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路

也许会再见。

μ'sic forever !

【海姬】望星

ABO世界观,不吃的请右键。一个框架下海未X真姬的段子,与其他部分关联不大可以单独观看。

再次申明本人恐怕是ALL希和姬ALL党,君不见墙头到处爬的就是在下

大小姐生日快乐!想不到吧滑稽.ver

感谢响应我点文的朋友,请查收你的海姬:@IL



夜色正浓。深蓝中带着灰的夜幕里缀着团团深云,偶尔掠过的喷气式飞行器拖出一条长长的尾迹。这片高级住宅的郊外没有多少城市常见的高架轨道,连近地载具都很少,显得安静又空阔。

因而细微的脚步声也能轻易地传出甚远。

“派人去把花园区的监控重启。联系上头儿没有,把通讯转给我!”

三五个穿着警卫服饰的壮汉一边快速地穿过豪宅深长的走廊,为首的alpha眯着一双和高大体型不符的细长眼睛,蛇一般扫视着周围安静的园林——他早就建议雇主用仿生屏幕代替这些惹人烦躁的绿植,但附庸风雅的财神似乎不担心会为自己的安保带来问题。

几支狼眼手电在阴影中交叉扫着,夜视仪受到了强光的干扰,让细长眼更加烦躁。他低骂了一句,拨动耳机继续向上峰发出通讯请求,他需要清空宅子外面的人员,启动全面扫描,但今天的宴会邀请的都是议员和老板的商业伙伴,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西木野真姬厌恶这种美其名为宴会的上流社交。一场用美食,表演和灯光粉饰的配对大会,从意义上来说,甚至比十九二十世纪的伦敦社交季还要露骨。

让一群随时会控制不住发情的动物统治社会,还有比这更讽刺的现实吗?

她的思绪随着手中夹着的女士烟烟雾愈飘愈远,目光也越过层层茂密而修饰精致的灌木丛,直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迅速地从眼底跑过。

alpha的感官天生灵敏,她很快捕捉到了那袭白裙在脑海中的印象。

这是今夜宴会的召集人,日本公信力的支柱之一坂崎集团董事长坂崎嘉庆的养女,他们都在开宴前远远地见过——一个除了相貌,其余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beta。

现在看这行动能力,估计大家都看走眼了。

从宅内追来的脚步声紧紧追着这抹夜色中的白影而来。她心念一动,没怎么犹豫就碾灭了手中的烟蒂,左右看了看,径走到靠近下一层露台的围栏翻了出去。

狼眼手电的光已经反了几下,那些穷追不舍的人似乎还忌惮着什么没有发声,只有军靴杂乱地踩在泥地上。

真姬今夜没有穿礼服长裙。她是久经锻炼的alpha,几下起降之间就找到了白色的所在,然后从空中花园跃了下来,正好落在那女人的面前。

她满以为会惊得那人跳起,没想到女人没有任何迟疑,翻起手腕就是一把短激光匕首刺来。

后退之间,真姬对上了那双她曾经觉得毫无生气的琥珀色眸子,现在却迸发出夺目的金光,犹如被一群鬣狗盯上,却尤自挣扎不退的金钱豹。

带着一股子让人窒息的野性的魅力。

真姬后仰身体,起脚去踢她的手腕。但beta的动作不比她慢,收回手不知怎的就已经揉到身前,反手又是极凶狠的一刺。

真姬只好摸出自己防身的工具,铮地和匕首一触,炸开的激光照得两人都看清了对方的脸庞。

“你是西木野家的人?”

“我不是你的敌人。”

女人极漂亮地把熄了火的匕首翻了个花儿,蓝色的激光喷地再次亮出,真姬这才发现这是一柄激光长剑,她大概是为了隐蔽的需要才调成了短刃。“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我的敌人,让开。”

真姬正要说什么,但敏锐地听见了方才的脚步声又靠近了不少,人数也变得更多了。她不作他想,把自己的手术刀套回腰侧就去抓女人的手腕。

“他们来了,跟我来,我知道哪里能躲开全面扫描!”

叫坂崎海未的长发女人显然没想到这个长相美艳的alpha比她更熟悉这里,愣神间已经被抓住了手腕往宅子走廊一边扯。

“不!”她像触电一样猛然挣扎起来,激光发射器换了个手,就要举剑自卫。

“别害怕,这里有几个医疗室,因为条件特殊,可以隔绝所有射线。”医生似乎对多动和好斗的人有种特殊的压制能力,她的话速很快,手上也巧妙地利用着力量的优势始终掌握着海未的行动,尽管beta在用力挣脱,到她的五指始终不轻不重地抓住她。不多时两人已经转了几个岔口,拉拉扯扯来到一楼一处花坛边上一个不起眼的窗前,看起来这是一幢再普通不过的附属小楼。

