
就跟当年一摸一样。
东条似乎已经想通了困扰她的问题,又开始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
绘里正悄悄地勾起嘴角,准备结束她的休憩时光继续奋斗,却发现公司OS的头像在闪动,上面的联系人名字完整地标识出她方才还在注目的对象。
“工作专心点,嗯?”
后面带着一个足以让人羞愧无地的眨眼的表情。
绘里感觉自己从脸颊烧到了耳根。

早上的插曲轻轻就没入了忙碌工作的河流里。虽然所属一个部门,但东条被叫去当老板的助理开了一整个下午的会,而绘里则对着自己维护的数据修修补补。
等到接近下班的时间,小办公室的门才被咔嗒推开,东条活动着颈肩走了进来。
平日总是微笑着的眉眼也露出了一丝温柔至极的疲倦。
绘里悄悄地把还温着的柠檬茶送过去。办公室的人早就悄无声息地跑得一干二净,毕竟领导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前辈看见那个冒着热气的杯子,愣了一下,又笑了出来。
这让绘里想起大学里某几次在学生会办公室碰见夜里还在忙的学姐。
“你该给我准备一杯咖啡,我的助理小姐。”
虽然这样说着,东条还是把那个绘里的备用杯子贴上了自己的唇,热气氤氲起来,舒展了她带着倦色的眉心。
绘里一瞬间觉得她好像也不如想象中那样坚不可摧,总是走在她的前面,温柔地护佑着自己。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留下来陪着您。”绘里一下子冲口而出。
“我是说,这里晚上,挺黑的,不安全……”
她觉得自己辞不达意,而且她像避开那柔软的目光,却像被粘着一样,留在那个杯沿上淡淡的唇印无法移开。
她听见前辈像是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年轻人不要把夜晚都浪费在工作啦。”她轻笑着,谢绝了学妹的好意,就好像她无数次做过的一样。“我会注意安全的。”
一瞬间,那道无形的墙壁又再次把她密闭起来,她又变成了那个只留给大家背影的东条。

时间又匆匆过去几个月,绘里逐渐成为熟练的财务人员,而更多的机会正向她抛来橄榄枝。
毕业一到三年的优秀的新人向来是企业青睐的准菁英,他们在薪资要求上不那么苛刻而工作能力不俗,可塑性很强。最重要的是,往后稳定性相当高。

绘里在手机的私人邮箱查看附件时,大概是眉头挤了起来,她的前辈走了过来,像以往她常做的那样,给她递了一杯外卖的柠檬茶。

“前辈还真是懒。”品味挑剔的混血儿总是会带来新鲜的柠檬,红茶也绝不是简单的冲泡茶包。“我对您可不是这么敷衍呀。”

花了五六年,他们也只是变成了可以放心挑衅对方的程度。真是让人沮丧。

啊……不对。

绘里及时地止住了自己这种莫名的想头。她怎么会忽然觉得失望了?

没有等她细味自己突如其来的情绪,她的上司就捧着属于自己的快餐纸杯,绕到了她的背后。

细长的阴影覆住了绘里。深色的发丝滑下了几缕。而遥远又记忆深刻的淡淡的香味笼罩了下来。微微躬下身的前辈双手捧着杯子,像是在取暖一般,显得幼小又顽皮。

“呃……我……”绘里伸手想要关掉手机屏幕,却被伸来的一根细白的手指阻挠。

东条漫不经心地翻着她的信件——有点超出了隐私的动作,但绘里却感到安心。“我也觉得……”她的话软软地在耳畔响起,“比你泡的差远了。”

绘里一股热血上涌,差点就说出那句心里的话。但前辈的手压下了她弹起的肩膀。

“这个集团挺好的。”她的前辈仍然笑着。她已经三十岁了,但绘里仍然觉得她要命地吸引,好像连微笑时眼底的皱起都是柔软的。

她想错了。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只是好奇的旁观者。看着她一个人优雅地前行,看着她被众人追捧,看着她完成一个又一个的目标,看着她坚持着既孤独又卓然不群的优秀。

她以为自己只是无数的被她眷顾的后辈中的一个。但她现在却远远地不能满足于此了。

她握住了她的手腕。

东条既不惊讶也不闪躲。

“但你去那里的话,我就不能照看你了。”

“或,或者……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留在这里给你打下手,泡柠檬茶……”

绘里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又晚到了六年的告白会这么唐突又充满了令人尴尬的讨好。

不过算了,反正爱情也向来如同一只柠檬,酸涩或者甜蜜都直来直往,你所要做的,就是把它切开来,看看上帝到底给了你什么。

 

究竟财务经理东条是为什么坚持要保持单身呢?这是办公室的一个谜团。但她本人丝毫不受困扰,依然安稳如初地美丽动人又拒绝一切的示好,这不能不说,相当地让同事们安心。

看着东条再次把收到的花束谨慎地摆到远远的桌角去,绘里露出了一点狡狯的笑意。不过她的小心思很快就被前辈发现了——

左前方的办公桌上忽然多了一面小镜子,她看见了她的秘密恋人把手指轻轻按在了嘴角上。

绘里再次红了耳根。

 

END

 


评论 ( 38 )
热度 ( 19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