“相信我,无论你是要逃出去还是怎样,只有我能帮你躲过扫描。”她松开了海未,灵巧的手在墙上摸索着隐蔽的密码盘。

忽然,悄无声息的,蓝色的激光再次映亮了她的侧脸。她上挑的眼睛转过来,对上的是海未那灿然生光的金色眸子。

从未有人轻视过西木野家的这位继承人,更罕有人胆敢逆着那双有着恶魔色彩的紫色眼睛与她对视。但这个beta似乎一点都不畏惧。

“如果你拨动了警卫铃,我会杀了你。”

真姬没言声,她的手指毫不停滞地把输入器切到了越权模式——她不想用自己的医疗id留下证据,伪装成窗户的面板倏地一亮然后翻起,她率先走了进去。

听见海未也跟着进来,她才调亮了密室的灯光,又熟练地去开对外的窥视器。她调出了虚拟屏幕,迅速地输入了一串代码,密室就脱离了宅子的监控系统。

“你到底是什么人?”海未狐疑地看着她的动作。

beta和alpha接受的教育是相差相当远的,作为社会的工蜂,她这个性别能得到的信息很少(社会等级越高对信息的掌握程度越高),因此这里的一大部分面板她都看不明白,但聪明的天性让她很快就把注意力聚焦到了窥视器和真姬启动的独立程序上。

“你看出来了,我……姓西木野。”

真姬顿了一下,隐去了自己的名字。她把墙上的伸缩座椅拉出来,交叠着腿坐下,然后调出自己的通讯手环键盘,看来是给同来的人报备。

海未的戒心已经大大减少,她收起了武器,也学着拉出了一个座椅,同时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医疗室。

医疗室是为了让alpha和omega处理“特发情况”所设的秘密场所。全密封的设计隔绝了所有的射线,也配备了必要的医疗器械和药剂,当然,最多的仍然是营养液、阻绝剂和抑制剂。

从第一次议员暗杀事件起到海外平权组织进入上流社会视野后,这种密室又多了一种临时避难所的作用,国家级别的注册医师有权限启用这些在城市无处不在的设备的独立程序,并有着不被追究的责任豁免权。

这也让国家医疗约会的注册资格漆上金漆——天知道这是对“同类”的多大的信任。

alpha总是信任alpha的,毕竟他们相信压制其他性别的行为出自天性。

真姬给和自己的父母发了个信息,表明自己“可能遇上了特殊情况”,很快她就得到了父母的谅解。

他们总是这么迫切地希望她能遇上一个看得对眼的o,并且愿意为此容忍自己的各种出格举动。

真姬叹了口气,这才抬眼去看刚刚救下的女人。

坂崎——这多半不会是她的本姓,就真姬所知,作风保守的坂崎家族不会容忍下一代出现beta还抛头露脸地出现在宴会上——海未,她在舞池上看见二楼被宅子主人介绍的她,介绍得就像一件商品。

她也确实如一件待价而沽的流通品,容貌不输alpha与omega的秀丽,身材匀称有力,体态优美,撇去没有受过高级教育,她几乎达到了连alpha忍不住赞叹的美丽了。只是出现在二楼时,那双眼睛中没有一丝生气,自也谈不上动人。

到场的alpha不少是已经有过正妻的,一个生育率低却年轻美丽的beta通常可以作为不错的X对象。

想到这里,真姬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但很快就被海未发现了。她的敏捷不下于训练有素的alpha,甚至更像是一种被环境锻炼出来的本能。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环境。

“你想做什么?”意识到自己正和一个年轻的女alpha共处一室,海未又变得戒备起来。

“放心吧……”真姬移开了视线,“我不会袭击你的。”她本来想解释并不是所有alpha都这么具有攻击性,但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

“扫描开始了。”她微眯着眼睛,把脸移向了面板。

看来坂崎家对这个beta也是相当重视,宁可得罪在场的权贵也要开启扫描。希望爸妈能好好解释自己的去向,真姬心想。

她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坂崎不会得罪医疗学会的重要成员,他还有一大堆难言之事要走西木野家的门路呢。

“你想逃出去?要怎么走?”真姬又问。这个区远离主干道,出行都需要私人的飞行器,至少要跑出数百公里才能换到公共交通系统,更别提没有个人id的话怎么能买到票了。

她自己倒是开了飞行器来,因为是从实验室过来的,和父母的座驾不在一起。她看向海未,beta欲言又止,面露难色。

这个样子倒是比站在二楼被介绍出去时生动有趣多了。真姬的手指在膝盖上敲着,思索要不要提出帮助。

但她不想和平权组织扯上关系。漫说自己就是“被革命”的对象,积极协助beta逃跑的动机也非常可疑,估计连受惠对象也不会相信吧。

“我……原本联系上了兄弟会的人。”海未绞着自己的手指。及膝的裙摆被她拘谨地夹在腿间,却挡不住纤细而线条优美的小腿。她绷紧着自己,“但事情提前了、他……坂崎嘉庆已经决定要把我送给委员会的杉田,”她不安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窥视器,“所以我只能现在行动。”

“没有接应?”

“我要自己先到车站,他们会给我新的id,然后……”她抬眼看了一下真姬,意识到不该把行踪说得这么清晰,就咬住了嘴唇。

“这里离枢纽有七八百多公里呢。”alpha的手环亮了一下,是父母叮嘱她届时自己给坂崎爵士去信,为不辞而别致歉。她抹掉了信息,没有回复。“扫描准备结束了。”她放缓了声音,“你可以跟我的飞行器走,我会先回实验室,然后你就可以自便了。”

她忍不住望向了beta。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对面的女人明明没有任何气味,更遑论会让一个控制力良好的alpha失态。

但她身上却有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活力,一种挣扎中表现出来的张力。

真姬动动喉咙,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

“或者扫描过去之后,你可以试试自己离开。但我想坂崎的人已经封锁了路口。”

两人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发出警戒信号的红灯已经熄灭。真姬再次输入密码,医疗室的门开开,她出来看看周围,然后回头。

那个行动矫健的beta却犹豫了一下。她正要询问,却看见她再次抽出了那柄激光发射器。

“你……”她的脸忽然被蓝光映亮。

夜幕下,只见beta微微弯了弯嘴角,却没有露出任何一点笑意。真姬被她眼神忽然涌出来的决心摄了呼吸,竟无法说出一个字。

光芒一划而过。

 

===============================================================================

“带着我的手环,到了枢纽,你会用得上里面的导航。”

真姬边走边把东西递给海未,她在医疗室换了一身卫衣和裤装,已经看不出刚才弱不禁风的白衣少女样子。

接受这样的帮忙,海未抿了抿嘴,犹豫着要怎么回应。但真姬很快捉住了她的手腕把手环扣住。

她碰到了alpha温热的手心,正要张嘴,忽然前面的人伸手护住了她。海未几乎同时把手伸向了藏在卫衣下的武器。

但真姬却没有过多的举动,她朝前面挥挥手,随之突然回过身来把她抱住,掩在模模糊糊的夜色里。

“你干……”

“是我爸妈。还有一个警卫,可能是来送行的。”真姬一边低声道一边抓起她的手圈住了她细瘦的腰,让海未被迫紧紧贴着她。红发的alpha把唇贴在她的耳边,在外人看来极其像两个依依不舍的爱侣。“我跟他们回去,你自己去开我的飞行器,在G区,手环可以启动。”

海未僵硬的身体贴着夜风里的热源,却无法动弹。真姬的手稍用了点力道,“到了枢纽你换公共轨道,就把飞行器停在车站。”

海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在鼓动着耳膜。不远处追捕者的目光全部被真姬的背遮住,她只远远看得见他们的轮廓。她刚想说什么,真姬松开了她,又转身朝远处的两人打手势。忽然,alpha又凑了过来,并狠狠地捏住了她的手。

那是一双炽热柔软的唇。

海未的耳朵一下子失去了听觉,好像连恐惧都消失了。满世界就只有唇上留着温度,满世界就只有真姬从上而下的阴影,牢牢地覆盖着她。

Beta明明感觉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她却分明觉得自己好像整个人都被驯服了一样。

“带着抑制剂,去黑市换成钱。”亲吻没有持续多久,更没有深入。真姬舔舔唇,把手从海未的衣服中收回。“现在快走,快!”

在反应过来之前,海未的双手已经轻轻地把她推开,径直往另一条路跑去。看起来就像羞涩得要逃跑的omega一样。

真姬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才耸耸肩,转向了父母和细长眼。

“那个短头发的女孩儿是谁?是omega吗?用抑制剂了吗?你太胡闹了、”高贵的妇人看见女儿走来,赶紧上下打量她,又嗅了嗅她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她一边听着母亲的唠叨,一边用指尖划着自己的唇线,陷入了思索中。

===============================================================================

事情过去不到三天,下班的真姬忽然收到了一只包裹。

里面是她的手环,寄件人毋容他想。

Alpha无意义地勾着唇笑了笑。接通电源之后,地图上显示着她的飞行器的停泊点,离开的人显然相当谨慎,只驶到了枢纽车站。另外还有一张截图,显示的是费尔港的定位。

那是一个以货物运输为主的星港,至少,近期她不会在性别法庭上看见她了。

真姬把收货记录删除,把手环收到了口袋里,又点起了一支烟。

祝你好运,海未。

 

END


评论 ( 9 )
热度 ( 63 )

© 寶路 | Powered by LOFTER